证实大法的路上去除怕心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2月6日】我曾经在修炼中怕心偏重一些,以下是我一次去除怕心的经历。我感觉师尊比父亲还要慈爱,一路牵着我这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我快要跌倒的时候将我拉起,给我勇气,予我鼓励。

99年10月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抓,被非法关押于天安门派出所,在那里我见证了最邪恶、残暴的一幕幕:警察为逼法轮功学员说出姓名地址,给法轮功学员上背铐,有的同修上背铐时间长了,痛苦地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有的警察揪住法轮功学员的头发,狠狠地将他的头往墙上撞,发出“怦怦”的声音,可见用力之大,不一会儿同修就昏过去了,口吐白沫;还有的同修被警察踹膝盖,一下子就跪在地下,被警察不停地打耳光,脸部被打得变形。看到这些,我的怕心起来了,而且还很强烈,真是感同身受。

午夜时分我们被送回当地派出所,被恶警绑在大柱子上,他们扬言:“明天我们要是挨了批,把你们吊起来一个个地打。”在我身边的一恶警手里拿着皮鞭和警棍,在我身边不停地甩皮鞭,发出“啪啪”的声音。此时我的怕心更重了,我知道自己在修炼中怕心偏重一些,明白这是冲我的怕心来的,可当时就是去不掉。

第二天清晨,恶警们开始一个个对大法弟子们进行非法提审。按顺序我是最后一个被提审,此时怕心又在作怪,我开始注意前几位被提审的同修,观察他们有没有挨打。第一个同修出来后,很痛苦的样子,很象已经挨了打,我心想:坏了,肯定是挨打了。第二位同修提审完出来时腿一瘸一拐,走路很困难的样子。第三位同修进去后,从屋里传来“怦怦”的声音,接着恶警们忙成一团,听有人说:赶紧找药。当时我的心情乱极了,怕挨打的心强烈地翻腾,一想到在北京亲历的血腥场面心中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提审似乎对于我来说就象上刑场一样。

我心中激烈地斗争着,提审的时候我该怎么说,因为被提审的同修都被问到以后还炼不炼,去不去北京。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此时我想起师父为救度我们所吃的苦,和为我们所承受的无边罪业,又想起师父在海外讲法时谈到那一碗毒药,还有师父对我们寄予的无限希望和那期待的目光。想到这儿我突然感觉不怕了,这点身体上的承受又算得了什么呢(当时还没有悟到正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我的心一定,提审时若问我还炼不炼,我会坚定地回答:炼!

就在我这坚定的一念定下来的时候,我无意之中回头看,熠熠闪光的四个红字:“正义之神”,跃入眼帘,这四个大字写在一面镜子上,看到此我心中无比的激动,似乎有一股热流在全身涌动,此时隐约听到一个柔和的声音说:“孩子,不要怕。”那声音是那样的亲切、充满慈爱的关怀(我平时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什么),此时我心中涌出一种说不出的强烈的殊胜、伟大——这一切都是师尊的鼓励啊,鼓励我在压力面前要坚定。

最后我问那几位被非法提审的同修有没有挨打,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没有。”原来一切只是假象。而在关键时刻对我心性的考验却是实实在在的。

回顾我证实大法之路,虽然走的不很稳健,磕磕碰碰,但能走到今天,其中不知包含了师尊多少慈悲的点悟与鼓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