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闯不了的关

【明慧网2003年8月19日】我是一个女教师,1996年底我有幸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初期我很激动。整个人生观都变了,明白了许许多多高深的法理。我认定修炼法轮大法是我唯一的追求和人生目标。由于没有抱任何有求之心走入修炼场的,二十多天后痛了将近一年的肩周炎神奇地消失了,这使我更加坚定了修炼大法的信心。以后我一直很精进,真的做到了学法炼功、工作、家务三不误。得到了学校领导、师生的一致好评。

由于得法初期正值冬天,到炼功点上炼功每天四点多钟就起床,每周一、三、五晚上参加集体学法。我丈夫对此很反感,对我横加干涉。正象师父说的:“你炼完功一回家,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所以在邪恶迫害大法之前,我就一直承受着精神上的压力。我顽强而坚定地走着修炼的路。记得1999年7.20的下午我正在抄写《转法轮》,楼上的大爷告诉我电视里正在播放污蔑法轮功的节目,我打开电视一看简直都气昏了,当时我就从内心喊了出来,这是迫害、是诽谤。我毅然地关掉了电视,捧起师父的经文《为谁而修》一遍又一遍地读着。我痛苦至极无法言表,是师父的话给我生命注入了无穷的力量。我下定决心不管形势多么艰难,我都要炼下去。

晚上爱人打了我,逼我放弃,我没有退缩。第二天一清早我又从家里冲出去到炼功点上炼功,一连几天,我们炼功点的同修都坚持在外面集体炼功。后来的几个月,邪恶铺天盖地。整个空气好象都凝固了。7.20后的第二天单位领导就找我谈话,我坚决地表示“法轮功没有错”。后来派出所、单位领导没少找我,每次我都以正念对待他们。这一年我经历了一生中最艰难的时期,一边修炼一边工作,时时惦记着要上京去证实法,替师父说一句公道话。为此我到了市“信访办”,险些被拘留。

2000年学校放寒假,我来到了北京。在天安门城楼前我亲眼看见一对大法夫妻抱着孩子,打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警察抓走了。我来到国务院信访办的门口,一个北京大爷见了我劝我回家,说大过年了家里一定很着急,由于割舍不了对亲情的执著,我回来了。2000年初学校开学,校领导和爱人逼我表态,问我还炼不炼,不然就不能工作了。我没有让步,说“炼”。单位就派我丈夫日夜监控我。由于我爱人是单位领导,在家天天陪着我很不高兴,加之他一直反对大法。有事没事就找我岔子、欺侮辱骂我,阻止我炼功。不管形势多么严酷,我心中只有一念:决不放弃大法。

2001年学校放寒假的当天我又一次只身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来到天安门广场,我再没有了犹豫,和外地的两位同修高举着“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口里喊着“法轮大法好”。那一刻我感觉我就是顶天独尊的神,从生命的最本源发出了最纯净的声音。那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壮举,一个从小受人欺侮不知道还手、走路都怕踩死蚂蚁的弱女子,此时不知什么是害怕,没有人身上的一切污浊与愚见,只有神圣与崇高。我们被抓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在那里我们几十个同修被关在铁笼子里,我们喊“法轮大法好”,背《洪吟》,喊声惊天动地有力地震撼了邪恶,真正体现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洪大气势,我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和大法弟子的慈悲、凝聚力。

后来我和五位同修被送到派出所,在那里我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恶警先后用了十几种方法折磨我。他们用电棍猛击我身体的各个部位,尽管剜心透骨地痛,我纹丝不动,没有吭一声。他们还以为是电棍充电不足,其实我大腿隔着几层厚厚的裤子被钻了两个洞。他们打耳光,用脚踢,用拳头打,扯住头发往墙上撞,拿拖把到厕所蘸上粪便在我脸上擦,把我打倒地上骑……,最后恶警一脚对着我心脏踢来,要不是师父保护当时就没命了。整整几个小时我一直背着师父的《洪吟》,喊着师父的名字,没有半点害怕和委曲,退缩和让步。开始我极力用修炼人的慈悲心对待他们,邪恶根本无所顾忌,可后来几个小时我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一天后,我们被送到石景山看守所,那是罗干蹲点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我们十一位大法弟子和几个刑事犯关在一起,恶警白天提审我们,晚上不给我们被子盖,几天没吃东西了,有一次提审十个小时,恶警又是打又是骂,又是逼。我差点倒下去了,回到房里小便都流血,晚上一个人冻得直发抖,我依然没有屈服。后来恶警说:你不回去过年,我要过年,你要不回去,我天天要陪着你。我听了心一下就软了,错误地想:我说了姓名回家要咋地就咋地,让他好过年,就在纸上没加思索写了姓名和地址。被爱人接回正好是大年三十早晨,吃了年饭,派出所、单位来了好几个人,他们威逼我,说不写决裂书就把你关起来,我说我宁愿坐牢也不写决裂书,爱人气得打得我眼冒金星。就这样大年三十邪恶将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和其她九位同修一起喊口号,向上级写信揭露天安门自焚真象,学法、炼功、交流。在这期间我丈夫拿出写好的悔过书要我签字我没签,他又拿出离婚报告叫我签字,我毫不犹豫地签了。我丈夫见一招不成又来一招,写情信想打动我的心,把我最爱的儿子叫来对我哭,还带着单位领导来劝说我。可我知道这一切苦难都是这场邪恶的迫害造成的,我绝不会放弃我的信仰,应该是邪恶之徒立即停止作恶。二个月后,我正念闯出来了。

2001年底,恶人又以我向学生洪法、讲真象为借口,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这一次爱人以死来吓唬,儿子以断绝母子关系来威胁,恶警又以判两年劳教来迫害,家人还要把我送到医院去装精神病。在那段时间里我度日如年,整天背着师父的法,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决不去劳教所。由于要出去的心太迫切了,就动了不好的心思:花钱也没关系,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花了一些钱,给后来的生活造成了一些困难。三个月后,我从看守所堂堂正正地出来了。回来后单位要我写东西我不配合,他们就安排我扫地、扫厕所、守门。过了二个学期他们见不能使我屈服,就又开始让我教课了。

几次正念闯关,我深有体会,修炼人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强,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就没有闯不了的关。心稍微偏离大法一点,稍动常人心就出问题。

最后以师父的法和同修共勉:“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