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法在心 慈悲世人 邪不压正


【明慧网2004年10月12日】走在街上都是雨水流成的小河“哗哗”流着,我走到家门口开门时,屋里我女儿听见了,就说我:这么大的雨,您着急回来,我等雨小了拿上雨伞去接你。正说到这儿,我走進屋了,我说:你们看看我哪儿湿了,我身上连一个雨点都没有。女儿和她爸看看我身上真的一个雨点没有。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是河北省赤城县人(幼名仙子),63岁。我以前身体是多病缠身,每天吃药不见病好,反而身体浮肿成了高血压。从1996年3月中旬得大法,开始学法修炼一百天,我看到法轮旋转的非常美妙,真是妙不可言,使我更加有信心修炼。

1997年我去北京服装厂打工。有一天夜里加班到凌晨3点,吃完饭,去水房洗家具,一出门好象有人掐往我的后脖子似的,推着我往前跑,一下子把我推向一棵柏树上。那棵树上都是4-5寸长的树枝杈,我的脸朝柏树上扑下去……。屋里人看见了,跑出来,那人说:“我两眼看着你脸朝树上扑下去了,我想你的脸都得划破。怎么你脸朝东坐着?嗯,有神仙保着你呢。”我说是我师父在保护我。

1999年6月中旬有一天晚上,天阴的特别黑,我去炼功点。就是辅导员家他们老两口,还有两位同修,连我5个人。我们开始学师父经文《溶于法中》和《富而有德》。一会儿下大雨了,房檐流水,辅导员的老伴说:快叫他们三个走吧!我想等下小再走,他们俩同声说“你快走吧”。我想湿也没事儿,我先走出去,他们俩都拿的雨伞。走在街上都是雨水流成的小河“哗哗”流着,我走到家门口开门时,屋里我女儿听见了,就说我:这么大的雨,您着急回来,我等雨小了拿上雨伞去接你。正说到这儿,我走進屋了,我说:你们看看我哪儿湿了,我身上连一个雨点都没有。女儿和她爸看看真的一个雨点没有。他们说这就怪了,我说是我的师父保护我,湿不了。

1999年7.20,江泽民用手中权力迫害大法,真是天翻地覆,搞的乌烟瘴气的,把人们的思想都搞的翻过了。人们都随着电视胡说,我只要听见、看见这种情况,我就给他们讲:我们的师父可正了,教我们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事说话,做事要先考虑别人看对别人有伤害没有,没伤害就做。要求我们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这有什么错?有个人就说:它们电视上说你们,你们也上电视台给它来个反驳,也宣传宣传你们法轮功好。我说现在没有条件。

我想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讲真象,可是我们家这年好事没有,坏事不断,搞的家里生活都危机了,连吃盐钱都没有。

我去不了北京证实法,我就在当地给大家讲清真象。有的人就说:你别说了,叫公安局知道可了不得了。我说:没事,我怕什么,我也不做坏事。我上街见了人就和他们讲。就是来我们家要饭的人,我都给他(她)们讲,给他们传单看,他们知道真象也很喜欢。

有一次在街上看到一辆骡子车一个人赶车一个人坐着,我就跟他们打招呼:“我跟你们说句话。”他们回答:“说吧!”我说:“你们记住法轮功好!”坐车人说:“好!”赶车人没听清,就问坐车人:“她说啥呀?”这人告诉那人说:“法轮功好!”我回答:“是。”那个赶车人也回答一句“法轮功好”。街上人谁也没吱声。

2002年秋天,我和一同修去一个村讲真象拿的传单。到村里看好多人都在树荫凉坐着。我们就给他们讲大法真象,给他们传单看。他们假装不识字,我又给一个男青年看,他也说我不识字。我就说他:你是捂住耳朵偷铃铛,那人说:你这词用的,说着从我手里拿一张看去了。正在这时来了两个青年,恶狠狠的说:你们不知道上面不叫炼法轮功?你们大白天来宣传这个?不怕抓你们?我回答:怕抓我今天都不来。那两个人立刻坐地上了。我就给他们念传单真象。

师父讲过邪不压正,一正压百邪。听学校下课了,我们又進了学校,和孩子们讲清真象,告诉孩子们善恶有报,本是天理。我又问:小朋友们!做好人好呀,做坏人好呀?他们齐声回答:做好人好!江××如何如何……

我们出了村口,那里停一辆卖粮食车,周围有好些人,我又给他们讲起了大法真象。有个人就问你们一个月挣多少钱?我说:一分不挣。他又说:你们一个月挣500美金。我说你给发的?我要挣500美金怎么我穿是自己做的鞋,你们看看。他们不吱声了。又有一个人说我为什么你们还去学校给孩子们讲法轮功?我说是呀,应该叫孩子们知道大法好,江××这么陷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叫孩子们知道有好处;我叫小朋友在家里做个好孩子,做个好学生。这没错吧?他又说起天安门自焚的事,我都给他讲清楚了。他回答:说我算服了你们炼法轮功的人了。

2002年8月下旬,有一天我自己去了他乡一个大村,走到街上,看那边有3、4个人,我就直截了当的和他们讲起大法真象,给他们传单看,谁也不要不看,我就给他念着念着,越来人越多,把我围在中间,我给他们讲我们炼功人如何好。有两个妇女就攻击我、骂我。有的人提出天安门自焚,我说:这个问题提的好,我就给他讲,那是江××为了陷害大法编的剧。我们法轮功是修炼,不杀生、与人为善,不做坏事。我又拿一片大法弟子被打死、打伤的图像给他们看,连给他们讲你们看看是谁在杀人害命。他们接过去一看,这个人说“妈呀”,那人“哎哟”,“娘呀”。我又说:江泽民叫公安局干警把炼功人抓起来往死打,打死算自杀,打半死就送去火化。把炼功人打死从楼上扔下来叫电视台照上像,上电视,说炼法轮功自杀……一伙人就说:这回我们可明白了,我们以前都信了电视了,你要不给我们讲,我们还蒙在鼓里哪!还反对炼功人。

正在这时有一个派出所的人骑着摩托车路过,有一个50多岁的妇女喊着往起蹦高:“你快抓住她,她是炼法轮功的人!”好多人就说:咳!真是派出所的。那人我一点也不怕,我心里想:“是派出所的人好呀,叫他明白大法真象;就是江泽民来更好,叫它看看图片,你害死多少好人!”干警一停车,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把图片给他,我说小伙子你看看。他一看大叫妈呀!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就做自我介绍是炼法轮功的。告诉他图片上都是我们炼法轮功的人。江泽民暗下密令叫各个监狱、劳教所把炼功人打死算自杀,这些炼功人都是高官、干部、大学教授,打死送医院去,再通知单位到医院接人,要是平民百姓打半死就送去火化。

干警看完图片还给我,我又给他一张传单看了。他说你炼法轮功我不管你,我走了。他走了,拦车那女人急了,指着我说他回去叫人了,一会儿拿绳子捆你来(还做着手势)。我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师父还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时刻都记着师父讲的这几句话,所以我去哪儿、对什么人讲、遇到什么人我一点儿怕心都没有,一帆风顺)。

我对那三个恶女人说:你们骂我攻击我叫派出所人抓我,我全不怪你们,都是江××陷害我们制造的假戏给你们演的太多了,把你们给蒙骗了。有个人说可不是嘛。当时有好几个人说:“你教教我,我也想炼。”这时人都散了,我又去了好几家给送传单,面对面的讲,使好多人明白大法好。

快到中午了,我去公路边等车,对面有客店、有饭店,我就走進屋,一屋子人,有三个红头发的男青年,他们问我找谁(我心想直接讲他们不理解,又耽误时间,又怕误车)我说:谁也不找,我是过路的在道边等车,有个骑着摩托车的人给我一张纸说,上面是啥?我不识字你们给念念,是不是什么治病的广告。他们让我拿过去给我念。他们一看说:大娘别看了,这是法轮功传单。我说要是传单你们更得给我念,以前尽看电视上说法轮功如何如何,电视上都是陷害法轮功的,我在家经常看到法轮功传单,我让识字的人给我念,电视上全是江泽民制造的假戏来蒙骗咱们老百姓的,再也别信电视上胡说的了。孩子们高点声给念,我耳有点背(又進来好几个人,我怕他们不注意)。

念完我又给他们讲几句,他们都七言八语的说法轮功不赖,人家也不做坏事。那人把传单给我,我说你们留给别人看看吧,明白大法好,有福的。他就把传单给另一个人说,你拿回去给你妈看看叫你妈也炼法轮功。这时,我起身对大伙说:“对不起,我耽误你们午休了。”他们说:“没关系,大娘慢走,您也应该炼炼法轮功了。”我说等找到炼功人一定炼。

2002年10月2日晚,我们镇司法员刘×领着派出所所长到我们家,搜走一本《转法轮》,我和他们要,所长说我今天拿回去,你明天上午8点来我这取回去,第二天我去所里找他要书他不在,问别人他们说刚开车出去。

第三天我又去镇里找到所长,他问我你来干什么?我说跟你要书,昨天我来你不在,我问别人所长姓啥,他们告诉我你姓郭。小郭你把书给我吧。他说:都不叫你炼功了,还要书,你快回去吧。我说郭所长你不能言而无信呀,他又说不给你了,回去吧。我想借此机会给他讲起大法真象,我说我有多种病,高血压导致我半身偏瘫,我要不学炼法轮功早死了。

他说:你不炼法轮功你也死不了,你们炼功人好,为什么上天安门都烧死,黑糊糊的?我回答烧死的没有一个是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江××陷害法轮功的人,都是骗人的假剧。他又说为什么你们师父不在中国跑到美国,我回答从92年我们师父在中国传法自到94年中国各大城市都传遍了,中国就一亿多人在炼。我们师父为了出国传法早就移民在美国,现在全世界就有60多个国家的公民在炼法轮功,为什么胡说我们师父跑去的呢?都是江泽民陷害我们师父胡说的。小郭呀你好好想一想,从古到今历朝历代都是奸臣陷害忠良。说起60年,可能你还没出生呢。搞食堂全国饿死多少人,刘少奇主席发出指示叫社员们开荒种点儿小片地救了多少人命。在66年文化大革命把刘少奇打倒。那时家家都安一个小喇叭,中央电台一天三遍广播内奸、工贼刘少奇,给他扣帽子,还说刘少奇走资派……做好人就是难。咱们中国1亿多人在修炼法轮功什么病都没有了。炼功人都是高官、干部、教授都是有工作人多,他们都不吃药给国家节省多少钱(这些人都公费医疗)我们老百姓炼功不得病,身体好、多干活、多打粮也为国家做贡献,这多好。江泽民不知好歹对我们师父不将恩报,将仇报,诬陷我们师父。

说到这儿,所长说:行了,你回去吧。我说你给我《转法轮》书来,他说不能给你。我说:你千万别毁书,你有时间看看。他连声点头说:行,我看,我看。我就走了。东院有个不明真象的人说:太不象话了,来这儿讲法轮功来了。我没理他。

2003年正月二十四那天有件奇迹发生:我要回娘家传大法、讲真象,我拿好多传单,叫我丈夫骑自行车带上我。五十多里便道,走到九连洞沟门口,突然车子顶石头上,车一晃,把我面朝天、脑朝后重重的把我摔下去了,后脑勺正摔在一块大顽石上。把我丈夫可吓坏了,他赶快摸我的后脑勺,说流出血没有。我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人,如果不是炼功人,今天就死这儿了。师父又救我一命。我深深感到师父真好、真伟大,分秒都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一次次救我的命,我也报答不了师父的救命之恩。

2004年8月下旬我去县城,准备回家有我们乡镇的小车特别多,我都不坐,我单拦一辆跑长途的大客车,因为这车上人多,我好给他们讲大法真象。我上车了,售票员叫我去后排有个座儿。那我就坐后排了,我就故意问问左右的乘客:你们哪儿的?干什么工作?他们都告诉了我。我说看你好像个当经理的大干部的料,他笑了。我就和他讲大法真象。我为了让全车人听见我高声说大法如何好,我们炼功人都按大法要求做,按“真、善、忍”准则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忍。我周围的人提问题,比如天安门自焚、杀父母、杀孩子,我都给他们详答清楚,都是江泽民一手干的陷害我们炼功人。

他们都说江泽民迫害你们,那你们就骂江泽民吧。我快到下车了,和全车乘客说您们大伙记住:“法轮大法好!”有个人回答好,你跟我们讲了这么多,我要说不好,你又生气;另一个人说你别听他的,他要回去告你。我说不可能,你看这人多善良,这么个好人怎么能干那个缺德事呢。

我早就想写出来,和同修们讲出来,有不敢走出来的、不敢开口讲的参照一下有帮助,我觉的我做的效果很好。同修们,大胆的走出来,讲清真象救度众生为重。我的才疏学浅,写的不好,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