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居民呼吁帮助在大陆因信仰真善忍而遭受迫害的姐姐


【明慧网2003年2月25日】我是从中国大陆来的移民,在加拿大生活了四年。未移民前,曾有缘读过《转法轮》一书。我虽然没有修炼法轮功,但我身边的一些朋友正在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当中有医生,教师,高级工程师,画家等,是有知识,有见识的专业人士。平时他们就是清晨到公园里炼功,假日一起学法,到一些地方弘法,他们自己修炼的同时并没有损害别人的权益,亦没有对社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故此我觉得他们的选择应受到尊重,他们的权益应受到保障。

我的姐姐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虽然生活对她并不公平,但她并无怨言,处处与人为善,热心助人。自从1996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和我的家人都感觉到了她的改变:身体强壮了。以前她是个药罐,三天两头的要看病。炼功后人也变的乐观开朗了,待人接物更加真诚,处处为人着想,说要做个真真正正的好人。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2000年11月的一天被中国当局莫名其妙地关了起来,说她“扰乱社会秩序”,一关就是8个月。她本人经济损失不算,她所受到的痛苦,失去自由的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同时间,我的父母每月要给她送去生活费外,还要为她担惊受怕。终于等到她回家了,她的一举一动,公安部门都要她或我父母向他们回报。

抓她前,我姐姐曾有个小生意,公安从店里将她抓走一关就是8个月,等她出狱回来,店里并未出租,但房主说:房子不准再租给法轮功,租金房租一律不退。

2002年初她终于有了一点自由,找到一份工作:帮一间公司做仓库管理。苦苦的干了两个半月,每晚加班到深夜,老板只给她半个月的钱--300来元工资。她到劳动部门反映情况,请求解决,让老板发还欠她的两个月工资。但劳动部门的领导拒绝了她的请求,说她是法轮功的什么“残余分子”,是来找麻烦的,是来滋事的,是想借这件小事扰乱社会。自此她失业了。尝试过很多工作,都没有人敢聘用她的,说怕她滋事云云。她的欠薪亦一直没有收到。

在巨大的压力下,姐姐的丈夫离她而去,父母担惊受怕,不修炼的弟弟也遭到了巨大的打击。姐姐在信中说:我和弟弟都经过这狂风暴雨的洗礼,现在成熟了。弟弟更加体会了什么是血腥,暴力,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轻信[当权者的谣言]了。因为姐姐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家的信件,被公安全部烧掉。家里所有的情况是在与亲戚的电话中,只言片语中转告。

姐姐在最近托人带来的一封信中说:妹妹,近年来国内的两极分化剧烈,贫富悬殊,国家干部公务员工作稳定,工资成倍上升,奸商获利,而普通老百姓连解决温饱都成问题。现在不管是白天黑夜,闻到看到的都是无业的人打牌打麻将,赌博,每天半夜几乎到处可闻吵架打架的声音,真是“黄,赌,毒”布满了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你以前在家时听到的是:抢钱包,抢金链,入屋盗窃的话题,但是现在更加邪恶,更加恐怖:什么抢劫杀人,黑社会绑架,陷害好人,勒索常有所闻。恐怖分子唯恐入地狱不够深,真是恶事,坏事干绝,真是凶残到不可想象。可谓社会的道德全面崩溃啊!人都无心法约束了,人无信仰,不相信神,不相信轮回,不相信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因果关系,真是到了为所欲为的地步。人变了,天也变了。我们今年没有春天,热乎乎的;而这个冬天,大部分都是乌天黑地的。正象我师父说的:“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

去年底,姐姐和几个朋友一同办理出国旅游,在去使馆的路上一直有人跟踪,15人的旅游团,只这6个炼法轮功的没批。最后旅游团迫于压力告诉他们:不能帮了,没希望了。他们当中有位70岁的退休10多年的老画家,他手里还有对方国家一家公司的邀请,仅仅因为他学炼法轮功,中国当局对他恐惧到如此地步。

远隔千山万里,我对姐姐爱莫能助。不让炼功,做人的权利没有了;哪也不给她工作,丈夫不再敢收留,她生存的权利就这样被剥夺了。还有什么比这更惨无人道的呢?!在此我代表我全家向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呼吁,向各国政府呼吁,向所有善良的人们呼吁,请帮助我的姐姐恢复做人的权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