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目睹长林子劳教所将大法弟子野蛮灌食致死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七月五日】我2000年12月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然后被关押在哈尔滨市南岗区分局看守所2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于长林子劳教所。

被关押在南岗分局期间,每顿只给吃一个窝头、一碗白菜汤。白天限制定点上厕所,有时憋得尿不出来。每4天刷一次牙。每屋的大铁门只有1米多高象狗洞一样。每天白天“码铺”,由坐班看着,动也不能动,晚上必须要看“新闻联播”、“焦点谎谈”,并且针对公安自编自导自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还要人人过关表态。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向全体犯人讲述“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并指出疑点。

由于我全身长满疥疮、流脓,早上站铺时,差一点晕过去。在此期间牢头还要不时地逼写“保证书”。在长林子劳教所之前先到万家集训队半个月,集训队每天每顿一个窝头,一碗萝卜汤,晚上在四处透寒风的屋里睡觉。被送到长林子教养所后先到四大队进行强制洗脑,坚定信仰的就以送小号威胁,再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就转到一大队采用伪善轻松安逸的方式进行“软转化”。

劳教所早上玉米粥,中午馒头、白菜汤,晚上一样。平时白天在操场翻玉米堆或去工厂编草绳,完不成任务还要受到坐班的处罚和威胁,企图用体力劳动折磨大法弟子。刚到劳教所时的三个月内不准接见,说是不利于“转化”,企图用生活的艰苦、亲情的执著来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

劳教所副所长石昌敬不时要开洗脑会,让叛徒上台发言,逼着犯人和大法弟子听,有时播放谎言录像。在各队平时总要不时地放谎言录叛徒,强迫大法弟子看,以达到洗脑的目的。为抵制非法关押迫害,2001年4月3日,四大队大法弟子首先绝食,2001年7月3日,全所大法弟子开始长期绝食。2001年7月22日,部分绝食后吃饭的大法弟子重新开始绝食,2001年9月由于四大队管教和犯人一起殴打四队全体大法弟子,故四队和一队又开始绝食抗议。期间,一大队管教也有殴打大法弟子现象,故参加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又多起来。2001年10月3日,一大队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为抗议非法关押以及由于全身长疥、无法自理,部分大法弟子开始绝食,后四次绝食我都参加了。

在2001年4月,四队关押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期间,孔晓海(又名孔晓海)由于被捆绑在凳子上强行插管而胸疼吐血,并于几天后在操场因迫害性灌食导致死亡,但劳教所谎称他在医院因心脏病抢救无效而死。

孔晓海
孔晓海

在2001年10月,一队关押的大法弟子绝食期间,玉泉大法弟子鞠亚军坚强不屈,坚决反对迫害性灌食,被倒拖于操场、楼梯、教室,两腿裤子后腿处被拖出两个大洞,背部受过重击。一天,鞠亚军突然说他脖子不能动了,随后被送往卫生所,回来后鞠亚军告诉大法弟子们:“他们给我打了一支不知道叫什么名的针。”随后在迫害性灌食中,鞠亚军开始神智不清,晚上睡不着觉。2001年10月22日,鞠亚军在临终前躺在我的床上,嘴张得很大,仰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随后我亲眼看见鞠亚军被强迫捆绑在担架上被强行送往卫生所继续灌食。此时大法弟子们都强烈抗议要求释放鞠亚军。当天下午,劳教所怕鞠亚军死在劳教所里,将他扔在了玉泉市政府大院以逃脱罪责。当天鞠亚军被家属送往医大医院抢救,于10月24日左右抢救无效死亡。

在2002年3月,市610、省610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强行将鞠亚军遗体解剖后火化。鞠亚军死时嘴张得很大,背部有重击痕迹。鞠亚军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过程我历历在目,我可以做证,他在临死前心脏跳动微弱,被劳教所医生强行打了强心剂。

在2002年的绝食抗议中,有消息说李洪斌、张洪也是被灌食迫害致死的,而且在灌食中据说被灌了一种药剂,灌后浑身发热。

在2001年7月22日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后,7月25日,在恶警的指使下,两个犯人(据说是社会臭名昭著的打手)将我拽到宿舍楼并声称如果不把我整吃饭了他们就管我叫爹,我平静地正告他们:“我不吃!”

在第2天7月26日,三大队队长于涛又多次逼我吃饭,坐铁椅子,并对一大队的五、六个大法弟子进行造谣污蔑。在近10个小时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后,我被逼放弃了绝食抗议。但是这一天半多时间的折磨真地让我体会到了劳教所就是邪恶势力的黑窝。

由于我身体被折磨得极其虚弱,疥疮遍体流脓,家人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把我接回调养。可是,就在我极其痛苦的时刻,单位雪上加霜,将我除名并拿走人事关系,致使我失去工作,并断绝了一切生活来源。

大法弟子在中国大陆一桩桩被凶残迫害的事件,其根源正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欺世的谎言毒害世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威逼恫吓、暴力犯罪。如今,江泽民已经被告上了国际法庭,它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对人类犯下的滔天大罪,势必遭到应有的惩处。我在此真诚地呼吁全世界人民都来关注这场正义的审判,维护人类的道德良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