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下一条心 坚修到底


【明慧网2004年10月12日】……其中有个妹夫我们是第一次相识见面,职务是部队营级军官,他受邪恶毒害很深。我决心耐心的启悟他善的一面。从天津、北京事件开始讲;从法理上告诉他;也讲了很多修炼故事;从现实情况到我自身变化;从中国各行业的风气讲到社会的现象,从中国说到世界各地的呼声。他边听边向我提问题:为什么国家不让炼功啦?为什么到北京“闹事”?为什么“自焚”?为什么绝食?为什么有的炼功人又“转化”不炼啦?为什么撒传单?为什么抓起来的人死都不说“不炼”二字?为什么外国也炼功?为什么中国人炼的那么多人?为什么这为什么那?我一一回答了。妹夫很惊讶,没想到老大姐这么能说。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是1997年得法的,在学法点上看见老学员对法的理解、悟性那么好,做的也好,我心中生出很强的一念,跟上他们,象他们那样坚持每天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抓紧修自己,一定要跟上。

两个月后我就开始消业,八天八夜起不来。老学员们都来看我,给我讲他们的修炼故事,又给我念师父在《转法轮》第143页其中一句话,“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来鼓励我。我真的感到师父就坐在我旁边,我心里踏实极了,闯过来了。那真是脱胎换骨。炼功前的心脏病、甲状腺肿瘤、骨质增生、软骨炎、眩晕病、美尼尔综合症全一扫而光。人从此精神起来,无病无痛的感觉那真是太好了。

1998年7月师父的《挖根》经文发表后,在学法点大家反复学,反复交流。我自己悟到 “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这句话的份量。老学员启发大家,北京一事我们没作好,要引起注意。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坚持到村里洪法和坚持参加新学员培训班,连续参加八期。四天学一遍《转法轮》收获非常大,自己深感差距太大,得法太晚。更加感到法的威力。师父在《环境》中说:“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得更快,所以新学员或自学的弟子一定要到炼功点上炼功。”

99年4月22日晚得知北京那个科痞何××到天津教育学院写文章污蔑大法。心里马上想必须上天津护法去,这次一定要做好。在那里,我亲眼看见公安干警非法打人、抓人。两个公安一边一个把我提起拖着扔到学院门外,还往后背猛打一拳。

由于天津非法抓人引发99年4月25日集体上访,我是其中一个。我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不好的行为,更没有反对政府,只是向政府反映一下情况。人人都严格要求自己,守住心性,静静的站在人行道里边的小路上等待着。我们的要求很简单:第一条无条件释放天津非法被抓的法轮功学员;第二条法轮大法的书要允许公开在社会书店发行;第三条有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傍晚8点左右传出话来说人放了,回去吧。当我们在火车站已买好车票等车时,突然跑来个学员告诉站长说:“市公安局大客车让我们上车,有的学员已把车票退了。”老学员(站长)急了,马上跑去把车上的学员全部叫下车。老学员严肃的告诉大家,上公安局的车能有好事吗?我们决不能上邪恶的当,绝不能配合邪恶,更不能把修好的善心捧给魔去。通过此事,对我启发很大,遇事先分辨一下,什么事都不是偶然出现的,我是修炼人,修炼人更应清醒、理智的用法来衡量和处理身边所发生的一切。

回到本地后,所有企事业单位、街道、乡村大队挨着个找炼功人登记。27日上午我单位领导打电话问我25日是否去了北京。我理智的把话岔开,没正面回答他。所以5年来单位没有找过我。现在悟到不正面回答他们就是不配合邪恶,否定邪恶登记就是反迫害,没有给自己以后修炼的路增加难。

99年7月20日邪恶从天而降,中国的天全黑了,邪恶的迫害开始。一夜之间全国所有的学法点、辅导站警察把门。站长负责人全被非法抓走,公安抄家抄书。从那时起我们再也没有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环境了,大型学法心得交流会更不敢想。广播、电视全天播放“取缔法轮功”节目。欺世谎言、栽赃陷害,人人都被这强大的舆论、造谣毒害着,压得喘不过气来。心里沉又堵得慌,心里清楚这是国家(当权者)不让炼了。

我反复念着师父写给我们的:“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横下心,坚修大法。到市信访办上访去,把被非法抓走的同修要回来,把被非法抄走的大法书要回来,炼功没有错,必须给我们合法的修炼环境。连续两天去信访办,他们接待了也做了笔录。然而,邪恶更加变本加厉疯狂迫害。接着我去了北京两趟。天安门广场警力增加了,我从中央信访局北门步行转到府右街,这短短的路程足有一万警力,走几步就有三个警察过来问话;“哪的?炼几年啦?”我都没搭理他们,我并不害怕,不能让邪恶带走。看看达不到证实法救回同修的目地,只好含泪回去了。

电台、电视台天天宣传,人们被蒙蔽着。有次我遇到原单位老主任上前问候,主任第一句话就问:“还炼吗?”“炼!”“不是×教吗?”“主任你看我邪吗?”“不邪!”“好,我不邪法轮功就不邪,别听电视造谣,要相信我。”从那天起,我深深的体会到我和大法连在一起了,我和大法分不开了。在人们的眼里,我的言行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大法,要让世人说大法好,自己就得按大法的标准做好。让他看看,用自己的行动证实法。当时还没悟到做好就是证实法。现在悟到做好才是实修,做好邪恶就自灭,做好就是有力的证实大法。

2000年元月间,有天同修到我家让我在表上写上真实姓名、住址和电话,我看看表上写满了同修的姓名、住址。我问这干什么?她说听说中央要开什么大会,我们同修有是代表的,能把联名递交大会,我听后没有认真思考辨别,觉得真能带到会上,比去信访办要好的多啊,在表的最后一格写上了自己的姓名住址电话。等同修走后,心里有点不踏实,拿起电话与老学员说了此事,老学员说这是圈套,公安局的圈套。一句话点醒我,我立刻跑下楼想毁掉此表,但是晚了,已经拿走了。

事过两天,公安局就来抄收表学员的家,把没拿走的名单拿走,照表上所写的挨个抓走了,听被抓走后放回来的学员讲,公安人员边打边骂我们:这是我们设下的圈套,你们这些人真好骗。我虽然没有被抓,但是教训是深刻的,对法不严肃,对自己不负责任、不清醒、不理智。如果当时自己清醒理智的话,能用法衡量制止事情扩大化,不再组织其他更多的学员留名,那损失不就会少吗?此事我从心里痛悔,对不起师父。

“天安门自焚”事件过后,中原大地被邪恶舆论覆盖着,世人麻木了,更迷了,糊涂的不分好坏了。一次宴请我参加了,结束后被老乡叫住,拉到一边问:“还炼吗?”“炼!一修到底!”同时做了个手势。“别炼啦,哪天炼炼再把自己给烧了。”我反问他,“我师父传法9年了,你听谁把自己烧了,炼功人不杀生,我们活鱼都不买不吃,能烧自己吗?炼功多少病都好了,我没炼功前身体状况你最清楚了,再看看我现在身体情况,是炼功好呢?还是不炼功好呢?当然是炼功好啦,明摆着的事实。炼法轮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几句话,我悟到了,江××太毒了,毒害众生,不能让它们邪恶宣传害人,我要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所有的亲朋好友和更多的众生。

2001年8月邪恶越来越疯狂。我家里也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由于我炼功后身心变化很大,全家人都知大法好,都支持我炼功。我每天3-4点钟起床炼功,白天辛勤的忙碌着,照顾着年迈多病的母亲,看护着二岁不满的外孙,晚上学法,为的是做好人,更好的人。

这时我市所有单位、街道、村里又一轮找炼功人办“转化班”。单位不找我。可是我被邪悟的“犹大”盯上了。连续三天,早上、中午、晚上都上门找我做工作,我起初也想把他(她)教育过来,让他们继续修炼,他们越谈越离谱,最后他(她)告诉我,他已经不用再修了。第三天晚上6点,这犹大把我找到他家,又请了“610”转化班二名骨干(犹大)下狠茬想做通我。而且此人向610办主任保证肯定能做通我的工作,就这样四个犹大轮番说,我就坐那发正念除恶。跟犹大讲真象他根本不听,满嘴歪理邪说,还断章取义的用师父讲的话来压我,我双目盯着他们发正念,又用人最低一层语言牵着她们走,我根本不正面回答她们的问话,一劲的揭发她们的丑事,揭露她们的言行,气的两个犹大坐立不安,在这时我再发正念让她们出去。最后她们扫兴走了。临走时还挺客气,说愿意明天再来看我。我也脱身回家了。全家老小都没睡觉,提心吊胆等着我,这时已是深夜11点20分了。

第二天叔叔知道了来劝我:再找你可千万别跟他们顶,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们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或者你去告诉他们(指转化班)就说不炼了,你自己在家炼行吗?这个家不能没有你,你在你们家太重要了,老老小小都需要你,你要出点事……。我一听心里明白,这是换个方式考验我。我很平静并严肃的告诉他,我不能说不炼了,死都不能说。为什么呢?说不炼了就是背叛,如果我不炼功的话,咱爷俩还能在这里说话吗?我早都不在人世了,我能活到今天,就是师父救了我,我能背叛救我的师父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能去骂我的父亲吗?叔叔连连点头说:对,对!

从那以后家里人谁也没有劝我“转化”,相反,都来劝我先离开家一段时间,决不能让邪恶再来找上门。我思考一阵,是该走了,该说的话当面与邪恶较量过了,他自己说已同化了邪恶,想让他们过来,也很难了。不能配合邪恶,否定它们的安排。要走,先把大法书妥善保管好,再去告诉同修暂离此地。晚上丈夫回来了,逼我快点走,说如果你不走那就去“转化班”,两条路自己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离开家。现已三年多了,一直不能回去。

不能回家也要管家,不能让邪恶钻空子,我在外地呆了20天,回来住在女儿家带孩子,老人住院我一直陪护在床前。自己怎么难,也要做好,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平衡着家庭关系,保持着亲属朋友同志同学之间的往来,就这样给讲清真象开创了好的环境。2002年5月母亲过生日,五个姨一个舅都远道而来,我没放过这有利的机会,把真象讲给他们。2003年国庆节两个姑姑姑夫来看我父母,我也讲真象给他们听,放光盘给他们看,用自己亲身经历讲大法好,两个姑姑姑夫得法了,高兴的拿走了《转法轮》和师父讲法录音带。现在我父母儿女叔叔全家都得法了,不炼功的亲友也不反对,4岁的外孙每天念两遍“真、善、忍”和法轮大法好。

2004年4月,我返回故里参加姑表弟婚礼,与昔日老同学聚会讲真象,与原单位老同志聚餐,在餐桌上讲真象;有不理解的到家去讲;带上礼物到长辈家住下讲真象;对表弟妹们更不客气。有天我带上筒茶叶到原单位郭师傅家看望,十几年不见,彼此很亲热,提起法轮功蒙冤一事,只见老两口恐慌的把门关上,说:“我家门口经常有光盘传单,有次拣回一盘看看,是法轮功内容,我们马上扔掉了,怕别人发现,以后再也没看过。”我一听,暗想,我非得帮你们明白真象。我详细的讲述天津抓人,北京中南海上访,一直到政府对法轮功的态度,我亲身的变化。最后我发自内心的告诉他们:要珍惜送到门口的每张光盘,送的人都不怕,你们怕啥,看着这光盘传单很平常,它意味着多少大法弟子的心血和生命,他们用自己省下来的吃饭钱打印下来,冒着随时被抓、被劳教、甚至自己的生命送到你门口,你们之间互相不认识,为什么?这就是他们在救你们,为你们好。以后你们再看见光盘传单就当是我给你们送来的。看看内容再传给别人,告诉更多的人法轮大法好。

这次在家乡住了26天,有30多人听到了我讲给他(她)们的真象,有10个人明白真象拿走了《转法轮》在学法,以前炼过功的人不精進不炼了,这次重新开始学法炼功了。我真为他(她)们高兴。

刚回家12天,二次返故乡。姨家表弟办喜事。这次更热闹,所有的老少辈亲属欢聚一堂全到齐,来自五省八市四面八方,共计41口。又有一批众生得救了。住四宿讲五天。全都说大法好,有十几人已看书学法。其中有个妹夫我们是第一次相识见面。职务是部队营级军官,他受邪恶毒害很深。我决心耐心的启悟他善的一面。从头说起,从天津、北京事件开始讲;从法理上告诉他;也讲了很多修炼故事;从现实情况到我自身变化;从中国各行业的风气讲到社会的现象,从中国说到世界各地的呼声。他边听边向我提问题:为什么国家不让炼功啦?为什么到北京“闹事”?为什么“自焚”?为什么绝食?为什么有的炼功人又“转化”不炼啦?为什么撒传单?为什么抓起来的人死都不说“不炼”二字?为什么外国也炼功?为什么中国人炼的那么多人?为什么这为什么那?我一一回答了。妹夫很惊讶,没想到老大姐这么能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哪里来的那么多有理有据的词,滔滔不绝,越说话越多,说得妹夫心服口服,说得妹妹泪流满面也要看书,这一说每天都到12点多。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力量,给弟子的智慧。把闷在心里5年的话全都说出来了,结果把这位青年军官救了,当时就表态,炼大法的都是好人。结果妹妹要看书,姨父要炼动作。最后妹夫拉着我的手表示:大姐,我第一次见到你,我真的谢谢你,是你让我知道了这么多,明白了人生价值,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为谁而活。我一定善待我的士兵。有机会我们全家看你去。

回顾这7年修炼的路,有教训、有坎坷、更多的是收获。这一切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师尊给我们弟子建立威德的机会,给我们弟子提高的机会,我决不辜负师尊对我的期望,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在这最后时刻,跟上正法進程,走正、走好,放下人心,救度众生。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