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的沐浴中成长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

得法前

由于我一家人身体不好,所以在父亲朋友的建议下,我们一家开始接触气功,希望能练出一个好的身体,但是却没有任何结果。我依旧是被胃病折磨,父亲依旧是头痛、胃痛,浑身是病。还有一次我差点因为误诊而丢了命:在动手术时迷迷糊糊中,我看见一个金黄的大门向我敞开,然后又关上了,后来就听到医生小声说“这孩子有救了。”现在我才明白那是我和大法的缘分,不然我早就不在这世上了。那年我六岁。

喜得大法

在我上六年级的时候,父亲的朋友向他推荐了《转法轮》这本书,说他有不可思议的威力,也许父亲的一身病从此以后就能摆脱了。于是我们一家人怀着将信将疑的心理加入了学大法的人群中。后来通过学法我明白要无所求。于是开始试着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提高心性,而不像从前单纯的练练动作了。师父说:“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是抱着什么不好的目地,这都不行。”(《转法轮》)

我只要晚上一有空就会跟着妈妈到同修家里去学法,去交流。那时学法的人可多了,男女老少都有,有一次,一个很小的孩子吵着闹着要他奶奶拿一个圆圈给他玩,我们悟到那是他看到了法轮。每次学法回家以后我和妈妈都会将当天听到的内容告诉因工作而不能去的父亲。节假日的早上我们一家都会到大操场上去炼功,和同修一起,有时还能看到红色的光在我们头顶上罩着,特别舒服,非常祥和。

就这样日复一日,我们一家人的身体都变好了,几年来没有吃过一片药。父亲也为国家节省了不少医药费。而我在一些小事上也能把自己当作一个大法的小弟子,走在路上看到路中央有石子的时候,我会跑过去把它挪开,担心会绊倒别人。

在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的同时,我们也开始向家里的亲戚朋友洪法。于是有了更多的人加入了修炼之中,他们都深切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

乌云来了

99年4.25,乌云密布。

父亲接二连三的被要求写“检讨”,时常有人到我家来劝我们不要炼了。我和父亲有些犹豫了,师父说:“就是在有魔干扰的情况下才能体现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扰,能不能坚定这一法门。大浪淘沙,修炼就是这么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转法轮》)。和同修交流过后,知道这是我们有漏,是在考验中对大法不坚定的表现。我和父亲暗下决心:无论如何要坚定的修下去!

然后父亲被迫害要他转业,父亲因考虑修炼而申请了复员。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我开始向身边的同学讲大法受迫害的真象,用我的亲身经历和父亲被迫害的经过去打动他们,好多朋友都说:“你和你爸爸是善良的人,那些学法轮功的人也是。”

我第一次明白将真象告诉别人,做诚实的人会受到大家如何的尊敬。

邪恶很猖狂,把攻击大法的内容编入了教科书。于是一有政治考试,就会有选择题和简答题出现。我知道我是一个大法弟子,作为师父的弟子,怎么可以忘了师父对自己的慈悲而为了几分违背自己身上的责任?于是我就遇到选择题空在那儿,遇到简答题就隐含着反驳卷上的内容。结果连政治老师也拿我没有办法,因为除了那几分其它的分我基本上都拿到了。

后来在中考中我又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我犹豫了一下:毕竟是三分啊!对于五十分的卷子来说,三分很重要的,也许就会因为这三分我和重点高中失之交臂。但我转念一想:师父就在我身边看着我呢,我怎么可以动摇初衷呢?于是我有了勇气和坚定的信念,我空出了那一题,安心答下一题。后来我顺利的考入了重点高中。

由于环境恶劣,邪恶又不认识我,于是我时常会帮父亲去同修家里拿经文。我时刻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要保护好经文。有时有便衣从身边走过,我就故意哼着歌然后离开它的视线。

父亲被迫害

我刚上高一的国庆前夜。

我和父母看完正在装修的房子以后,父亲提议到一个同修家去看看他的新家,实际是去和他交流一下。结果在我们从他家出门后,就有群恶警出来把我们给拦住了,说是让我父亲随它们到派出所去一趟,我们意识到这是邪恶的迫害,没有答应,踏上车就往家的方向骑。结果在院子的门口又被它们拦住了,它们特别凶狠的把父亲塞到后车厢里;母亲去拉父亲,结果头发被拉着撞在车上。我当时不够坚强,哭得惊天动地,哭的时候我还在喊:“爸爸没有错!你们凭什么抓他?!”人越围越多,邪恶一把将我拉开,上了车呼啸而去。

我被带進了院子门口的治安室,擦干了眼泪,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我可以向身边的被蒙蔽的人说明大法的好,大法弟子的好。于是我就把亲身经历以及师尊的慈悲,大法的威力说给那些人听,那些人听完以后就低着头不说话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擦干眼泪后的我怎么会那么冷静,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啊!

当晚母亲回来了,我们第二天到派出所要见父亲,结果父亲已经被送到看守所了。于是我就要求邪恶把地址给我们。回家以后母亲总是哭,我知道如果这时我也倒下了,那邪恶的目地就达到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是父亲获得外界情况的唯一依靠,也是母亲唯一的精神支柱。我主动去和同修们交流联系,从同修那里得到一些消息,并且积极争取想方设法让父亲脱离迫害;另外一方面我要好好学习,不让母亲担心,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有次去看父亲之前,为了让父亲保持正念、支持他,我把写有“保持正念”的纸条放進搽脸油的瓶子里再装入面霜,后来父亲看到了。我感到自己不仅尽到女儿的责任,更做到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有时翻开《转法轮》书时可以看见师父的微笑,我知道那是师父在鼓励我,在呵护着我,在期待我的成长。

救度世人

父亲回家后,我们在读完师父的一些讲法之后认识到要更广的讲真象,师父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于是我和父亲晚上出去贴标语,和母亲逛街时就发传单。父亲发,我在一边发正念。我们发的时候都努力使自己保持正念,后来我们还到某中学老师的宿舍区去发,一人一栋楼,放入奶箱里、插進门缝里,希望这些老师知道真象、保持善念。因为救度世人是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我就这么做了,事后觉得自己第一次这么无私,也许这就是大法弟子的伟大之处,最能打动人的地方,这不是被逼,心里头没有自己,只一心装着世人的安危。

后记

回想这些年的经历,我深深的感到师父的慈悲伟大和大法的威力,使我经受了一次次磨炼,并坚强的成长起来。尽管有时还是会偷点懒,没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但是毕竟成熟了,我将紧随师父、紧跟正法形势,坚定的在神的路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