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同修网上讲真相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3年3月2日】师尊说:“为了在中国这个地方传法,又不能叫一般的人去听法,就集中了许许多多各个世界的王,和很高层次的生命在中土转生,其中包括许多历史上我一直在管着的。当然管着和不管着的在今天得法是一样对待的。所以那里的人,更应该去挽救。”(《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刚开始打算上网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时,我想自己年纪大了,电脑操作那么复杂,屏幕晃眼,我习惯于纸上看字,拼音忘光了,手没摸过键盘,这难哪怕,想的是自我。

师尊说:“如果人类能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论语》)

我为什么就不能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哪?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来一个飞跃呢?我决定要突破自我,排除障碍上网。

第一次上网是一个同修帮我上的,点了一个叫“大个”的私聊。没有聊上几句就放下了,说什么呢?不聊了。我不想下网,又点击一个人私聊,一听还是“大个”,我俩同时笑了。我说:“缘分”,他说:“对”。我告诉他,我在国外,我问他国内下岗,生活情况,聊到了法轮功。他说他在北京工作,不敢深谈,关系到失去工作的问题。但是他告诉我,他经常到天安门去,看见警察见到学法轮功的往死里打。我听他很有善念,我讲了炼法轮功的好处。他不太理解4.25上访活动,“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等。我详细讲了实情。他明白了,并把手机电话号码给了我,愿意做我的朋友。

我学会了贴文章,往BBS里贴文章。有一个语音网开设的聊天室很多。打开网站人总是满的,每个聊天室里只有骂声。我想他们很可怜,心里苦闷。我排到话筒说一声“大家好,不要骂人了”,也只有一分钟而已。向每个聊天室发真相资料,半分钟一个,全国发一遍要几个小时。一般情况下,不等他们赶我,我已经发完走了。

还有一个较大的网站,大部分聊天室都是唱歌会友。有些聊天室常常一、两百人。开始时我偶尔也唱支大法的歌。开始打字慢,我就把常用的词句编好,或做些短文,和网友聊天时拷贝上去。譬如:你好,可以聊聊么?等等;短文如:朋友,你我有缘,“真善忍”永存;朋友,人生的路,你走得苦不苦,累不累,歇一歇听我唱支“真善忍”的歌,人生需要朋友,需要“真善忍”等等。有缘分的人为此和我聊了起来。尽管这样,我也曾在屏幕前无言相对,默默地发呆;也有沉默的苦恼,着急做事的心理。

救人要紧呀。正念一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奇迹出现了。一个人点了我的名字,主动和我双功语音聊。互相寒暄后,才知道是同一个城市的人。越聊越近乎。他问我那你猜我多大了?三十左右吧。我有那么老嘛?我希望你成熟呀。他说“我24岁,结过婚,离过婚。你这么善良,我们在一个城市见见面吧。”我说“我在国外,有几年没回去了”。他说“那你回来看看吧,家乡变化非常大”。我说“江XX不让我回国,我炼法轮功。”我告诉他我原来身体有病,贫血,炼了法轮功好了,心情也开朗了。“真的么?”“真的。”他又问那些邪恶宣传的谎言。我告诉他那是假的,并讲了425和“自焚”的真相。他明白了说:“我恨江XX了。不过没关系呀,我会做个木飞机接你回来,当然是玩笑了。”他愿意做我的好朋友,并把详细住址、电话等都给了我。

几个小时下来,我讲通了三个人,很顺利,使我信心倍增。一次我和一个开网吧的人聊天。他大骂江氏和XX党,他知道我在国外,我们聊的很好。他的太太在一边骂他。他说:“这个人很好,不是你认识的那些人。不信你跟他聊聊。”和他太太聊了一会,他太太说:“你说话这么好啊,我不是骂你,是骂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经常和我男人鬼混。”我说了些开导的话,并叫他们互敬,举案齐眉。他说你怎么这么善良,又善解人意。我就告诉他们学了法轮功,使我整个人生观都改变了。那么好呀,我们也炼。分手时一再说还要和我聊。

一天上网和一个人打字聊天,互报工作单位时,他说他是某市的警察。我一边打字,一边发正念,找话题:“你那里犯人多么?你经常抓人么?你打人么?”他说在机关不接触。我说我们相遇是缘分,你相信真善忍么?他说是的,我赞同。我告诉他要善待那些好人,多做善事。一会没回话,我写道:是否难为你了。他说:你的话,我理解。

在网上跟这些常人接触,我发现自己人的杂念很多。有的歌词无意中从头脑中冒出来了,常人讲的话钻出来了。更为严重的是我打坐静不下来,想和人谈话的内容,那句话说得对不对呀,以后怎么说呀,等等。一些奇怪的念头滚滚,浮想联翩。

师尊说:“人静不下来的根本原因,不是什么手法上的问题,不是因为有什么绝招儿,而是你的思想、你的心不净。”“而真正修炼要修炼那颗心,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时候,你的心才能够达到清净、无为”(《转法轮》)。

是我的心不净,是我有所求。有为的事太多。我静下心来认真学法。

在聊天室,我不急于谈法轮功,在潜移默化中,效果也很好。某油田一个音乐教师跟我讲:“他常常忧郁,心里总是暗暗的好苦,经常喝酒麻醉自己。”我告诉他:“我以前的情绪就是这样。常常望着大江流水落泪,心里灰灰地,苦苦的。但是我现在都好了。”他问我:“真的么?你怎么解脱的?”我说“我炼了法轮功了。”他说:“这么神奇呀?我可不炼。”我跟他说:“我不求你炼。”经常见面聊几句。在元旦前一天。在聊天室里见面,互相道好后,他说:“你来这么晚是否炼功去了?”他接着说:“不知为什么,今早起床后,我也想炼功。”

我常常在语音或者是打字聊天时在屏幕上用英文打出“法轮大法好”,有人说什么意思?“回去问人。”这样在不知不觉中,也让别人听到真相。也有一些人看了《转法轮》,但是被谣言迷惑了,经过讲真相又明白了。

我学会了发电子邮件。发出去法轮大法书,并常和一些人写信。这也是练打字的过程。有的人在聊天室讲不清,我就打电话聊。某省党校的一个人,歌唱的很好,我经常给他献花。他谢我时我们聊了起来,成了好朋友。一次聊了一会,他听我炼法轮功,说有事,再不和我聊了。我打电话问他:怕了么?他说:不怕,你是你,我是我。他还告诉我他的单位,并说你回国时一定来看我。

我有几百个网友经常聊。在元旦前一些好友送我电子卡片和网址启发了我,我把我们真相资料每人发两个,作为新年礼物。过了年互相祝福时,我问他们收到礼物了么?他们说看到了,讲的是法轮大法的事。

当然在做的过程中难处也很多。“难行能行”,有师在有法在,用正念做。开始上网时手指不分瓣,经常点错滑鼠器,一下没了图像,一下又下网了重新来;打字慢,经常按错字母,拼音找不准,查字典,背,记,练,经常是上网十几个小时,也因此学法时间减少。师父点化我:在梦中看别人专心致志地学法。就这样摔摔打打,跌跌撞撞的到今天。我可以和几个人同时聊天。有一天一个人说:你好厉害呀和五个人聊。

通过在网上讲清真相,我悟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做到正法修炼,在正法中不断地提高升华,才能在法上认识法。小小的电脑屏幕,就是一个迷离幻化,变异了的人类大千世界,各式各样人表演的缩影,也是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好场所。

讲清真相必须保持强大的正念,以法为师,扎扎实实修炼自己那颗心。“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修去人的一切观念,使自己在理性和境界上有一个升华。

我感受到师父的慈悲点化,佛恩浩荡,佛法无边。通过我去做的时候,才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人的东西太多。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遇见了问题找自己。每一关、每一难当作是修炼的好机会;保持正念正行,不断地用佛法刷洗掉思想上、观念上旧势力安排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真正地从人中走出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2003年美西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