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连迫害制造家庭人伦悲剧


【明慧网2003年5月30日】我是四川省大法弟子,是1998年6月份开始炼功的。只因我坚持真理,讲了真话,县上、镇上的恶警就到我家来找我。因为每一次我都没有和他们配合,他们就对我家里人用了卑鄙的手段,向我的儿子施加压力,说要扣他的工资,开除他的公职,还要株连九族,扣全校老师的工资,扣亲人的工资。这一下全家人都反对我炼功。我就向他们讲真象,他们也知道我以前的身体情况,但他们怎样都听不进去。这时我知道这是邪恶的谎言对他们的毒害太深。因为株连迫害伤害到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就对我大打出手,把我拿来撞墙,想从楼梯上把我甩下来,还打我耳光,用手掐我的脖子,掐得我浑身是伤。邻居看见了我挨打,就说:“法轮功真是那么好吗?他的两个儿子和她的丈夫那样狠心地打她,她都没有还手、还口。”但是我还是坚持我的信仰,他们又叫了所有的亲朋好友来劝说我,还拿金钱,物质来引诱我,但是谁也动不了我这颗坚修大法的心。

过了两天,有人偷偷地告诉我说:“县上的人又要把你弄走。”我当时想,家里的亲人也这样折磨我,不能配合他们对我的干扰。我就离家出走,当天晚上我就走了,走了七八十里的路,到了×市的一座山上,没有地方住,晚上就睡在路边,最后到山上住山岩,吃野果。后来又到了一座寺庙中住下了,在庙中也吃了许多的苦头,每天5点起床,煮饭、扫寺院,还到山上砍柴,我知道这是邪恶强加给我的难,我一定会克服,在那样艰苦的情况下,师父时时都在点化我,都在保护着我。家里面的人,发现我不在了,到处找我,亲朋好友家都找遍了,都没找到,这一下就惊动了县上、镇上的610和公安,他们害怕极了,调动了县上、镇上的人力物力,到处找我,那情景就不要形容了,白天,晚上,我们村上就像赶集一样,白天人都跑到我家来,晚上的车灯照亮了整个村子,犹如白天一般。还有些人到了北京、上海、重庆、乐山、南京等,据说花了十多万元来找我。还有些人在山上找,这是他们后来告诉我的。更可笑的是,还找人给我算命,也没有找到我。十多天后才找到了我,把我带回镇上,不准我回家,在敬老院住下,里面早有我的同修被关在里面,他们没有怎样我,关了一个星期,就放我回家。

派出所没有任何手续就抄了我两次家,到现在还在监视着我,还扣了我儿子的4000元工资在镇上。亲朋好友看见我都害怕牵连他们,这些都是江氏邪恶集团给我们带来的灾难,毒害了全世界的人民,真是江氏作恶民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