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劳教所“文明管理”的背后:酷刑、造假、欺瞒


【明慧网2003年9月11日】被不法恶警非法关押在九台劳教所一年多来,我亲身经历、看到、听到、感受到了这个劳动教养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罪恶。

2002年3月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有:不许睡觉;吊起来用电棍电;鼻子、头部被打得鲜血直流;没上完厕所就往起踢;用针扎、用火机烧,把手指尖肉都给烧熟了。

孙昆的两条肋骨被打断,一直到解除劳教还没能痊愈,还有一位功友被迫害致死。8月,所里各大队搞集体洗脑。每天功友们都被集中在一个房间,坐在水泥板块地上,一坐就是几小时,强制看电影或听攻击大法的材料,有个别功友在这种环境下长了疥或痔疮,严重的不能坐着。所里还苛扣粮饷,不按下播标准做,绝大多数功友每日三餐都吃发糕,不给馒头、米饭,而每顿剩下的馒头和米饭,都倒入厕所。有个别有善心的人偷着给功友饭菜,如被恶警看到就要受处分,有时开饭期间,执班干警都到舍内巡视。

2002年10月11日晚6点,教育队大队长唐波酒后上岗,似醉非醉、气势汹汹地进了二舍,叫我去管教室里,在走廊里把我鼻子打出血,同时还叫嚷,这是给你们消业。我说这是迫害,接着他又进了一舍,把功友王云良脸打坏了,李相作也被打得够呛。

恶警还限制我们言论自由,功友们之间不许说话,不管是本大队或外大队,见面或碰到不许说一句话,而那些普通罪犯却可以随便说。那些“护舍护廊”的,在舍内随便走动,随便吹讲自己在社会上怎么能杀、能偷、能抢、能打,以及淫秽肮脏的话,有的张嘴就骂人。坏人可以满山放火,好人屋里点灯都不行。这就是当今中国劳教所的真实情况。

不仅如此,他们还上报假材料欺上瞒下,掩盖事实。今年5月非典高峰期,所里向上级汇报的材料中说:“已经给劳教人员适当增加了肉和蛋补充营养,按照上级要求作了抗击非典。还发放水果等。”功友唐金河去教育科给抄写这份上报材料时,一看到这话就问科长,我们连肉、蛋、水果的影子都没见到,这不是造假吗?科长狡辩地说,以后会改善,但后来根本没落实。上报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情况也在造假,本来只有几个在迫害下放弃修炼的,恶警却胡说“转化率很高“,欺骗外界。

今年4月初,恶人搞隔离洗脑,大法弟子被分批调到前楼,晚上10点后睡觉,早上天不亮就让起来做饭。有的大队恶警说,不打你,不骂你,就是这样天天折磨你。也有的大队就是打,教育队把学员吊起来或用手铐扣暖气管上用电棍电。所长孟某在以前开会讲,不打人骂人,文明管理。都是冠冕堂皇的假话,他自己就随便打人。

5月末,所里让各大队都在院内欢送几个普教释放,后勤大队的一位功友没鼓掌,恶警看到了就打他。为制止这种邪恶行为,转到三大队的功友王云良喊道:“不许打人,有话好好说。”王云良却被三大队长教导员一把揪出队,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出手就打。接着孟所长、郑科长把小王带到管理科,把衣服扒下去,嘴堵住,盖住脑袋,拳打脚踢,用几把电棍轮班电,小王胸口肚子被打得痛了好多天。

劳教所还给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加期。坚定修炼的每月加5—10天,有的加1个月或两个月,最多的有半年1年的,到期不放,随便扣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