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综合商店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10月10日】……我们几个本来就是“重点”,现在又都在一起,家人都害怕我们在一起,怕有什么事,连别的同修家属都告诉她们不让上我们店里来。公安局、610,一到它们认为的所谓敏感日,逢年过节的,经常骚扰我们,什么签字、写“保证”的,还有什么“转化率”。虽然大家在一起,可心里也有一种无形的压抑感,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和明白真象的人越来越多,心里才慢慢轻松起来,现在再也没有恶人来骚扰我们了。
——本文作者
* * * * * * * * *

自从99年7.20打压法轮功以来,我们地区的学员也经历了血雨腥风的考验和非法的迫害,看管、骚扰、开除公职、罚款、拘留、劳教等等。每个人都经历了家庭、社会、单位方方面面的压力。

我曾经历被拘留两次、开除公职、劳教一年、无限期关押一年的迫害。

在我最后一次从看守所回来时,我身上长满了脓疥,并传染给了我的丈夫,最后严重得使他也上不了班,生活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来源。同修A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当时她家有一综合商店,她说你到店里来吧,就这样我走進了小店。

在我之前店里已有一位同修B(A为了帮她,不让她掉队)。我一去,无形中已经形成一个小集体。当时在邪恶还很猖狂的环境下,是很显眼的,特别是我,610把我作为“重点”。所以我去之后,它们非常的害怕,曾以封店威胁和多次跟A说不让用我,但都被义正词严的挡了回去。由于我对法认识的不深,当时还没有意识到整体证实法的力量,只是觉得大家在一起是最好的修炼环境,对法的认识和遇到问题大家能相互切磋、交流并不断的提高,知道邪恶越害怕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应在一起,不听从邪恶的任何命令和要求。

后来又進来了一位同修C,她是顶着家庭、社会方方面面的压力進来的,也曾被拘留劳教过,我们几个本来就是“重点”,现在又都在一起,家人都害怕我们在一起,怕有什么事,连别的同修家属都告诉她们不让上我们店里来。公安局、610,一到它们认为的所谓敏感日,逢年过节的,经常骚扰我们,什么签字、写“保证”的,还有什么“转化率”。虽然大家在一起,可心里也有一种无形的压抑感,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和明白真象的人越来越多,心里才慢慢轻松起来,现在再也没有恶人来骚扰我们了。

又一次,电线杆上写了好多“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公安局首先怀疑到我们,气势汹汹来了5、6个警察并绑架了A和C,还非法搜了C的家,由于她俩正念正行,不听邪恶的命令和要求,并向他们洪法讲真象,当天就堂堂正正的回来了。公安局后来又雇了些社会上无业人员,跟踪监视我们,家门口、店里都有,我们就向他们讲真象,讲做人的道理,并揭露邪恶,没过几天,他们也都撤了。

初期的时候在一起,个人没去掉的心,有执著的地方也时时的暴露出来,互相之间出现一些心性上的摩擦。比如我这个人主观思想很强,对一件事情有不同看法时,不是善意的耐心的去解释而是觉得自己的认识对,非得让别人认同自己的看法,别人不认同就不行,经常发生争执。有时心里不高兴,就冷冰冰的抛出一句,让人很难接受,非常的不舒服。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当然了,他们能够看到真理,能够看到最好怎么样,但是往往也有一些认识上有一定差异的时候,可是呢,他们不会去争论。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用人的话说都能够理解别人。”后来在法上认识后,遇事找自己,现在很少再有这样的事出现了。

当地有一地痞无赖欠了店里的钱不还,有一次又喝多了酒去店里,走时钱从兜里掉了出来(正好够还账的)。我说把钱还给他,A、B都不同意,说欠账不还,而且这钱正好掉在店里,说明就是让他还账的。我说我们是修炼人,不能把捡的钱私自留下。虽然说他这人很不好,假如说换个别人这钱给不给人家,这么做不对。当时我们谁也没说服谁。再说这样的人接二连三来我们店,是不是我们应该找找自己,还有什么没放下,我们自身的空间场不纯。过后,跟来的同修说了此事,大家都说应该还,我们统一意见后,那人再也没有来过。

在上货的问题上也很难统一认识。由于个人主义强,过多的强调自我,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上的货好卖,听不進去别人的意见,造成了一定的损失,如过期、卖不动等。经过一次次的经验教训,大家都能听取别人的不同意见,谁说的有道理就听谁的,协调得越来越好,再也不为上货而产生分歧了。

C刚来暴露出很多个人的缺点,依赖性强,做事马虎,爱出差错。A就经常说她,给她指出来,当然是为她好。由于语气不够善,甚至很严厉,C也不能在法上提高上来,心里就承受不了了。当时我和B也没能够及时向内找,遇事找自己,而是向外看,向外找,起到了不好的作用,总是挑她的毛病,无论她做什么都能挑出她的不是,所以对她总是有看法,使她压力很大,时间一长,矛盾有点激化,曾使她产生了回家的想法,不想干了。后来意识到我们的执著后,相互交流切磋,一致认为大家只要在一起,按修炼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就是最好的证实大法,整体的力量是最大的。如果我们真出现了大的矛盾,就是邪恶最高兴的,不能让邪恶钻空子。大家认识上来后,改变了对C的看法,C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做事积极主动,不等不靠了,以后几乎没有出现什么差错,去掉了很多不好的心,我们也都觉得她做得挺好的,再也难挑出什么毛病了。现在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非常的溶洽,都能以宽容的心态对待别人。

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贯穿在修炼中,代表着大法的形象。做得好,人们会看到大法的美好,使人们愿意深入的了解我们。如做得不好,就会给法带来负面影响。

又一次C卖麻花,买麻花的人没等找她钱呢,拿着麻花就走了,等找钱时,人已经走的没影了。我们一直把钱放一边,等再看见那人时给她,结果一直过了半个多月才碰到那人。给她钱时,她自己都忘了,没印象了。当时在场的人说:你们真好。

由于我们都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事,使人们越来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如钱收多了,知道后马上退给顾客;卖少了,收到假币了自己掏腰包;落到店里的东西,什么时候回来找都能找到。商品明码标价,无论大人、孩子、职位高低,一视同仁,公平交易。现在我们的店远近闻名,一提起来,几乎没有不知道的,人们都管我们店叫“法轮功店”。都愿意上我们店来买东西,他们说,上这买东西货真价实,不会上当受骗。

我们店还有一个最大的优越条件,就是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世人,向他们讲真象。开始我们也有很多的执著,如怕心,也曾遇到过威吓我们的,不听的,说三道四的等。师父说:“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随着执著心的放弃,救度世人的机会越来越多。

我们这里每年都有周边地区和不少外来打工的人员,他们每次来买东西,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不错过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假象,迫害法轮功的手段之邪恶,世界对大法的支持等等。由于我们接人待物心态祥和、慈善,很多民工都愿意来,买不买东西都愿意在店里坐一会儿,用他们的话讲,你们跟别的店不一样,到这儿心情舒畅。就这样使他们更進一步了解了我们,了解了大法,使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象,知道了大法好,并带回了各自的家乡,给自己奠定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特别是师父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后,我们更是抓紧时机,尽量不落下一个人。我们还走出去,到单位,到家里去讲,同时也采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救人。

在我们的带动下,很多同修也都积极主动走出来讲真象,救世人,采取多种方法,发挥各自的长处,使我们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好,整体不断提高,越来越协调,形成了一个坚固不破的整体。把大法更多的美好展现给了世人,体现出了法的威力。

在最后的路上,让我们更加精進,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迎接法正人间的曙光。

由于个人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