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明慧网2004年10月10日】在没背法前,有时每件事过后觉得不在法上,感到后悔,背法后确实没有后悔的感觉。体悟到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讲“自从开展背书后,学员不是做了事情以后去对照,而是在事前他就知道了该不该做,这样非常好。”的内涵了。
——本文作者

* * * * * * * * *

一、结缘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神路难》)

1995年12月份的一天,我爱人回家对我讲:“某某人说,你们一家人人性很好,应该修炼法轮功。”我当时听了没有在意,过了几天,这位法轮功学员给我家送了两本宝书,一本是《法轮功》,一本是《转法轮》。从接过这两本宝书后,我一看就爱不释手,千方百计挤出时间来看。

有一天晚上睡觉,忽然看到天上出现了很大很大的一个“法”字,当时觉得自己并没有睡着,意识清楚,也不是做梦,过了两天晚上又出现同一种感觉,觉得自己一下子走了,开始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后来感觉到了“杨府”。第一眼看到的是佘太君,看得清楚特别真切。佘太君十分慈善,我上前去问,佘太君向我摆手,意思是不让我说出来。当时我上前去想问什么?佘太君知道,同时她一摆手就回答了我要问的问题,我也知道了,我俩对视一笑都明白了。又过了几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考上大学了,这个大学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并且给我发来了通知书,梦中的亲朋好友都为我考上大学敲锣打鼓向我祝贺。为了我得法,敬爱的师尊一连三次点化我,后来师父的《洪吟》出版后,我拜读完,才知道师父为了正法救度众生,多次转生人世结缘,尤其是我看到《游雁门关》时,倍感亲切,后来在一次炼功时,忽然悟到,我跟师父是在“杨府”结缘。看完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时,一切我都明白了。

二、学法

“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

师父在《溶于法中》讲:“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集体读与个人看都一样。”我想既然选择了修炼,就要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于是下定决心背《转法轮》。如果脑子装满了大法,人的东西占的空间就少了。

我在修炼过程中严格把握自己的心性,做到事事对照,时时修心性。遇到任何事先向内找,不要因为个人的利益去伤害任何人。当时工作很忙,上级领导来我单位三番五次的检查工作,于是我就合理安排时间,每天早晨3点多起床,第一件事背法。到2001年9月19日,我背了五遍《转法轮》。在背法的过程中,克服了很多障碍和干扰,也真正体悟到了许多法理。除此之外,在每天的其它时间里,再通读《转法轮》或其他大法书和师父的新经文等。

从修炼开始,我就把学法、背法、抄法放在一切的首位。背法的好处很多,仅举几例:
①背法使自己真正能够学進去,排除各种干扰,一心不乱的背,如果精力不集中,就背不下来。
②背法多了,各种执著欲望、后天的观念思想业力等不好的东西修下去的就多,心性提高得快,过关过难时正念强,过的比较轻松。
③背法多了,在修炼的路上,能把握好心性不会走偏,能在大风大浪中经得起考验。每提高一步,上升一个层次,感觉都是扎扎实实的达到标准。
④在没背法前,有时每件事过后觉得不在法上,感到后悔,背法后确实没有后悔的感觉。体悟到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讲“自从开展背书后,学员不是做了事情以后去对照,而是在事前他就知道该不该做,这样非常好”的内涵了。

三、选择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

1999年7月20日以来,全国各地利用所有电台、电视台、下文件、报纸等所有宣传工具都用上,尤其是电视天天播放取缔诽谤法轮功的内容,到处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所有的邪恶手段铺天盖地而来,真好象天要塌了一样。市总站的几个站长和部分辅导员被抓,对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人员都采取不同形式的集中起来“学习”(其实是强制洗脑),当时我是被区组织部组织基层领导干部办班“学习”4天。在这期间,缴书、照相、记者采访;组织部长、人事局长、区委书记等,都分别找我谈话,逼着我放弃修炼,我在我们部门很快就成了出了名的新闻人物。

回家后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和我爱人单位的领导,还有我爱人的同学、同事、邻居都来劝我放弃修炼,说不要跟国家对着干,胳膊拧不过大腿等等。当时无论他们怎样劝我,我只有一念:坚修大法心不动,因为我才知道大法究竟是什么,而他们并不知道。同时根据几年来的自己实修、受益情况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少数当权者下令取缔是错的。只是当时那种邪恶气势和多方面的压力压得我透不过气来。不想见人,觉得时间真难熬,真是度日如年,当时只想哭,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大哭一场,或者到一个高山上大声呼喊,发泄出压在心里那种说不出来生不如死的痛苦感觉。

我突然想起师父在(《大曝光》)中讲:“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吗?”现在在这种邪恶的气候下,是坚修大法紧随师父,还是执著太重迷方向,这是对大法弟子的严峻考验。于是我就叫着自己的名字,问自己:你还是个修炼的人吗?主意识不强能经得起考验吗?师父为了拯救宇宙、救度众生吃了无数的苦,今天遭到邪恶无理的诽谤,你竟然表现的这样无能为力。你配当师父的弟子吗?于是决心放弃一切,排除干扰,坚修大法紧随师。晚上跟我爱人说:“我决心已定,坚修大法心不动。要真让我放弃修炼,我生不如死,活着也无意义。”他看我态度坚决再也无法改变,就同意了,后来帮我做了不少工作。就在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好像飘了起来,力量很大,并且在眼前看到法轮在旋转,速度很快;连着两次这样的感觉,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肯定自己的正确选择,鼓励以后修炼要精進。

四、正念正行

师父多次讲法中讲到时间的紧迫,要求弟子要珍惜利用,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近,确实感到时间的紧迫和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责任的重大。原来自己负责几个炼功点和乡下的大法资料,取送资料都是利用上午下班时间去同修家拿,送完后再回家,有时忙起来连饭也顾不上吃,下午继续上班,晚上学法,基本上雷打不动。

我讲真象、撒资料的时间和形式都是随时做,如撒资料,我随身带、多则几十份,少则几份,看见熟人顺手就给,路过什么地方随手就发,从不放过任何一处发资料的机会。下班、开会、上街都做。讲真象基本上见人就讲,逢人就说,如上班时跟本单位的同事讲,回家跟邻居和来家的客人讲,开会时间跟同行讲,有时讲完再给他一份真象资料,告诉他们看完后再送给别人看。

记得有一次我带着几名同事去血站献血,除了照顾好献血的同事,余下的时间,一上午就讲了5人,每讲完一人给一份真象资料。晚上利用7点左右看新闻的时间,带着20多份不干胶,一边走一边贴,来回用了不到半小时贴完就回来了,什么都不影响。总之我利用好每天的分分秒秒,从来不浪费时间,也不放过任何一个讲真象和撒资料的机会。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修炼要专一”。我悟到我们时间越紧,学法就越要专一,要一心不乱的学法,把宇宙大法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学進去,装進脑子里这样才能事事处处站到正法的基点上,做事效率事半功倍。根据资料点上资料供应情况或根据当地不同的需要,也随时写出自己的体会跟几个同修切磋后打印出来,随时撒发出去。内容是劝世人在看待法轮功问题上要头脑清楚,分清正邪好坏,明辨是非真假,扶持正义,主持公道,敢于说真话等内容,如致学生家长一封公开信题目是“救救学生们”,主要是针对当时教育部和团中央号召在学生中搞万人签名活动来毒害青少上的内容,我们打印出来,采用不同形式,很快发放到千家万户学生家长手中。晚上做梦开始自己是步行在泥泞的道路上回家,后来骑自行车,再后来坐汽车、坐火车、最后坐飞机。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自己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不断的勇猛精進。

五、整体提高

师父多次讲过,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因此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是极其重要的。在正法修炼中,不但自己精進,还要帮助走不出来的同修共同提高。为了整体提高,首先恢复原来的学习环境,每周一次为了安全多次换地方。其次,多次组织大小不同的法会互相切磋共同提高,然后再一个一个的分头去找,帮助他(她)们去掉怕心,破除障碍,排除干扰走出来证实法跟上正法進程。

恢复学习时开始人不多,后来逐渐增多,少时2—3人,多达20余人。组织法会由几人、十几人、多则几十人。揭露邪恶讲真象方面开始引导他(她)们写信、邮信、再让他们拿红包,后来直接拿真象资料,最后拿不干胶横幅。由开始拿一份二份、后来拿10份20份,再后来拿几十份。讲真象先跟自己的亲朋好友讲,跟同事、同学知心朋友讲,由跟熟人讲发展到跟生人讲,由先跟少数人讲,提高到跟多数人讲。就这样同修们由不敢出来、到敢出来,由不敢做不敢讲、到敢做敢讲,由做得少到做得多、由胆胆突突到心态纯正,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

记得有一次晚上,我们二十来人参加小型法会,有一同修说内部消息,今晚全市邪恶有行动,抓大法弟子、抄家等破坏活动,主要为这事,我们如何破除邪恶行动,我们切磋破除的方法是:我们两人或三人一组,分别去电话亭给市公安局、610、110等直接打电话,揭露他们的邪恶,于是我们就分头活动,结果邪恶没有行动。去年有一同修被邪恶绑架并判刑,在这期间,我们根据师父揭露当地邪恶的要求,有一同修把她的情况写成材料打印出来,有的撒发、有的张贴,一晚上撒遍了熟悉被判刑同修的所有地方,贴到公安局、检察院、看守所,洗脑班等地方,及时曝光。有同修的孩子12岁看到邪恶之徒在揭我们贴的资料时,先看周围有没有人,就是小孩它们都害怕,它们知道自己干的是坏事,怕被人看见。总之我们的正念正行震慑了邪恶,发挥了整体作用。

六、流离失所的日子

2001年6月下旬的一天,市公安局8名警察来我家,有的带着酒气。一看我不在家,就气急败坏的不分青红皂白乱翻一气,翻得乱七八糟,一边翻,一边训斥我爱人:为什么不报公安局,你是国家干部又是党员,知情不报判你包庇罪,等等。当晚恶警偷走我家2000元钱人民币,抄走了我的大法资料和书等,同时把我爱人带走(不是大法弟子)。他被象犯人一样关了一宿,第二天中午12点,由单位领导做保才被放回家。

当时邪恶气势很猖狂,公安局恶警派人蹲坑,日夜监视,花钱雇我爱人单位的职工不断到我家和本单位亲朋好友家探视,到各个外地的亲戚家乱找,到处张贴我的照片,并且说明谁举报抓获奖金5000元,定为国家公安部二级督办,到处张贴通缉令通缉我。就在这种高压逼迫下,我被逼流离失所一年多。

当时市资料点被抄,同修们被抓,损失很大。当时跟同修们也联系不上,又在这种邪恶的迫害下,无奈到一个很远地方的朋友家避风,一住就是三个月。在这三个月的日日夜夜中,正念不足,各种执著欲望都往外返,非常痛苦——接不到师父讲法的痛苦,跟同修失去联系的痛苦,外地人说话听不懂的痛苦,失去工作环境抛家舍业的痛苦,整天一人在家又寂寞又孤独的痛苦等等,常常站在窗前望着过来过去的世人,痛苦得泪流满面。特别是在去“情”的过程中更苦,尤其是夫妻之情,想到丈夫为了自己修炼承受很大,儿女之情,想到孩子失去母亲的痛苦、父母之情、亲朋好友之情、同事之情等等。深深陷到情的困扰之中,痛苦的不能自拔。

一天,我突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中讲:“‘情’字啊是很难放,……人一生出来就被这个情泡着,它是浸透你一切细胞的,三界内所有的分子与细胞都被它浸透着,所以修炼中就很难摆脱”。这时想起自己是个修炼的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于是决心放下“情”这个三界内人的东西。开始认真学法、背法、抄法,到点发正念,用写信的形式向世人讲真象。这样一来,主意识增强,正念也足了。我悟到,正因自己有执著很重的“情”,被魔钻了空子,干扰你折磨你最后控制你让你痛苦,甚至让你痛苦得放弃修炼,达到它毁掉你的目地。在去掉“情”的干扰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在触及到你这颗执著的心真正要去掉的时候,才感到痛苦,胸痛心苦,真是剜心透骨的痛。理解了师父在《真修》中讲:“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的真正内涵。

除了情还有思想业力和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本性上的为我为私,都是很顽固的,彻底排出去,修掉它也是比较困难。师父说:“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环境》)。“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也正是我要给你指出的。在你们的修炼中,我会用一切办法暴露出你们所有的心,从根子上挖掉它。”(《挖根》)。于是我决心把自己所有的执著、欲望和后天形成的观念,要从根子上拔出来挖掉它。我就一个执著一个执著的找,一个观念一个观念的挖,一个欲望一个欲望的去。找到后,要先分清真正的自我。分清以后,再正念铲除。去的比较快。

如我在修炼以前,跟二弟关系不太好,从思想上恨他烦他。修炼以后,我按修炼人的标准做。师父在《美国中部法会》中讲:“你要不爱你的敌人,就圆满不了。”何况他还不是敌人。从思想上往外排,排了很久很久,还是不行,一看见他还是原来的状态,这一次我就从头找起,根子在什么地方,我为什么恨他烦他,因为我结婚不久,就发现二弟从个人利益上很自私,爱占便宜绝对不吃亏,什么事都得争上风,为此我们矛盾过。找到这,发现自己已经形成跟他来往怕吃亏的观念,这个后天形成的观念控制自己三十来年,还根深蒂固,给修炼造成很强的障碍。

这个后天形成的观念为什么这么难去呢?师父在《转法轮•卷二》“佛性”一文中讲:“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  形成的观念,会阻碍着、控制着你的一生。人的观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会产生思想业力,人又被业力控制着……但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学到这自己真正体会到后天形成的观念为什么不好去掉的原因所在。现在根子找到了拔出来,彻底挖掉它。于是我就一个个的找,一个个的挖,一个个的抓住它,一个个的去掉它。

总之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我深深体会到:主要去的“情”和后天形成的“观念”“思想业力”再加上旧势力的干扰破坏,就象师父新讲法上说的那种“顽石”是非常难去很难突破的,靠我们自己是解决不了的,就看你想去掉的这颗“心”一切都是师父给做。流离失所本来就是旧势力给我们安排出来的修炼环境,是师父不承认的,只因当时从法理上没有悟到,更没有做到全盘否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所以老是陷在痛苦不能自拔之中。后来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我回来了,又投入到正法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之中。

七、正念的威力

2002年10月份的一天,我在亲戚家被邪恶之徒非法绑架。当天下午他们给我照像、录像,公安局长、国安队长还有警察十余人对我围攻,一边训一边问,问我在流离失所期间,住在什么地方,跟谁联系,资料的来源等等,我一概不回答不配合。第二天早晨7点多两名局长来到一看什么也没交待,就立刻把脸一翻,恶狠狠的说:“如果不如实交待,马上把你亲戚逮捕,判他们包庇罪,就看你的态度,到八点还不交待,我们马上行动。”说完气呼呼的走了。我不但没有交待实情,有机会就给他们讲真象,揭露邪恶的罪行。两天后我被送進看守所。

我一進看守所,第一念就是:“我必须从这里堂堂正正的走出去”,“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无罪。”我一切不配合邪恶安排,不参加强制劳动、不值勤、不穿号服,不背监规,该炼功就炼功、该发正念就发正念、该讲真象就讲真象(不久前这里有一同修因被野蛮灌食致死,环境变的宽松一些)。过了几天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在正法路上修的有漏的地方,找来找去,是求安逸之心、怕心和情。正因为有执著,让黑手控制邪恶烂鬼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修炼环境。当时悟到:铲除旧势力的安排,全盘否定它,不是口头上喊的,只有从法理上真正分的清,才能铲得准它们死的快,才能做到全盘否认。

我想如果就这样呆下去,浪费证实法的时间,还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简直是在犯罪。于是我就开始绝食抵制迫害,走正自己正法修炼的路。以后除了每天整点发正念外,剩下的时间学法、背法和同修切磋,把原来背下来的法,不知背多少遍。记得有一次背《论语》,一天背了60多遍。当时背得满脑子都是《论语》。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人念佛号要一心不乱的念,心里什么都不想,把大脑其它部分都念木了,什么都不知道,一念代万念,阿弥陀佛的每个字都能显现在眼前”一样。晚上做梦看到蓝蓝的天下面有一层薄薄的黑云,黑云上边的天空,真是天清体透无比的美好。

11月下旬的一天早晨,通知我整理东西,当时我以为让我回家,结果出门一看,两名警察,还有单位的负责人。马上问:“你们带我去哪里?”警察说:“换个地方。”一边说,一边拖我上车,坐在车上我一连几次的问,警察都没有说实话,最后我又问:“你们到底送我到哪去,现在还不敢说句实话,你们还为江泽民卖命助纣为虐吗?你们就不怕报应吗?”“就拿今天这件事来说合理吗?邪恶定我什么罪,送我到哪去,就应该提前跟我讲,并且通知家人。”“你们就这样偷偷的行动,不敢光明正大,连个实话都不敢说,执法犯法法律何在?到底是执行江泽民的什么政策,违背自己的良知干事舒服吗?”两名警察说我们也是执行任务的,说了也不算。快到劳教所的时候,他们才告诉判我劳教三年,让我签字。我说我不承认,这是对我的迫害,不签。我开始发正念,第一念是“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同时铲除我所到之处另外空间的邪恶,求救师父加持弟子闯过这一关。结果体检时,身体不合格,演化出几种病态,省劳教所不收,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当天返回来闯过了这一关。

回来后又把我送回看守所,看守所也不收,警察跟监警说“借拘两天”,就又把我分到1号监室。正好还有一名同修,她已经绝食20余天,正念很足。当时把我正念闯关和邪恶的行为告诉她和监室人员,揭露邪恶的罪行。同时还鼓励同修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定能闯出魔窟。几天后邪恶通知家属交一万元放人,家中无钱,最后我爱人借了3000元缴上才闯出了看守所。

闯出魔窟又進火坑,邪恶还是不放过我,又将我送到洗脑班進一步迫害。首先不承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其次正念铲除,最后继续绝食抵制。师父说:“一正本身就压百邪”(《正念》)邪恶无论采取什么手段,我一概不听也不配合,这时我绝食已有40多天,原来進看守所的体重154斤,现在还有106斤,身体极度虚弱,几乎不能自理。在这种情况下,洗脑班推出来不收了。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大法的威力,自己的正念之下,十来天的时间,连闯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三关。通过正念闯关,使我深深体会到正念的威力。

八、修炼的严肃性

师父在最近的讲法中明确告诉我们,旧宇宙的本性是为“私”的,而新宇宙的本质则是“无私”的。旧宇宙“为私”的本质,贯穿在旧宇宙从上到下各个层次,我认为到了宇宙最低层次的表现形式,常人中的名利色情各种执著、欲望,所有的一切人心都是“为私”的。所以在个人实修阶段这些败坏物质,就一点点去,一层层的修,只有不断的去,不断的修,最后才能达到师父在实修阶段中对我们的要求标准。也就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个人实修过程是为正法修炼救度众生打基础的。

正法修炼,按照师父要求标准做好三件事,我理解:关键是改变“为私”的本性,彻底扭转人的观念;明确我们正法修炼特殊的责任,摆正个人修炼和正法的关系,抓住救度的主线明白大法弟子生命存在的实际意义,从法理上真正分清谁对谁的迫害,从而做到全盘否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解体旧宇宙的整套系统和机制,才能走正我们修炼的路。要达到这一境界,必须经过一个脱胎换骨的正法修炼过程。所以修炼是严肃的,一念之差可能就毁了自己。现在是黑手与坏神直接参与迫害,它们在明白的状态下,千变万化的迫害我们,我们是在迷中破除它们的迫害救度众生。显然,我们知道师父为什么一再让我们学法!学法!!学法的又一内涵了。

在正法修炼中,这个根本的执著“为我为私”是很难去的,就象我们在修炼提高路上的一把锁,层层提高层层有,突破不完的障碍,过不尽的关都有“为我为私”。因为“为我为私”是贯穿旧宇宙层层空间中,我们又都是从旧宇宙中过来的,本性又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所以它是导致旧宇宙在成住坏灭中在灭的阶段解体和灭亡的必然。

“为私为我”在正法修炼中表现最突出的就是“怕心”,怕心在同修中不同程度的存在着,由于它的存在,同修不敢走出来证实法;由于它的存在,有很多原来表现的不错的同修,到现在缩手缩脚;美其名曰“为了安全要理智”掩盖自己藏的很深的“怕心”;由于它的存在,很多同修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转化、假转化甚至于邪悟等等。这一切的一切,我认为深挖根源,“怕心”的背后就是“为我为私”这个本性上的物质在起作用导致的结果。就我本人而言,由于放不下“自我”,一念之差让邪恶钻了空子,在正法修炼路上跌了大跟头,给自己留下了永久的遗憾。在正法修炼路上,随着对名利情的执著逐渐去掉,执著结束时间、执著圆满、执著个人的威德、执著个人在新宇宙的位置,走错路的同修执著由于过失担心失去什么,执著于对这种损失的弥补从而再掉下去,毁于一旦等等等等。

什么事情看的太重了,实际上你就陷在“自我”之中了,还是本性上的根本执著没有去掉的主要原因。这个根本执著为什么这么难去呢?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大家知道,有许多东西、许多的执著心为什么那么去去不掉?为什么那么难?我跟大家一直在讲,粒子是从微观上层层组合一直到表面物质。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

我理解:在新旧宇宙交替之际,在正法修炼到了最后的阶段,修去本性上的根本执著“为我为私”是大法弟子人人都必须过的“死关”,人人都得过。因为这个“为我为私”是旧宇宙的属性,它导致了旧宇宙的毁灭,旧宇宙法的解体,它导致了那个来源于层次极高的生命本能自救的一念,造成这场迫害的浩劫,是毁灭了20%层层参与正法的旧势力被灭尽的根源,同时也毁灭了宇宙中大批的众生。所以我认为大法弟子必须修掉“为我为私”,才能同化新宇宙“无我无私”的法理,达到新宇宙法的标准。真正脱去千百年来在旧宇宙中形成的这个“壳”成为新宇宙的佛道神。

以上是自己所在层次的体会和认识。当然在修炼过程中还存在着许多不足没有写出来。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双手合十。

最后用师父《洪吟二》《洪劫》结束“法正洪穹除旧尘 天地茫茫处处春 悠悠万古洪势过 再看新宇佛道神”。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