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证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明慧网2004年10月1日】今年四月,邪恶之徒在我地区又抓捕了不少大法弟子,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我也被抓。

在被抓之前,我已经见到了师父的《洪吟(二)》,还没来得及背就進了看守所。其中《师徒恩》中“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这句是我在看守所里凭着印象回忆起来的,文字不太准确,只记得这个法理。

在看守所里我意识到:能不能过好这一关,关键是自己的正念足不足,在这里我应该做的是:一、先找自己还有什么没放下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只有去掉了执著心,正念才会强起来。二、多背法,师父说“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一定要在多学法中使自己正念越来越强。三、多发正念,在这里多发正念,正是多清除邪恶因素的好机会,要充分利用。四、要时刻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要证实法、讲真象、救度世人。总之要正念否定旧势力安排,跟着师父走正法之路。

我首先找到自己的争斗心,还有不易察觉的显示心,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并下决心去掉。在和各类的人的接触中,我的心态有了明显变化。大法是有威严的,大法弟子也是有威严的。在看守所里,我不背《监规》,出入不抱头。有一次一个警察过来呵斥:“你为什么不抱头?”我说:“我没犯罪。”那个警察二话没说,灰溜溜的就走了,警察叫我和其他犯人去照相,滚大板(按手印),我拒绝做这些,警察说:“你还炼不炼?”我说:“炼。”警察无可奈何,只好作罢。出看守所的大门时,武警要求“低头”、“哈腰”、“站好”、“报名”、“快速行進”,我抬头挺胸的走,不配合他们,每次对峙一段时间总是警察屈服。在看守所的最后一天,四个警察在看守所过道上要给我照相,我就不让照,拉扯了很长时间,他们也办不到。没办法,只好改到办公室墙角去照,还是照不成。又叫我在几张悔过书之类的东西上签字,我就不签,他们就把我按在桌子上强制我签,我就把那几张纸攥成两截,他们才泄气罢手。接下来他们还是照相,又僵持了很长时间,他们看实在不行,就无可奈何的说了一句:“这老头子怎么这么大劲儿?”罢手了。

在被非法关押的一个月里,我三次被“提审”,每次我都不配合。他们让我说的我一概不说,叫我做的我都不做,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给他们讲真象,跟他们讲清楚:配合他们就会促使他们犯罪,我不能害了他们。最后除了个别人态度比较邪恶外,其他人有的沉默不语,有的表示无可奈何,有的私下还给我出点子。在所谓“审讯”后,我郑重写下:“法轮大法好!”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交给了他们。

这次被关進监号,我觉得有两点想不到:一个是想不到犯人坏到这种程度,和上次接触的犯人比,坏得更甚。(后来我明白了,常人社会在一日千里向下滑,犯人不就滑得更快吗?)再一个是无法和他们讲真象。上次被抓,在监号我都是有意提到法轮功,好借着话题给他们讲真象,最后把進出的所有犯人都讲遍了。这次我没提,他们先提,然后就起哄,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所以我不但不能提,还要想办法避免他们提。我当时有些困惑,也有些无奈。通过几天抓紧背法我悟到:这些犯人确实很坏很邪,但邪恶因素对他们的控制却很弱,他们不明白的一面很不清醒,我先在他们明白的一面下功夫。每次背法时,我先和他们明白的一面对话,让他们和我一起学法;我发正念时,就对他们明白的一面说:你们明白的一面要清楚,你们不明白的一面可能说过对大法不敬的话,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这样下去,你也可能跟着被销毁的。我现在发正念,清除你们头脑中抵触大法的坏思想,你要配合,要发挥作用。发完正念后给监号下上罩,这样做了几天就发生了变化了,以“法轮功”为话题起哄的现象被杜绝了,只有牢头还不好。有一次看电视时,牢头想借话题说对大法不敬的话,我意识到马上发出正念,他只说了半句就改了话题。有一段时间我就有针对性的对他发正念,牢头儿变化也很大,有一次开会,牢头说:“我就佩服人家×××(指我),不怕警察,我们都不行。”我抓住这个机会跟他讲:“我确实不怕警察,但也不是我这个人如何,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一身正气,就能抵制不正的。你看隔壁监号×××也不怕警察,正的能怕邪的吗?”他听明白了我的话后,再讲话就说:“你看人家×××不怕警察,他信法轮功。我们相信××党就不行。”局面打开了,我就抓紧机会讲真象,背法、发正念,再乱也不让邪恶因素干扰我。

在看守所,为了帮助我过好关,师父几次在我睡觉时点化我,一次我看到我上方有许多小亮点,虽不是密密麻麻,也确实不少。醒来后我悟到自己发正念强度还要加大。又重新调整了时间,白天我看到了梦中看到的景象,上方有很多小亮点。几天高密度发正念以后,再看见时,就是很少的几个了。还有一次,梦中觉得自己元神在天上飞,飞着飞着,再往上飞,觉得有些害怕,不敢飞了。醒来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要我正念闯关,建立大法弟子的威德。在师父慈悲呵护、加持下,我彻底否定了邪恶之徒的要劳教我的安排,第三十天正念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

出了看守所,邪恶之徒又强行把送到“转化班”,妄图用不转化就不让出来,迫使我妥协。

到了洗脑班,我想,在分局我写出了“法轮大法好”,在这里我要喊出来,我站稳身后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就是好!”在呼喊中,我感到了魔窟在震颤,一个个邪恶的人没一个敢来阻止我,非但不敢阻止,我看到他们一个个木然,完全没有了与外界沟通的那种正常人的表情。我知道,在另外空间一定是邪恶因素被销毁的壮丽景象。

在洗脑班,我给想要给我洗脑的邪悟者们讲真象,驳斥他们的谎言和种种邪悟谬论,指出他们再这样下去的危险性,他们表示要好好考虑我的意见。给洗脑班的负责人讲真象,他虽不说什么,但点点头表示某种程度的理解;给610主任讲真象,他也表示理解(我在救人),有机会我就和当时正在班上被强行洗脑的同修切磋几句。一次洗漱时我和一个正在遭洗脑迫害的学员讲了我刚刚从看守所闯出来的经历,并告诉了她师父“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法理。她已被抓几个月了,还没见过师父的《洪吟(二)》。我说,希望她牢牢记住师父的话,做好才会有转机。我肯定的告诉她:这里是关不住我,我很快就会出去。

第二天再见她时,她暗淡的目光又有了神采。后来听到了从她那个屋里传出她驳斥犹大的争论声,我知道,我们的切磋对她起了作用。过了几天,我就向洗脑班的管事的提出回家的要求,他们虽不情愿,但也不能不答应。定好了回去的具体日子。回到宿舍,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同屋“帮教”,他们说:“你真认为他们会让你回去吗?他们就是骗,我们都挨过骗!”我想:那是你们。

归期到了,对方很不情愿,但我据理力争,明显感到正念完全抑制了邪恶,表现在人这儿是无可奈何,只好放我。一个多月,我否定了旧势力要劳教我、“转化”我的安排,堂堂正正走了出来。

通过这次经历,我又一次深切的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正念的威力,感受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感受到了“佛恩化天地”,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

下边和同修共同学习师父的《师徒恩》这首诗:

师徒恩

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