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的实践中成熟和坚定


【明慧网2004年10月18日】母亲(大法弟子)曾对我说:看看这人世间的一切,都可以让她坚定修炼。我听了很有同感:常人就是这样,生在世上不知为何而活,不管贫富贵贱,都逃脱不了这苦海:生老病死苦,爱恨情仇苦,三界轮回苦……象木偶一样为高层生命或其它生命,因素,甚至观念所操纵、利用,身不由己的扮演着这出戏的某个角色,为名利情争斗不休,造业不止,不知苦海哪里是尽头。

这也是我们得法前当常人时的真实写照,今天回过头来看看,能有幸得到万古难遇的大法,拥有助师正法的殊荣,能够在风雨中坚定的走到今天,感到无比的幸运和幸福。未来的主动权掌握在大法弟子自己的手中,而反观世人:迷于苦海,身不由己,未来难卜的种种,如何不让人坚定修炼。

很多次学法中都有沧桑的感觉,不知落入这凡间多久了,也不知在历史上经历了多少重重恩怨,也不知当初是怎么做出这个宇宙中生命最智慧,最正确的选择——在末劫的最后时刻,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旧宇宙所有众生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有比其他生命更多的机会;有其他生命难以企及的无上荣耀;有永远都难以回报的浩荡佛恩……无比庆幸。

从97年得法到现在,将近8年了。回头看看这些年风风雨雨,摔摔打打所走过的路,在正法修炼的实践中有了自己对师父,对大法,对正法的一定认识。在这里借书面交流的机会写出来,与众同修切磋,若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对师父的正信是大法弟子坚定的根本

这些年我有一个清晰的认识,那就是对师父是否正信,是大法弟子在巨难中能否稳健走过来的最根本的决定因素。有了对师父的正信,才可能对师父的讲法相信,才可能在整个正法修炼中按师父的大法和正法的要求去做。

回顾走过的路,其实整个过程中每时每刻都在看我们是否相信师父,是否相信师父给我们讲的法,即使相信还有信的程度问题。在旧势力强加给大法的所谓“考验”中,一直都在检验弟子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程度。

旧势力安排的这场邪恶考验,在世间所表现出来的邪恶最恶毒的就是对师父的诽谤,它们知道大法弟子如果动摇了对师父的正信,就失去了能经受住考验的决心。在劳教所,洗脑班等处,邪恶首先利用对师父的诽谤来动摇弟子的正信,它们可笑的割裂师父与大法的关系。学法不深的学员一旦失去对师父与大法的正信,就会很快的被所谓的“转化”。

关键时刻、危难关头、当干扰和魔难来时,是否相信师父并按师父说的去做就成了大法弟子在那一刻神或人的区别,一念之差,天地悬殊。神才能走过来,而人则会被魔难击倒。

我认识到:对师父的正信来自于平时扎扎实实的学法和实践中理性的升华。就是在一次次的实践中,在一次次的柳暗花明中甚至在跌倒的痛苦中对照法认识到师父讲给我们的都是真的,因此在以后做好,这样的提高才是扎实的。

对师父没有正信的另一种表现,就是当自己没做好,走了弯路时,觉得自己对不起师父,就怀疑师父不管自己了、产生种种顾虑。

人世间有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天下的父母都非常怜惜自己的孩子,无论孩子犯了什么样的过错,只要他回来,父母都会原谅他、接纳他。更何况是有着洪大慈悲的师父呢,师父是我们真正的依靠,给予我们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因为我们是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世间,每一个弟子都无可替代,是与之结缘的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师父要最大限度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众生,师父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师父想要把最好的东西给我们,只看我们自己要不要,只看我们是否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所以任何对师父的怀疑都是应该去掉的肮脏的人心。

我从小就很自卑,对自己没有信心,2000年曾被旧势力利用这些弱点和有漏把我从精神上击倒过,由于我对自己过分的苛责,还有执著于梦,它们给我演化假象,让我陷入对做过错事,甚至是当常人时所做错事的自责,让我觉得自己不配是大法弟子,并变异想象出师父不要我了,失去了对师父的正信。

当时觉得自己的心离开师父很远,就象一个孩子被一群坏孩子欺负,并且它们骗他说:他的父亲不要他了,他居然相信了,由于他不敢承认自己是父亲的孩子,他慈悲的父亲没有办法帮他……我就象这个孩子,后来经历了很多魔难,才发现师父一直都在我身边,在我自以为失去大法的绝望与痛苦中,我发现什么才是一个生命最应该珍惜的,而一个生命失去大法又是多么的可怕,我后来悟到当我迷失自己陷入痛苦中时,慈悲的师父比我更难过……

2003年,一次我在资料点学法时突然非常真切的意识到一个问题:我是师父的弟子啊,是无所不能伟大的师父的弟子……。我泪流满面,这一念来自内心深处,仿佛穿越层层苍宇,坚定而纯正,我的身体类似激动状态,一阵又一阵的震动。

就在那天晚上,我和资料点的另一位同修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避过了邪恶的查房,当时院子里站满了查出租房的恶人,千钧一发之际,我们从它们身边坦然走过,出了院门,而它们就象没看到我们一样。我们的资料点放满了电脑、打印机……如果我们没及时发现它们,后果不堪设想。

后来在一次梦中,有人对我说:本来要我交30万元学费的,免了。我悟到:当我们坚信师父,并真正把自己当作师父的弟子,正念正行时,邪恶是不敢来动的,它们的安排自然就被否定。

后来经历过很多次局势紧张,内心承受很大压力的时刻,每当这时,我对自己说:我是师父的弟子,师父只会为我好,我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其它的任何安排,都不要,不承认……。正念一坚定,邪恶自灭,压力也烟消云散。时刻保持对师父的正信,相信师父就在我们身边,那么无论表面再怎么困难,我们都一定走得过来。

二、真正精進,邪恶不敢迫害

很多地区,特别是邪恶迫害严重的地区一些同修有这样一种错误认识:越走出来,越被迫害;越精進越被迫害。其实事情做得越多,并不等于修得越好,表面的轰轰烈烈、“英雄行为”也不等于精進。一位真正精進的同修,按大法和师父的正法要求去做到,时时都有师父法身看护,什么邪恶敢无理迫害?师父不承认旧势力及其安排的一切。那么做得好走得正的弟子,旧势力的一切被全盘否定(即使在无明的迷中被欺骗或签过什么约),这时还会有那些迫害发生吗?

“真正的能够做得好的,它们真的也是不敢动的;否定其旧势力安排的,正念很足的,它们都是动不了的。也就是说在这个期间哪,不管怎么迫害,如果大法弟子心很正、正念很足,能够清醒、冷静的认识这一切,就会避免很多损失。”(《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讲给我们的法,难道在某一个人那里或某一个地方就有例外了吗?

我认识到:我们讲清真相、反迫害也只是目前的一种特殊修炼方式,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修炼人需要去掉的心很多:自私自我的心,妒忌心、争斗心等等。修炼人不断放下人心执著,提高心性、时时象个修炼人的样子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是真正的精進。长期以来很多同修把事做得多少,简单的把怕不怕,能否承受看作是衡量精進与否的一种表现。

我看到过一些同修,他们被邪恶反复严重迫害,确实也有表现好的,但放得下生死,却没有放下自我,基点不是维护大法,根本上为私的执著及派生出的各种心不能及时发现和放下,就是大漏,使邪恶有了迫害的充足理由。因此而造成的复杂局面,残酷的“假象”使很多看表面、看榜样的同修对法产生了迷惑。其实真正按师父的要求去做,邪恶是不敢迫害的。

我2001年时由于不能静心学法,执著有漏被邪恶非法抓捕、劳教1年。痛定思痛,在劳教所我不配合邪恶,被恶人说成是“十处打锣,九处都有。枪毙的对象”,还被列为“坚决打击的典型”。说得很吓人。然而事实上,我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到时,赢得了警察和恶人的尊敬,有一位包夹头目私下里对我说:我真的很佩服你……

后来劳教所所谓专管中队在准备“强制转化”前,提前把我和另外5名坚定的同修分到了生产中队,以免对他们的“工作”造成“阻碍”。结果我们在生产中队被告之:想做就做,不想做就去休息。直至离开劳教所也没有谁对我们有“转化”的想法,一个恶警说:你们这些人极其顽固,对你们不抱任何希望……而留在专管中队、消极承受和配合了邪恶要求的同修,却被邪恶非常残酷的迫害。在极度痛苦中,有些同修承受不住、违心的写了“三书”。

后来我得知:在专管中队、我们几位被分到生产中队的同修,被邪恶绘声绘色的描述成是:已被整变形了,惨得很……这确实吓着了一些不坚定的同修。所以后来,碰着专管中队的人,我给他们打招呼,他们很震惊:“你怎么还没被整变形、还长胖了?!”

从劳教所出来后,看到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坦然不动,没有任何怕心,你看它旧势力就不敢迫害他。因为它们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也就不碰他了。”我感触很深,我没有达到师父说的那么好,但我基本做到时,它们就已经不敢迫害了。

有同修说:越抵制邪恶,越被迫害的厉害。好象确实也有这样的一些“现实”。

在离开劳教所之前,我们二十几名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弄到“魔鬼中队”“集训”。邪恶没敢提“转化”二字,只说要“加强纪律”。恶警要求唱歌颂××党的歌,大家抵制,一次一位同修A被恶警在一天半时间内连续电击了三次,该同修脸部、颈部被烧得血肉模糊,最后承受不住,被迫唱歌。我们看到心里很难过,同时我心里有了一点迷惑:当时他被恶警拖走时我们都在发正念加持他;同样是他,前一段时间被恶警电击时他发出强大正念使电棍当场坏掉;从我们自身的经历看抵制邪恶越坚决,迫害是越轻的。为什么他这次抵制邪恶反被加重迫害了呢?

我的迷惑师父看得见。不久“包夹”调换了。A同修的“包夹”正好调换到了我这里。有一天他主动说到:你们法轮功A也要“点水”(出卖别人的意思)。我说:不要乱说!他说:那次唱歌,A没唱,另外B也没唱,当时恶警只电击了A,后来A在“思想汇报”中写到:我与B同样没唱歌,为什么只电我,你们专门迫害我,这不公平……。恶警看了后,暴跳如雷。后来就把他电成了那样……。
原来是这样!我心中的迷惑顿时一扫而空。生出了对法无比坚定的心。

原来是那位同修没去掉的执著:妒忌心,被旧势力抓住了成了迫害他的把柄,所以下狠手迫害他呀!表面的轰轰烈烈后面有我们肉眼看不到的执著(当时,同修一般都会为其他同修没被迫害或减轻迫害而由衷高兴),这位同修在这一点上确实有差距啊。但是这位同修在这一点上没做到并不能掩盖住他做得好的地方。有执著发现后去掉就是了,我们不允许邪恶以此为借口迫害大法弟子。

后来我认识到: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有再多“现实”的假象,都一定要坚信师父,以法为师,没有榜样,每个人的路不会相同的。

三、我们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是来接受“考验”和承受迫害的

认识到这一点,作为我自己来说是一个去掉自私自我的过程,是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的转变过程。

在被邪恶非法抓捕和劳教的一年里,在魔难的痛苦中,我冷静下来反思自己,发现了自己强烈的求吃苦的心,当然还有其它的执著。我曾狭隘的认为心性要提高,首先要有德,有德就应该多吃苦,把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能吃苦”曲解为找苦吃。无意中把自己置于被旧势力“考验”的位置。旧势力找到了迫害我充足的理由,可以说魔难在一定程度上是自己求来的。里面隐藏着强烈的为私为我、有求有为,思想中有过去修炼方式的观念影响,没有认识到大法弟子自身的伟大,以及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中平凡里蕴含着的伟大。

在劳教所里,我发现:每当我慈悲于周围的人,发自内心想让他们了解真象时,我的环境变得宽松,包夹都是相对善良的人,我学法炼功时他们主动为我掩护。然而当我慈悲不够,只想到自己要提高时,随之安排的包夹一个比一个凶恶,让我受够了折磨。不知不觉中为私为我的东西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旧势力就要“考验”你来了。认识到这一点,我不断背法,并从小事做起,把自私的东西一点一点去掉,生出了强烈的出去救度众生的愿望。

我堂堂正正的对问我今后打算的警察说:我出去后得找一个工作,然后利用工作之便告诉更多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他听了瞠目结舌,半天吐出一句话:你这样,危险得很……。(当时我们曾被威胁:不“转化”的,期满由当地610来接,直接送洗脑班,再不“转化”继续劳教)。我什么也不想,只想到该去救人,我不能再在里面闯什么关了,我要出去发挥我的特长和作用。

我们放下了自我和执著,师父就可以为我们作主,什么都可以为我们做。其它任何生命和人说的都不算。

后来,我是由亲人来接的,整个过程,时间,方式完全按我希望的進行,心想事成的背后是大法展现的威力,听亲人讲:办手续的过程环环相扣,巧之又巧,出奇的顺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走的时候有曾电过我的警察悄悄对我亲人说:其实,他们都是好人……有人对我说:再也不要来了!我说:对呀,我不会来了,这里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

出来后我了解到,很多亲戚在我被迫害期间,对大法产生了迷惑,他们承受不了那么大的压力。我即使是从里面“正念闯出来了”,造成的损失,耽误的时间也是很多的。而当初如果每天能静心学法,扎扎实实修自己,去掉执著,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教训极其深刻。

我系统的学了师父最新的一系列讲法,我的思路清晰了。师父评注的一篇文章《大法的威严》对我促進也很大,同修很早以前悟到的,我现在终于悟到了。师父没有安排我们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判刑。师父要我们在正常环境堂堂正正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做好三件事,从而证实和维护大法,救度世人,向众生展现大法的威严和大法弟子同化法后的美好。

我们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不是来接受“考验”和承受迫害的。

四、在正法中修出慈悲和洪大的宽容

出来后不久,因为证实大法的需要,我参与了资料点的工作。这时我的一些为证实法而备的特长,如写文章等等充分发挥了作用……

在学会电脑后,我承担起了给同修“普及电脑知识”的重任。这时我以前在一家公司培训业务员的经历,让我有一定的“教学经验”。我善于把我学会的东西归纳、总结,整理出来以最简单、明了的方式教给同修,教的过程细致、生动。同修都说我教得好,容易听懂。他们学得也快。我教会的同修中有些只是有小学文化的大娘。

因为我们是修炼人,教学的过程不可能没有修炼的因素,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着急心冒得很厉害。有一次一位同修学打开隐藏盘,别的同修可能学几个小时就学会了,而他在一周后还没学会,我失去耐心了,也没慈悲了。我“严格”的要求他向内找,同修很痛苦,找不到原因,只说大脑经常一片空白,修炼前他曾大脑受损,现在出现了修炼前状态。看着同修满怀歉意的样子,我突然意识到我怎么没向内找自己呢?我回头看自己:慈悲不够,着急心重,看到同修简单问题学不会,竟然有肮脏的瞧不起的心,这时说话表面和气,实际已隐含讥讽。同修在愧疚、自责、和压力中、原来的状态出现了,没想到同修的状态竟然是我的心造成的。

我生出了对同修的歉意和慈悲,我真诚的和同修作了交流,大家都放下了人心。接下来的教学过程和谐而愉快,他再也没有出现那种状态,很快,把该学的都学会了,后来他们那个资料点在当地发挥了独当一面的作用。

那一次我印象非常深刻,工作中、生活中处处都有修的因素。我逐渐的能用神圣的心态来对待我在证实大法工作中的哪怕一件小事,当我以慈悲来对待和我接触的同修,把他(她)们真的当作他(她)们世界中众生无限景仰的王与主,这时哪里有化解不了的矛盾呢?

我和同修交流时,我说:当很多人都说你好时,我看得到你的不足;当很多人对你不满时,我看得到你的优点。全面、正确的看待同修才能使我们清醒、理智的用法来判断和衡量同修之间出现的矛盾,才不会中了乱法烂鬼的“离间计”。

交流时我给同修讲:在劳教所里,我们被几名“包夹”二十四小时限制着人身自由,同修之间别说交流,有时相对而过,点个头,问候一句都可能被指责为“传递暗号”,而受到折磨。在那样的严酷环境中,看一看同修都感到高兴,困难时,握一握拳,一个微笑都能给同修以鼓舞,同修之间真的很珍惜,但是为什么非得在那个环境中才懂得彼此珍惜呢?为什么不在现在正常、宽松的环境中去珍惜呢?

我不允许任何矛盾在我与同修,同修与同修之间长期存在,我想,抱着这样一颗为整体着想的心,为同修负责的心(真心,同修看得见),真的没有任何矛盾不可以解决,没有任何困难不可以克服。看到同修的不足我总是当面指出,当同修体会到我真心为他着想时,他会接受的。即使有被冲击到根本上的东西,当时不能接受,过了,冷静下来都能理解的。

时时以法为师才能使我们心怀慈悲,时时以法为大才能使我们胸怀宽广,以至有洪大的宽容。

在资料点工作要两年了,我和所有与我共事过的同修都相处容洽。即使偶尔有不同意见和矛盾都能很快解决。因为我们都在修,都在同化大法,都能向内找,都能以法为大,都有想解决问题的心。每一个人都把自己视为这整体的一个粒子,共同努力,就能让我们的整体如此圆容和威力无比。

我在進入一家公司时,在填的应聘表上写到:我的优点是真诚,善良,宽容和忍让,我能吃苦,我能和所有我接触的人容洽相处。我将是公司与经销商或客户之间的润滑剂。后来我基本做到了,同时让很多人了解了大法的真象,其实我本身就是真象,有缘人就能在大法弟子身上见证到大法的美好。

得法7年多来,经历了太多太多,有酸有甜,有苦有乐……当初看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觉得不可思议的遥远。后来在助师正法的过程中,逐渐体会到了师父的苦心和慈悲,逐渐明白自己肩负的巨大使命与责任。从为自己的得失而乐而忧,逐渐的更多为众生得救而乐,为众生迷而不醒而忧……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的应该是一个完全为了众生的未来和福祉而存在的生命啊。

让我们在正法修炼的道路上精進吧。不断纯净自己,同化这宇宙的根本大法,救度更多众生。如此,我们才配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对得起师父给我们的无上荣耀和将来不同层次王与主伟大而永恒的威德。

向伟大的师尊合十。
向可敬的同修们合十。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