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洗脑班的劫持企图


【明慧网2004年1月5日】经常从明慧网上看到全国各地邪恶之徒仍利用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和同修正念闯出洗脑班的正念正行,在此,我也把我前年正念抵制、破除洗脑班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2001年5月29日中午,我爱人(未修炼)下班带给我一张传票,内容是通知我“六一”去县610报到学习一个月,自带伙食费300元,传票上有公安盖的大印。我知是要我进洗脑班,我爱人说是民政局通知所长去拿的。我当时没有一点怕心,只感觉胸中有一股正气被压抑着,为什么我修炼大法做好人他们总是跟我过不去,我急忙吃了午饭带着不平的人心、拿着传票去所长家,见面就问:为什么要我去学习,我作为你的职工家属你最清楚,自炼法轮功后一身病好了,并支持爱人干好工作,维护单位利益有哪点错?你们为什么老是不放过我!所长见我火气大引来看热闹的人就好言相劝:你错怪我了,传票是局里叫我去拿的,学习又不是坏事。我大声说:不是学习是转化班,是狐狸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我死也不去!并当着所长和众人的面把传票撕得粉碎就走了。

下午爱人回来对我说:所长对你的态度不满意,他说看在你们是老乡的份上不计较。并说你去学习的生活费由所里出,还向局里汇报时为你说话,说你性情刚烈、耿直,见得直见不得横,对这次学习想不通。当天下午我也一直学法对照,感觉我太冲动,把这事当作人对人的迫害,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我应通过此事慈悲救度他们,同时也想好了应该怎么做:一方面决不进洗脑班,同时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借此机会理智的讲清真象救度相关世人。晚上就做爱人的工作:你是亲眼见我炼功后身心巨变,他们不让我好,你应该分清好坏帮我过好这一关。我不进洗脑班可能暂时对你的工作有影响,你要作好思想准备。

第二天下午两点,县局来了六个人,由两位所长陪同直到厂办公室,经所长介绍来的是正、副局长等五人,县610办公室来了一人。局长先开口说:我们今天在万忙中专门为你而来,你给我们增添了不少麻烦,学习是一定要去的,你们一家仅靠你爱人的工资维持,两个孩子还要读书,你要珍惜这份工作。610的人接着说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没理睬,所长要我表态,我就先讲了几句不要领导为我操心的客气话,然后说:今天能和各位领导坐在一起我感到高兴,领导能听到我这个普通家属的心声也是我们的缘份,接着讲起了法轮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如何受益,也给家人、爱人的工作和单位带来了好处,又出示了炼功前医院诊断我有子宫瘤要急速动手术的报告单,和炼功一个月后毒瘤自消一切正常的化验单给他们看。还说:你们可以去调查,我在所里住了这么多年,一贯遵纪守法、公私分明、邻里和睦,这所里领导、职工没有不喜欢我的,给你们添麻烦的决不是我。你们都是领导,不是一般头脑,我想任何事都跑不出一个“理”字,法轮大法到底好不好你们肯定清楚,假若真不好,为什么有上亿人炼,其中还有高级干部、专家、学者、教授和科学家?为什么江泽民铺天盖地镇压快两年了还未压下去?凭它的权力和国家实力,如果法轮大法真的象它所说的那样,已压垮十次也不止,可现实国内弟子越压越坚定,国外越压越兴旺,已洪传几十个国家,大法书已翻译成20多种文字版本,法轮大法已获得几百个褒奖。因为大法是真理,不仅压不垮,迟早必将战胜谬误。今天各位领导为我劳神,我也应该关心、爱护领导,你们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真要瞻前顾后,古人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得饶人处且饶人。人在大事上的所为必定会对自己前途、家庭及子女产生深远影响,我衷心祝愿你们幸福、平安。今天仅因为我炼法轮功要去学习班,我是决不会去的,我说到做到。他们先是听得很认真,后来见我态度很坚决,就由两位领导把我爱人叫到另外屋里谈话,还拍桌子用开除工作来吓唬。一贯随和怕事的爱人这次惊人的一反常态,也拍桌子正告他们:我家属一点没错,叫我怎么做工作!不就是炼了个功,她炼功的确把身体炼好了。谈到五点局长才压低声音收场:你是个读书人,要识事务、顾大局,你今晚好好想想,明天的学习还要去的。说完不了了之都起身走了。

他们一走,我就找了一些同修切磋,有的劝我回避一下,我觉得不应该回避。大家就集体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决心统一行动破除洗脑班。晚上我通宵整点发正念,令人难忘的是九点发正念时,我正闭目打坐,突然看到天空一片阴沉,接着从我手心打出去很多豌豆大小、通红透明的颗粒,在很远的天空一个个爆炸成彩色圆圈,把宇宙照得霞光万里、光焰无际,我的心情特别舒畅,知道这是师尊对我的鼓励,我也坦然地坚定了抵制、破除洗脑班的决心!

刚用过早餐,副所长来催我去学习班,接我的车已等着,我就拿出准备好的遗书给他说:你们强行要我去的话,我决不向邪恶妥协,更不会自寻短见,如果我这次没有活着回,那一定是他们迫害死的,我要求不火化,要尸葬,请你们在我的遗书上签字。副所长急忙找所长,所长也不敢签。这时我见职工都聚在外面坪子上,就拿着遗书走出大门大声向在场的人说:你们看不要人活啦,我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他们要送我进转化班,我一个好端端的人往哪转啦。引起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和同情,所长怕事态闹大,立即向局里打电话,过不多久局里来了人,一见面就说:考虑好了吗?我们特来接你,因为太急路上翻了摩托,我还扭伤。我说:摩托翻了就想一想,你们这件事做得对不对,我没什么考虑的,说不去就不去。他说:我到公安看了你的档案,你曾上过访,后来又在广场集体炼过功,今天不去恐怕犟不脱。我说这不是犟不犟的事,行得正哪个也不怕。他说;那你以后又出去炼功怎么办?口说无凭最少要交1000元押金,一年后无事退还(大法弟子的钱从未退还)。我说钱一分不给。最后还是把我爱人找去写了1000元欠条(此条我已追回)。事后听“610”内部人说:好坚定,被她犟脱了,她是计划办班的第一名,在她影响下,以后陆续通知的人都不顺利。公安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610副头目)在一次酒席上,当有位亲友提到我的名字时,他感慨地说:法轮功真难管,本想办一期教育转化班,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就是被她搞黄了。

自这件事以后,再也无人管我了,直到今天我几乎每天出门做正法的事,单位领导和610办公室的人看见了也象没看见一样,有一次出门正好碰上公安警车,认识我的警察喊我,我没听见,他又把车开到我面前招呼我上车,将我顺便带了一程路,路上有说有笑。我从中体悟到:我们不仅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而且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才能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