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迪学生的正见


【明慧网2003年2月12日】自上小学起,我就对教师这个职业充满了向往。老师被称作辛勤的园丁,被赞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真不简单。大学毕业后,我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年轻的园丁。站在讲台上,面对台下一双双渴求的眼睛,我问自己:你配得上这不平凡的称号吗?你将把学生引向何方?

毕业一年后的冬天,我参加了在北京举办的93年健康博览会,有幸聆听师父讲法。一个月后,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师父讲法班的第十节课上,我向师父送交了自己的心得体会。记得在文章最后,我写道:“师父,欢迎您到大学校园来讲课。”

修炼法轮功以后,我对于人生和世界的看法有了根本的变化。这种变化带给我对人生乐观积极的态度,同时,“真善忍”的法理能够让修炼者凡事向内找,于提高心性之中得到真正的平和。从修炼的角度再来审视我的职业,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法轮大法为我解开了那么多的迷惑,他给人类带来真正的科学。作为教师,我应该把如此宝贵的法理和修炼之路介绍给学生。真正负责的老师,不应该一味地重复前人留下的理论,大法弟子要把正的想法和纯的知识带给学生,这才是他们走向未来的保障。

学校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充满活力的地方,但是这里也同样被现代社会的负面的影响所污染。我观察到不少儿童或青少年放荡不羁,没有起码的礼节,不关心他人的感受。他们随波逐流,在无知中放纵着自己。有些高年级学生刻苦学习,积蓄知识和资本,为的是走上社会拼搏一番,获取功名利禄。这个时候的他们,迷茫又跃跃欲试,甚至为自己定下了“不择手段”的游戏规则。我应该怎么样去引导这些孩子?怎么样把“真善忍”带给他们呢?

在低年级的课上,我从孩子们的兴趣入手。比如,在教他们学说动物名词时,很多外国孩子都非常喜欢“龙”这个词,他们很快就记住了发音。但是很多学生都问:“到底有没有龙?”我回答说:“我没有见过,但是我的朋友见到过。我认为它是存在的,因为中国人画了很多龙的像。你们知道吗?我们看不到的不一定就不存在。”这时,一个小女孩举起手说:“对,我就是这样想的。我相信上帝。” 在十月底,西方人过“万圣节”。学校里到处挂着鬼脸或骷髅,学生们穿着黑色衣服扮成鬼样,高高兴兴地准备晚上闹一场。我走进小学的班里,顺便提起这件事,我说:“你们这样好看吗?有点吓人呐。为什么不穿些鲜艳的衣服?”有的孩子表示其实不喜欢可怕的鬼怪。

绝大多数学生来自富有的家庭,养成了我行我素,自私自利的品性。有时候孩子们之间起了争执,或者有的孩子欺负别人,我都会在下课前把全班学生召集起来,评论一番。教育他们要说真话,关心别人,为别人着想,尊重家长和老师,等等。

针对高年级母语组的学生,需要一些程度深、有内涵的教材。到哪里去找相关的辅助教材呢?我的目光投向了几个著名的新兴华文网站:“正见网”,“新生网”,“大纪元时报”。这些网站的文章涉及面广且富有新意。有的凝重,有的清新,有的精辟,有的新颖,宛如一股清流,发人深思,又沁人心脾。没有那样多的欲望,没有怨天尤人。健康,光明,不同凡响。我根据教学大纲规定的几个专题和必修教材,选取了一些补充文章。比如:在社会时事方面,有关“人类与环境”这个专题,我从“正见网”上找到几篇对比古代和现代的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文章,附带讨论了现代的污染问题。在“个体与社会”专栏里,我们探讨“男女平等”,“婚姻和谐”的保障,我便选用了“正见网”的相关文章。在学习“海外华人”这个专题时,我正好看到了“大纪元时报”里有一篇介绍加拿大的中国大陆移民的文章。我把它介绍给学生,大家非常感兴趣,因为有的学生有意移民加国。研究现代散文时,我们学习徐志摩、朱自清的“山居”、“荷塘月色”等名篇。归纳时我提到:两位作者都在文章中表达了对于自然纯美境界的向往和对于人世纷争的厌倦,也就是在提倡返朴归真。在学习必修和补充文章时,我指导学生摘列出不同文章中对于同一题目的相同或不同的论点,加以分析,并谈谈自己的见解。在最后进行课堂总结时,我经常会告诉学生要保持开放的思想,不要以为古代的就是落后的、现代的就是先进的、没有看见过的一定不存在或不可能,等等。结合反思追求物质生活的散文,我提出:追名逐利似乎是人生正常的目标,但随之而来的苦恼却难以排遣。欲壑难填,不择手段,自私自利不会给自己带来幸福。

在备课过程中,我也渐渐从不同的角度和方面加深了对中华文化的认识。汉语的深邃与奥妙也常令自己称叹。相当一部分外国学生学习中文的目的是为了将来经商时有语言上的便利。对于这点,我表示理解,不过同时我也启发他们:别忘了中华古老的文化。凭借着一个个方块字走近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不好吗?

课堂是我的工作和修炼场所。我应该时刻体现大法弟子的风貌,并利用好这个传播正见的途径。几年来的实践,我从成功和失败中吸取经验,结合着每个学生的特点,期望能够在他们的心中撒下正见的种子,为他们带来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