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


【明慧网2004年10月12日】有一天有个学员给我一本《精進要旨》,我拿回家一看里面的字都不认识,就放了起来。后来站长说:长春学员都背法,我们也得背,……在师父的帮助下,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论语》第一段就背过了,再背下边那几段也容易了。没过多久,《论语》我背过了。我再拿那本《精進要旨》一翻全认识了。从那以后全部大法书我都能念下来了。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今年42岁,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由于不识字,半年多才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但是我炼功三天后,身体上所有的疾病全好了。

我从出生就有附体跟着,由于从小体弱多病,家庭条件差,没有上过一天学。没修大法前,因病魔缠身,从没有上过街,头脑不记事、不认人,整天就和傻子一样在门口一坐,难受时就回屋睡觉。其间我找过许多神婆,她们都说保证给我看好。但好两天,还是那样,打针输液也不管用,我整天在痛苦中挣扎。

炼功后,师父把我身体上和家里的附体全部清理干净,哎呀!真是象《转法轮》里说的:“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我才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我当时就觉得师父伟大、了不起,不是一般的人,从没听说过有人敢清理那些狐、黄、白、柳的事,我这可找到了真正的师父。虽然我没学法,可师父看到了我一颗真修的心,所以师父一直在管着我。

后来我去炼功点学法,学员们都一人一本书念,可我不认字,也拿一本《转法轮》在看。由于那时有虚荣心,不敢说自己不认字,别的学员都翻过页去了,可我还拿着书不动,别人说都翻过页来了,我说我忘了翻了,就这样碍着面子拿着书装认字。

有一天有个学员给我一本《精進要旨》,我拿回家一看里面的字都不认识,就放了起来。后来站长说:长春学员都背法,我们也得背,这可把我难住了,我都不会念怎么会背呢?这时我下定决心,连认学带背师父的《论语》。就这样我天天捧着宝书一个字一个字的问儿子、问丈夫,吃饭时也看书,做着饭也看,利用一切时间连念带背。由于记性不好,一个字问十次、八次也记不住。后来,儿子、丈夫都烦了,问谁,谁也不给说,还说你这一辈子也学不会。我就给他们说好话。可他们有时给说,有时却说:我也不认识。

我心里着急,就想:我怎么这么不争气,怎么小时候就不上学呢?有时就急得哭。师父看到了我这颗要学法的心,在师父的帮助下,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论语》第一段就背过了,再背下边那几段也容易了,没过多久,《论语》我背过了。我再拿那本《精進要旨》一翻全认识了。从那以后全部大法书我都能念下来了。

由于身体好了,我想种点菜、卖菜。可忙起来没时间学法,我就给师父说:师父我种完这些就不种了,不忙了我再学法。可有时师父就在我耳边讲法给我听。卖菜时不会合账,不认秤,在别人的帮助下,从没上过街的我,也认秤了,也会合账了。说起来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我就想,一个学生得上几年学才能认这么多字,可我一个多月就把大法书上的字全部认下来了,这真是神奇。我从心里说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我能得到这么好的大法,师父还让我认识了字,师父还给了我新的生命和新的生活道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儿子、丈夫原来常闹病,我炼功后他们全好了,他父子俩看到大法改变了我的家,也从心里感谢师父,并支持和帮助我做证实大法的事。

99年7-20迫害以来,我们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当时电视天天造假宣传。我心想,我师父不是这样的人,我的病好了是真的,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是真的,电视上说的是假的。可我还是哭了,这么好的法不让炼了,这可怎么办吧。后来通过学法,使我对师父更加坚信了。镇610人员经常不定期到我家,收书、收法轮章、收打坐垫子。我想:你们是错的,我师父是对的。那时也不知道什么叫不配合邪恶,反正就是要什么也不给,什么也没有。

有一次镇政府人员把我绑架到镇政府,我想我没有错,我开始绝食,结果出现生命危险,三天后它们把我放了。在这几年迫害中,由于我不认识《明慧周刊》上的字,也不知国内外一些情况,我就按师父的法去做,做好师父交给我的三件事。白天我利用我的职业给每个来我这里的人讲真象,人多忙不过来时,我就给资料让他们回去看,师父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象的对象”(《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不错过一个有缘人。有时晚上我就出去贴“法轮大法好”。就这样风风雨雨到现在。以后我要更加精進,实实在在的修好自己,去掉一切执著,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