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归途

就读《帮助迷路的同修重返归途》谈谈我个人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3年9月14日】看了明慧周刊第83号第14页的一篇关于《帮助迷路同修重返归途》的文章,使我再一次萌发了想写一点东西给迷路的同修,谈一谈自己在这方面的亲身体会,以使迷路同修尽快重返归途。下面是我的亲身经历:

我是1998年5月正式走入修炼的,修炼法轮大法中,前二年给我感受大法好的最大明显变化就是祛病健身,不但我自己通过炼功、修心去掉了身上多种疾病,就自己的亲人炼功后身体也比以前好了,去掉了疾病。

1999年7月20日,江贼镇压法轮功,我和同修骑自行车去北京上访,途中被截回,被拘留半个月,当时在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中,我也有些蒙了,到底有没有神佛?对不对?因自己修的时间短,根本从没悟到会有这么大的魔难,自己心也发空。好在被拘的都是那些非常坚定、对法有深刻理解的同修,在她(他)们的帮助下,我对这场魔难有了一定的认识,坚定了信念,无论是邪恶舆论宣传,还是用情软化,我都毫不动摇。我对迫害的干警说:法不正过来,我愿把牢底坐穿,用我们自己行动证实大法(但现在想起来,这一念也是不对的,但当时还悟不到这一点。)

后来,亲属看见我们不签字,家属用“打”出来的办法,(有十几个大法弟子都遭受了亲人的毒打,有的是儿子、女婿、妻子、姐姐、妻弟、哥哥等等,打得坐不起来,就抬到车上,拉回家后再补手续),当时把我带出号到接待室,晚间也没让回号也准备动手打,哪怕打坏弄回家在养伤,也非得把我整回去。当时因姐姐知道她们商量的事,就哭着苦苦哀求我,姑姐家的外甥也跪下给我求情,这样就动了人心,出了执著心,就签了字出来了。因坚定的大法弟子在拘留所、看守所里都受到了残酷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亲人看到后受不了,所以宁可给打出来,也不让再在那里呆。

出来后,我继续修炼。第二年,(2000年10月),我又和一个同修去北京证实法。这次有第一次的教训,我们商议打出租车绕道进京,可到北京那天晚上,我们在天安门广场就被单位的领导、亲属、派出所人抓捕,送回当地公安局拘留所,拘留了二十三天便被判了二年教养,送进了马三家教养院。(去京的费用都是家属被迫掏。)

在教养院,因受那里邪悟,看到有好多各地比较有名的人、很多人认为“法学得好”的学员都转化(后来明白那些人以前显然法没学好,否则就不会转化了,哪怕是暂时的),认为自己学法时间短,可能悟性不好,没悟到更高的理,也就邪悟了。但当时一说要写“三书”,那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就像掉了线的珠子,不断地流,心里真的很难受,就在方便上厕所的空当,不知是谁给我写了一个条子:“割情去怕。”但看过之后,再看一看那些没妥协的学员互相之间瞅一眼都不行,不让说话,不让走动(只能在自己铺前坐小凳),常被打、被骂、被嘲笑、被污辱,我又怀疑起来:转化错了?

但在那里整天的洗脑,念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文章和广播、电视、讨论,外室看到那里被洗脑的人对不妥协的学员,包夹、打、不让睡觉,犹大“介绍经验”再加上整天学不上法、炼不了功,外面的消息什么也听不到,就真的相信了邪悟。特别是看到几个大法弟子被迫害,不吃饭,就让绕操场跑干警轮流陪着跑,致使有的学员撞墙等,心中感到特苦,也就不想在那里呆了。(因心中已想不到大法的真实存在了)。

回来后,别人曾找过我,我不愿听,想送材料和师父后期的经文,我不看,看见高高的天空、认为什么也不会有,彻底不相信了。但每天总感到空荡荡的,总觉得缺少点什么似的。后来一同修又找到我问了一句:“有点材料你想看吧?”,我没加思考说了一句:“看看也行。”他回家拿来二十来张真相材料,其中正好师父《路》经文传下来,我一气把这些材料看完,我全明白了,也惊呆了,知道自己错了,同时也悲观绝望,我不知自己走到这一步(已近一年不修了)怎么办了,师父还能承认我为弟子吗?我已经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了,我自己都感到羞愧,无地自容。

在那三个月中,我陷在惭愧、绝望的痛苦中,不能自拔,每天总想跟别人说,但常人又无法理解,根据当时大气候也只说些常人劝慰的话,最后自己就决定往马三家教养院写声明,声明自己以前写的东西作废,(但因当时自己没解教),家人不让邮,我又想邮出去离家出走,可家人看着,我就感到活一天是那么样的艰难。这时,我只感到我背叛了师父,师父也不会要我了,我真活不下去了,精神受到极度刺激。单位当时认为我反悔,又要把我送去洗脑班,我自己感到无路可走,这样,到了2001年新年,我明显感到小腹部位有法轮从体内消失(知道自己走错后我始终认为法轮等师父早已给收回了呢),全身有顺序地往下退东西(下东西:从体内消失),先从双手指尖,从头顶,(开始感觉点点往下退,后感到一层层退)往下退,体内有往下消失拽肉的疼痛感,我当时又后悔又绝望,后悔知道走错应该马上返回来,而在痛苦中又耽误了四个来月的时间,绝望这回可真的没指望了,这些法轮、气机都没了,还修什么呀!(没想到原来师父一直在等我返回来)这时我便写了遗书,可又怕对大法影响不好(自己因知道法是真实的存在),还要造业。这时人的情又上来了,想到自己走到这一步,和自己结缘的亲人不也跟着造业偿还吗?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也难,那一段时间,真的太痛苦了,比坐牢更难熬,真后悔自己不该“转化”。这时因自己的情况也使家庭关系恶化,家人更不理解了,所以矛盾也极其尖锐。谁也想象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后来,(第二年正月)我渐渐冷静下来,觉得既然死不了,那还得活呀!就真的不再想修炼的事了,就打算过一个安静点的生活了,只要一天不死,就什么也不想了。可过了一个多月,还想修炼,自己就想:不管能不能做成大法弟子,我也炼,只要修炼就比不炼强(和自己比,都不敢和常人比,更不用说和修炼人比了),这样就又开始悄悄炼起了功。上班不能炼,晚上下班全家反对也不能炼,只是三天两头的中午去姐姐家打半个小时的坐,(书也看不上,没有,也不让看)后来,渐渐就对丈夫说,(丈夫因这几年无论经济、精神方面、生活方面、承受的太大了)丈夫坚决不同意,后我提出只打一会坐,那也不行,经过一段时间的突破,最后只能炼一套功(打坐)。就在4月份,婆婆患了癌症,去北京和沈阳多次医治,花了很多钱,家人精神、身体也拖的够呛,我就此又提出了炼功,(但书看不上),就这样赢得了炼功的环境。

可法学不上也不行啊,就想尽办法借书,好不容易借到了书,可没环境、时间看,这又经过一番艰难的努力,才开始了家庭中炼功学法的环境。这期间师父的后期经文也全看到了,师父提到大法弟子圆满的事,我不敢想,我不知师父还承认不承认我这个弟子,圆满对我来说我更不敢想。但心中只有“不管咋样,我就这样修下去,什么也不想了!”但我很羡慕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和一时糊涂后能及时回去修炼的弟子!

随着不断的炼功、学法,我的一切又走入正常,家庭矛盾通过自己的努力,缓和了许多,自己也从法上去约束提高自己,单位同事关系也改善了。我身体也由原来的有病——无病——有病, 又达到基本无病,炼功时有时也感到比较好,自己也能暗中做些讲真相的事(不能和家人说),各方面都重新调整过来。

可在今年的正月,我突然感到炼功也没什么感觉,手脚冰凉,而且在逐渐向上伸延,我这时悟到,我应该声明,在互联网上声明,我所写的一切不符合法的东西全部作废,我应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以前想过,但有顾虑,心态达不到特别平静,觉得我如果写声明,就得有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我必须坚持到底,不为任何所动——家里的,社会上等方方面面。因对于我来讲,这将意味着什么,我太明白了),不能存半点侥幸心理,这样晚间我就写了声明,就在我写的过程中,我的手就开始热乎起来,等写完,手也出汗了。我心里很高兴,又是那么样的平静。在以后的炼功中,感觉又和修炼开始那二年的状态一样了。我这时感觉到师父可能又开始管我了。自己也更加增强了信心。

在那以后,我发正念时天目又看到几次东西,(这几年中,从来天目没看到什么)而且在一次梦中,亲自体会到了当人什么心都没有、完全被慈悲代替的那种美好,心情更是高兴(但很平静),梦醒一段时间还处于那种美好的状态中。无论以后炼功中,还是发正念中,都出现过全身热得厉害的状态。

今年6月份,我又因散发真相材料被恶人举报,被抓,我当时什么也不配合,致使公安局做不成材料,我除了讲真相,什么也不回答。当投到看守所时,我发正念不能呆在那里,我应该回去,因还有好多不明真相的人等我去救度,还有好多证实法的事还没做完。(当然在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中还没做到全都不配合邪恶,如“坐板”、“吃号饭”等。大体上,不管出现在哪里,都是洪法、讲真相)就这样在那里被关了十天放回,(原来听说最少判三年),我真感到是慈悲的师父帮我闯了出来。

每当我看到师父的照片或听师父的讲法带,我都泪水止不住地流,特别是看了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几乎是哭着看完,当看到师父几次提到的“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我几乎哭出声来,我心里深深感到师恩浩荡,我决心利用好最后一段时间,多做自己应该做的,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让更多的人得到救度!

我现在倍感师父亲切,珍惜这部大法比生命还重要,感到自己非常幸运,又能回到正法中来,重返归途;我也感到我自己走了一段有多么危险的路。如不是慈悲的师父安排一次次有人找我,救我,那我的生命就……。是师父给我一次次机会让我返回来!在这里我也感谢几位同修冒着危险帮我(因当时很多帮助从教养院回来的人被举报被抓)让我能接触到真相材料和师父的经文,认清了“转化”是错的,重返归途!

所以,当我看到《帮迷路的同修重返归途》一文后,我再也坐不住了,马上写了这篇文章。真心呼唤所有被洗脑走上迷途的同修,无论是在狱中的,还是在外面的(还有所有中途不修的有缘得法的人),都赶快醒悟吧!机缘难得,时间不等人啊!师父在急切地等待你们快返回来,跟上来!同修在盼望你们快返回来!你世界无量的众生在焦急地等待、盼望你们去救度!机缘一过,悔之晚矣,后果是可怕的!!

迷途的同修返回来吧,师父一等再等你们啊!师父不忍丢下你们啊!

这篇文章,我是流着泪写完的,因我的教训是惨痛的,而我又能重返归途又是幸运的!在这里,我向伟大的师尊,慈悲的师尊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谢谢师父给予我生命的永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