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净化着我的心灵


【明慧网2004年10月19日】我于1998年7月17日得法,得法前体弱多病,常年拉肚、胃炎、截肠炎、乳腺增生,泌尿系统感染、失眠等多种疾病,每天都在和疾病抗争,被疾病折磨的失去了人生意义,常常心烦,脾气越来越坏。有一次我丈夫的姥姥(70多岁),我听到她说话不好听,竟一巴掌打得她口鼻流血。这下,把这老太太气得破口大骂,招来了好多人,我婆婆也给气坏了。我因为身体不舒服,看谁都不顺心,经常打架,因为打架下了岗,因为打架到派出所两次。

得法后,大法改变了我,净化了我的心灵,我从此走上了新的人生道路。得法后4天我就不吃药了,所有的疾病都随着我的心性升华而没有了。我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学法修心,按着“真、善、忍”去做,主动向被我伤害过的婆婆认错、和好,婆婆高兴的逢人就讲,是法轮大法给我们家带来了福!

1999年7月20日,正如师父《心自明》中所说“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公安局抓走了我们的辅导员,我们骑自行车顶着烈日去市政府要人,徒劳而返。晚上一到家,家里的气氛很紧张,外边的广播、屋里的电视不停的诬蔑、诽谤、造谣抹黑大法。当时我妹妹在我家住,同我一起得法,我俩每天都在一起切磋,一起学法。我内心已定,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能不学法,一定要保护好大法书。有一天,我正在学法,就听好像大门响,一抬头一个警察已经到眼前了,紧张得眼前一黑,回身就把书藏了起来,原来是向我问路的。后来派出所来找我,说不让炼,由于我学法不深,就随口应了一句,说“不炼就不炼”,后来和同修切磋,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随后我写了严正声明。

2000年春节,我妹妹在北京证实大法被抓,派出所通知说人在看守所,拘留15天,又派人来找我说,因为你们户口是外地的,你们要炼法轮功,你们家都得搬出这里。那时我们在这里开了两年批发了,怎么搬?婆婆急了,去找所长,所长坚持说不搬不行。我一听也太不象话了,我跟婆婆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既然炼了,就一炼到底,不能因为我炼影响你们,等他们车来了,我就撞死在他们车前,是他们逼的。”不一会,来了好几个人,说你们家可以考虑(不搬)。当时学法不深,不知为啥他们又改变了,现在悟到是我没有怕心,师父在保护我们。

妹妹在看守所期间,派出所天天派人来监视我,逼我写保证,让我骂师父,我不配合。丈夫由于怕心,是常人,也站在邪恶一边,对我连摔带打。我不管别人如何对待,心里就是一个念头,不会背叛师父,一修到底,越打越坚定,由于那时我不知发正念,就是一个信。妹妹由15天拘留又加15天,到了2个月,又通知家属交3000元抵押金,才放人,如果不交,就送回东北老家,我们交了钱,看守所连收据都不给开,说我们如果不去北京,几个月后退还,到现在也没还。

黑龙江的派出所知道我妹妹被抓后,多次去我妈家敲诈,说你姑娘在北京,我们坐飞机去接她,没接着,你老太太得交20000元钱,这费用得你掏。60多岁的母亲带着妹妹不满10岁的孩子,大半辈子哪经过这样事,因为家困难,拿不出钱,吓得老人吃不好,睡不好,在巨大压力下,支撑不住,晚上去锁大门,一个跟头就起不来了,送医院抢救,说是脑出血。当我们赶到家时,听妹妹说,派出所好几个人天天来找妈要钱吓的。我们见到老人时,她正处在昏迷状态,我俩带回一本《转法轮》,每天给她读法听,奇迹出现了,老人一天一个样,到了第9天,就起来坐着,很正常,第10天就说啥也不住院了,要回家。医生们都过来说,不行,脑出血不能动,年纪又大,家还在农村,路又不好,太危险,再养几天,治到这种程度也很少的。医生以为是他们治的,只有大法弟子知道,是师父救了她。

妹妹在看守所认识的同修,去店里找我,我和她们一起走上了证实大法之路。当时丈夫看着,不让出去,记得有一次,大约晚上10点多,我出去贴传单,被他发现,一顿毒打,第二天公婆都来了,没有一个替我说话。后来的一天,我告诉他们,我走的正,行的正,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如果你们怕我连累你们,那我就走,什么都不要,就拿我的大法书。当时婆婆一听,脸都变色了,说她儿子:你也别打了,她炼就炼吧。

到了2002年,丈夫的病越来越重,店也出兑了,在家养病,做牵引按摩、吃药,所有治的方法都用了,也不行。到了2003年,就不能动,一动就恶心,拍片已经长骨刺了,就得做手术。婆婆当时在国外探亲,听说儿子病重,就出去打工,加班,多挣点钱,准备给儿子做手术。我自从得法后,就引导丈夫学法没成功,这次我把师父在美国讲法给他看,使他清醒了,每天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出去证实法,堂堂正正,心性升华后,知道了以前做了一些对不起大法的事,并写了严正声明。我在电话里告诉婆婆,“妈您别着急了,您儿子学大法了,抽了十多年的烟也戒了,酒也不喝了,病全好了。”婆婆边乐边说,“这我相信。”婆婆把大法真象讲给了多年没回家的女儿女婿,他们在单位里和中国人讲真象,说大法救了我们全家,“焦点访谈”演的是江泽民制造的假戏骗老百姓,迫害死好多人。

2004年2月18日下午2点多,派出所来抄我家,我和16岁的女儿被绑架,抄走大法书、磁带、光盘、资料、钉书机、大白纸、2个提包、一张20元港币,当天孩子被放回。恶警把我带到派出所,将我双手扣在椅子上,到了半夜12点多,就开始刑讯逼供,先是巴掌打,然后上绳,所长拿着一根手指粗的绞丝绳,在我眼前晃,说:“你看看,这绳上沾满了你们大法弟子的血。”上绳就是把绳子放到脖子上,用两端的绳子往胳膊上绕,绕紧后,使劲往背上提,系紧后,空隙处夹瓶子。第一次,绳子折了,第二次上绳后,一边用手扣,挂上背上的绳子,一手扣的另一端挂在了离地2米高的铁管上,当时我就觉得气短,象要窒息了,我一直睁着眼睛发正念,突然双手转到了眼前,双脚站到地上,好舒服。他们赶紧跑过来,把绳子解开,拿到一边,给他们自己绑,边做示范,边说奇怪,怎么手也不能到胸前。过了一会,到我跟前解释说:你是炼广播体操的,骨头软,绳子折是早就要折了。可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了我。

第二天下午,迫害又开始了,又是上绳,第一次绳折了,第二次绳又折了,没绳了去找,又找来一个又粗又长的绳,放在我面前。所长说,“你说不炼了,我们就不用费事了。”我说:“我就是因为炼才進来的,怎么会不炼呢?”气急败坏的他说:“不信我就治不了你,八尺高的汉子到我这都得倒下。”然后他们七手八脚就把我绑了起来,绳子勒得头都抬不起来,过来四个恶警,一边一个用力,抬我的胳膊往墙上撞,说是活动活动,实际就是加刑,所长说看你能忍多久?我一会汗就下来了。我不停的发正念,想“我不疼,让你疼,我不会流汗的,让他流汗,我的忍是无限的,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又接着背《论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所长问:“东西(大法资料)哪来的?”我还是不说。这时我看见他脸上流汗了,就听他喊来人解开我,他站在我面前,竖起大拇指,喊我的名字,说“你真行,我真佩服你的意志。”“可你这人不行,”我说:“你说的不算,我师父说的才算。”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战胜了邪恶,他们再也不敢动我了,又不敢让我回家,怕家人看见我身上的伤,找借口,把我送進拘留所关押了14天。婆婆接我时,又被勒索了225元,说是伙食费。

我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之中。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