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恶的环境中照样不断对照大法修正自己


【明慧网2004年10月10日】那时我的怕心很重,但是不管怎样绝不能背叛大法这是我必须要做到的,因为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已讲明了“神……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我明白要想从洗脑班出去,就必须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学法修炼、发正念、讲真象。
——本文作者
* * * * * * * * *

随着正法進程不断的向前推進,自己在学法修炼、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有一些体悟,写出来和同修共同交流。

“99年7.20啊是邪恶向顶峰上走,到了2000年01年那是高峰,现在是在回落,它在向低谷中回落。”(《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回想2001年真是邪恶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高峰。我县有十几位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被抓回后关在看守所长达半年多。5月底邪恶之徒又将一部分它们认为是重点的学员抓進“转化班”(洗脑班),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在那个布满邪恶的环境中如何把握好自己的心这是关键问题。

那时我的怕心很重,但是不管怎样绝不能背叛大法这是我必须要做到的,因为师父讲法已讲明了:“比如说有的学员被抓進去了,在严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写了悔过书。可是呢,他心里想:我这都是骗他们的,出来之后我还炼,我还出去正法,还上天安门。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我明白要想从洗脑班出去,就必须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学法修炼、发正念、讲真象。所以在洗脑班的同修们背过看管人员,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只要有机会就向他们讲真象。

我和其他两位同修是县里指名叫镇里送来的,所以洗脑班主任放风说:镇里送来的三个人是重点,一个是负责人,一个是去过北京的,一个是写标语被抓坐过监狱的,如果她们给我找麻烦,就把她们送看守所。听到这话后我就在想:我修大法走的是最正的路,我在做好人,在救度世人,别人应该尊敬我,而不应该迫害我,因为我有漏才被抓到洗脑班,这已经是对我的迫害了,怎么还能让他们再進一步的迫害呢?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我要用我修出的善来清除邪恶,绝不让邪恶达到迫害我的目地。

从那天起我脸上总是带着微笑,说话和气。刚开始主任(洗脑班主任以下简称主任)规定:学员之间谁也不准去谁屋里。我想这个规定得打破,因为我们同修之间要互相传递大法书、经文和明慧网资料,还要互相切磋,不能失去整体这个环境。当我第一次在同修屋里坐着时,有人说主任来了,这时我的怕心一下就出来了,立刻站起来想走,但是我马上意识到怕心是执著,我一定要把它修掉,我又坐在了床上。主任進来吓唬我:为什么到这屋里来?我立刻想到善意、智慧的来回答,我笑着说:主任让我们串串门,在一个屋里多闷呀。他看了看我二话没说走了。第二次我又到同修屋里,主任又来了,他问我怎么又来了?我还是笑着说:刚吃完饭溜达溜达。他听完后笑了。从那以后我去同修屋里他再也不管了。

在证实大法与修炼的过程中,会暴露出各种各样的怕心,这个怕心去掉了,又来了那个怕心,当怕心出来时我就背师父经文:“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大法坚不可摧》)这段法指导我去掉了一个又一个的怕心。

在过程中我体会到,不管做什么事基点放在法上。我是修大法的,无论在哪里都应该做个好人,无论在哪里都要用自己的言行洪扬大法、证实大法。在正法时期更要注重修自己,严格要求心性的提高,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符合大法才能救度更多的世人。要想从邪恶的环境中突破出来,不但要坚持学法炼功、去掉怕心与执著、改变观念、提高上来,而且还要救度做洗脑迫害的人员。“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呢?”(《建议》)

为了救度洗脑班里的工作人员,我抽时间主动打扫卫生、帮助厨房摘菜、做饭、帮工作人员洗衣服,用自己的行为去破除他们听到的谎言和对大法的误解。为了和他们接触,我经常到院里坐着,找机会向他们讲真象。(在洗脑班的有公安局、法院、检察院、司法局的人,还有值班医生,这几个单位的人每星期,也有一个月换一次人,还有610的人和县委书记也经常来,平时想接触这些人还没机会呢。)在讲的过程中有提出问题的,我针对各种问题都给他们解答清楚,他们听完后说:还转化你呢,叫你把我们给转化了。也有说难听话的,还有对大法恨之入骨的。碰到这些人我不动心,我总是慈悲、祥和的听他们说,说完了我再给他们讲,讲完后有的改变了态度,有的还没有改变,有机会我再给他讲。直到有一天他接受了、相信了,我才觉得做到了为他负责。

在正法与修炼过程中,还会暴露出其它各种各样的心,无论什么心邪恶都会针对你的心钻空子。我们想尽快从洗脑班走出,但是正念又不强,就想了好多人的办法,(装病呀、离婚呀等)邪恶看到了,就指使做洗脑工作的人向我们進攻,他们说:你们要想出去得好好动动脑筋,但是病是出不去,绝食也出不去,跑也不行,你们再想想还有什么办法能出去……他们虽然没直说,但我们知道他们的目地:想让我们每人拿几千元钱就放我们出去,因为他们说过转化你们,我们没有那个能力,所以想跟我们要点钱。

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很矛盾,是给点钱尽快出去救度世人呢?还是不给钱在这被关着呢?不知该如何做心里痛苦极了。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接下来我开始背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当我背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师父的话点醒了我。我们没有做错事,是邪恶在迫害我们,使我们干不上工作,家庭经济损失了很多,怎么还要反过来给他们钱呢?同时我们肩负着救度众生的责任,也不能助长他们做坏事。我们修炼人身在什么环境都能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关键是这颗心要从人中走出来,我要堂堂正正修出去。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在不断的修去执著,正念也强大了。有一天洗脑班的副主任对我说:你不转化不用想出去,××不比你强都转化了。我说转化就是对大法的背叛,我就是不转化,我就是要出去。他说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我说我说了算。当时我感觉正念特别强。当天晚上我跟副主任说:我从现在开始绝食绝水,抗议对我无限期的非法关押迫害。(以前绝食根本不敢说,怕灌食、怕输液,好像制约不了别人),在绝食的第一天,主任劝我说:你是个好人你先吃饭,想出去可以通过其它的方法出去,为什么非要绝食呢?多受罪呀。她的话我没有动心。县610的人来了,他们说你成天笑口常开,怎么又绝食了?我的回答是:抗议你们对我的非法关押。他们说上面叫这么干的。我说上面错了你们也跟着错?

一天晚上,主任端着饭领了十几个人進来了,说如果自己不吃就要人灌食。她的话丝毫没有动我的心,这时我心里只有正念和法,谁都不能迫害我,“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她(他)们劝了一会儿我不吃,她(他)们只好走了。后来司法局的一个人(做洗脑工作的)来我屋里说:再不吃就给你输液。我说我不输。他说你说不输就行了?这么多人能听你的?我说当然了,你们那么多男人对付我一个弱女子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想吃我自己会吃,我不想吃谁都不能迫害我。听了我的话他说:反正你真行。

绝食的第三天,主任又端着饭来了,先是好言相劝,劝了半天我不吃,她生气地说:不吃就按带头绝食送看守所。我心里想:進看守所我也不怕,但是我要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师父不会让我進看守所的。有同修对我说:你只绝食还不行,还得加上病才能出去。听了同修的话我只有一念:我不想病,绝食一定会出去。就在我绝食的第五天他们让我回家了。通过五天的绝食我悟到:正念是去掉怕心与其它执著修出来的,而不是嘴上说的,同时绝食的过程也是用正念、慈悲破除邪恶的过程。

最后用师父的话共勉:“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

以上是个人体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