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而不求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我于1999年得法,和父母住在一起,母亲也是大弟子,是1996年得法的。我们两个大法弟子住在一起相互能够切磋,周围的环境还可以。街道办事处和610的从去年3月开始就没有找过我和母亲,虽然他们都知道我俩修炼。母亲遇见街道会计或工作人员就告诉他们大法好和大法真象,他们也知道了大法好。他们问母亲是否还在炼,母亲常说:炼,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炼?母亲还常和来家里的邻居讲真象,邻居都知道大法好,能理解母亲为什么坚持炼大法。母亲还常和我一起晚上出去发真象传单,有时清晨一个人也出去发上四五十份。

我由于邪恶的迫害,大学没有读完就被迫走出了学校参加工作。我由于工作忙,所以学法、炼功的时间不多,但我无论在公司还是平时,我都时时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用大法的法理来要求自己。

后面我要讲的是和母亲有时在心性上、在生活中的一些摩擦,然后以小见大,和同修们交流在法上的认识。

我和母亲都是修炼人,相互之间能帮助对方指出一些缺点和执著心。刚刚开始找工作时,由于没有工作经验,学历也不高,多数是跑业务,还是以中、小企业为对象。我开始每天很忙碌,回到家向睡椅上一躺就睡着了,早晨学法也有点打瞌睡。母亲开始时还只是叫醒我,要我多学法炼功。我也想排除干扰我学法的因素,但毕竟还是要努力工作,有一段时间还是忙,没有做好。在这个过程中,母亲由开始的叫醒变成强制的要求,有时还动了气,以常人的方式指责。当母亲一动气以常人的指责来帮助我时,我真的感觉不到一点“善”的因素,让我心里也相当抵触。因为小学的教师也都说过,批评惩罚不是目地,目地是要帮助改正错误。我也指出母亲这种情况下的心态和语气不对,但是她好了几天就还是老样子。我后来认识到不可以就因为母亲的语气、心态不好就不做好、放松自己,所以我认真做了几天好好学法炼功。可有一天我又没有做好,面对的又是母亲的指责,显然这并没有使母亲的语气和心态改变过来,反而让她认为是自己的指责起了作用。而我即使能认识到自己没做好,要做好,也感到很难接受,心里老是想让母亲知道并不是她的“功劳”,真正让我改变的是大法。

我分析母亲为什么一碰到这样的事情就动气,语气就没有了“善”念,表现的心态如同常人一样?那是她可能心在法上知道要帮助我做好,但方式方法却是常人式的指责,而不是用法用修炼人的方法来帮助。在这个过程中,母亲只看重了我要做好,而没有想到“帮助”,可以说是有点执著了。

师父说:“做而不求——常居道中。”(《洪吟》)修炼人的心是不执著于世间万事万物的,做任何事情我想也不会执著其结果一定要怎么怎么样。那么,母亲就因为执著于结果要我做好,所以动了心以至失去了修炼人的心态和心性,也正因为这样,那么表现出来那当然是常人的方式。

这不是说那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向内找,要先做好自己。这里我想谈的是做为修炼人面对这种问题时应该“做而不求”,如果执著于做的结果就是有漏,那么邪恶就会钻空子。如果只是我个人修炼,那我做好就好了。但这是关系到我们整体大法弟子在修炼中是否有漏,特别在正法时期会不会被邪恶利用的问题。从1999年迫害开始到现在,从某总理到共产党某会,到近期的江氏下台,不可否认有大法弟子心被带动,把希望放在了某人或某事上,那么是不是有弟子执著于大法早日平反?我说的不执著并不是说做资料、讲清真象就执著了,我们做资料也好,讲清真象也好,是按照师父的教导证实大法。但是“做而不求”才是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时的心态,这个和我们修炼是为了圆满,但并不执著于圆满的法理有点相仿。

如同师父说的:“其实这也是到了放下最后执著的时候了。作为一个修炼者你们已经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从放下生死中走过来了。那么执著圆满是不是执著哪?不也是人心在执著吗?佛会执著圆满吗?其实真正接近圆满的修炼者是没有此心的。我在讲法中讲过,如一个学生只要把学习学好就自然会上到大学去、执著于大学本身而学习不好是上不了大学的道理,一个修炼者有圆满的愿望没有错,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断的修炼中不知不觉就会达到圆满的标准。特别是一些在痛苦中忍受不了的学员最容易产生想离开人间、快些圆满的念头,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你们已经走过最艰难的时期,在最后一个执著中千万要放下心。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宇宙中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灭尽着天体中一切的邪恶。

在过去一年中,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但是一个修炼者在修炼中,无论付出多少,圆满时一定会得到多少。你们还记得在我讲法时,不是有学员问,一个修炼的人能不能修到比自己生命产生时更高的果位吗?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你们是走向佛、道、神的未来觉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那应该什么都放得下。此时你们如果没有执著圆满的心,邪恶就无法再钻最后一个空子。”(《精進要旨---去掉最后的执著》),“记住,要无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学法》),因为正法是必成的,无可阻挡的,所以旧势力整体上的失败结局是必然的。

我想是不是应该把最后一个执著“平反”的心也放下呢?这是针对迫害,那么我们还应该在做任何事中把有求的执著心放下,尽自己的努力、最大的努力把事做好,在修炼中还要“做而不求——常居道中”,以不动制万动。

以上是个人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