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风雨行


【明慧网2004年10月22日】2004年7月18日下午两点过,我在市一小对面小路边放了一份《贵州苍生》,没想到被市一中门卫处的荷城派出所的陶贵林和何刚跟踪。何刚跑到我面前叫我站住,陶贵林跟上来手举《贵州苍生》对我说:“是不是你发的?”我说:“是我发的,因为我们法轮功受了五年的冤枉,我也因炼法轮功被停课两年了。我要让人们知道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陶贵林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我毫不畏惧的一把抓住他的手,对他说:“你听我讲完再打电话也不迟。我们法轮功是修真善忍当好人,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都有人在炼,凭什么我就不能炼。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已经被告到联合国刑事法庭,跟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人都要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江泽民又不在你的身边监督你,你对我最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对你也没什么好处。”他不听,还是接着打电话,我提着包大步往前走,何刚跟在我身后,走到大路边,他们两人拖住我,不准我穿过马路。我看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于是我大呼:“大家快来看呀,警察大白天抓好人。”他们吓得松开手。

我举起右手招呼行人,同时大呼:“人家快来看,好人被警察抓。我炼法轮功没有什么错,凭什么抓我?法轮功已传遍世界六十多个国家,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被海外法庭起诉。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大家别相信电视里造谣宣传。法轮功受冤枉呀!”我大喊着,周围围了一圈人。陶贵林气极了,手举《贵州苍生》小册子大叫:“她发法轮功传单。”我说:“拿来念给大家听,看看传单讲什么。”我边说边伸手夺《贵州苍生》,陶贵林不给。于是我大声对他说:“你念!你念给大家听听。”他不由自主的打开第一页念道:“我们在法轮功中深深受益。”然后他不敢念了。我又大喊:“我们在法轮功中深深受益,而江泽民诬蔑法轮功,所以我们才出来给大家讲真象。法轮功讲真、善、忍,真就是……。”我不停的说,路边人来人往,有的听了又走了,有的从远处走到近处来听。大约五分钟后,警车开来了,陶贵林气急败坏的对开车人说:“做事这么慢,让她在这儿喊了这么长时间。”我被拖上警车,我对着车窗外路边行人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气得关上车窗,陶贵林对我说:“你喊,你喊,不准停”。于是我对着车内的三个人喊:“真,就是说真话,办真事……。”

车开到荷城派出所,他们拖我出车,我又对路边行人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冤枉,我们当好人没有错。”拖進办公室,里边有四五个年轻人。我拒绝回答他们的提问,不停地向他们讲真象。他们抢走了我的皮包和手中的一包资料。我见墙上贴得有荷城派出所工作人员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我就掏出笔来抄,二个年轻人(没穿警服)见了,吓得扑上来抓住我的手,抢走了我的笔。我大声质问他:“你们执法为民,我们老百姓有事可以找警察,为什么不准我抄人民警察的电话?”他们把我推進里间铐起来。手铐铐在我的右手上,我只能站着。铐了十几分钟,我想:“凭什么铐我,我不能让他们安宁。” 于是我大叫:“我要上厕所。”叫了几声,有人進来,正准备用钥匙打开手铐,我手一抽,手铐自动脱了下来,来人大叫:“这是怎么铐的?”

上厕所时,我把钥匙从皮包中转移到身上。回来后我又被铐住。我就发正念,请师父保护我,保护我的真象资料。发了半个小时正念,我就大叫:“我饿了,我要吃东西,我要出去。”这样每过半个小时我就叫一次。大约铐了两个小时,我又被拖到安克家所长的办公室,我一進门就向他们讲真象,讲我1998年身体不好才炼法轮功,炼功后我没有花国家一分钱的医疗费。又讲到反右、文革都平反了,以后法轮功也要平反,跟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人都会被送上法庭。他静静的听看,我讲完了,我又说中午就没吃饭,现在也没吃饭,这里的人不但铐我,还不给我饭吃。他叫人端了一碗饭给我吃。吃完饭后,他问我叫什么名字,资料来源呀,我都拒绝回答。他说:“你们信仰真,说真话,为什么不回答?”我告诉他:“不回答你的问题是为你着想,因为法轮功是受冤枉的,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违反中国法律,我如果如实回答,以后法轮功平反了,一翻今天的材料都是你安所长办的,那对你多不好。为了对你负责,我拒不回答。”他例行公事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告诉我,根据法律要拘留我十五天。我对他说:“我要看法律。”他们当然拿不出法律依据。

在一楼大厅里,他们用摄像机对着我,叫我回答他们的问题,我不但不回答,还对周围的二十多个工作人员讲真象,讲天安门自焚的疑点,讲“真、善、忍”的含义,讲我炼法轮功后如何善待周围的人。

我手举行政拘留书说:“早晚有一天我会控告江泽民。”彭国利(当日值班的工作人员)对我说:“你们去告,中国没有审判江泽民的法庭。”我说:“前几年伊拉克也没有审判萨达姆的法庭,今天独裁者萨达姆不是要被公审了吗!你们别跟江泽民一条黑路走到底,我们真的是为你们好。”然后四男两女把我拖上警车,我对车窗外大呼:“法轮大法好。”他们关上车窗,我又对他们讲真象,讲天安门自焚疑点,他们打开车内喇叭放音乐压我的声音,我就发正念。天快黑时,我被送到六盘水市37拘留所,我见周围有人,又大喊:“法轮大法好,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被起诉了……”

在拘留所,我拒不回答他们的提问。拘留所一工作人员大叫:“来搜身,太顽固了。”一会儿来了两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女人,当众搜了我身上所有的东西,连一张卫生纸都不留,还用钳子撕坏了我的鞋。一工作人员还说:“你再说法轮功好,我就用钳子敲掉你的牙。”我正视他说:“你敢!”他气极了,把烟头扔到我面前,说:“你把烟头吃掉。”我毫不畏惧地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吃饭,绝不吃烟头。”他大声对牢头说:“進去好好收拾她一顿,不准给她被子盖。”这样我被拖進狱中。一進去,里边十来个女人就围过来问我为什么進来的,我就告诉她们法轮功的真象。大约讲了一个多小时,牢头说:“刚才讲的就算了,从现在开始不准说法轮功。”又给我宣布狱中的规矩。我心想:我不是犯人,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不听你这些。

第二天早上,干部来视察,同室女犯们都出去列队,我坐在床板上拒绝列队。一干部大喊:“你出来列队,操练。”我大声说:“我不是犯人,我不操练。”他又大叫:“把她拖出来。”于是牢头和另一女犯冲進来拖我,牢头边骂边用手掐我,又踢我几脚。我的手脚被掐乌掐青了。她们费劲地把我从室内拖到室外,我坐在地上,不操练。干部见状也只好走了。

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请师父帮助我出去,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这儿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停的在心里发正念。她们读监规,我就背《洪吟》,她们唱监歌,我就唱“得度”。

我也在反省自己,为什么被邪恶抓進来?回想起这一段日子所作所为,有几个原因:一是学法不够,二是做事心越来越重,三是对邪恶警惕性不够。我出门时在校门口遇到陶贵林,我还和他打招呼,没想到他会跟踪我。找出原因后,我又在心里对师父说:“我虽然做得不够好,但我是师父的弟子,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除了吃饭,睡觉,我不停的发正念,背法。但能背出的法太少了,我这才认识到以前能学法的日子是多么的珍贵。

第三天早上,由于我拒绝操练,被一姓黄的干部找去谈话。我向他讲了法轮功受诬蔑的情况,以及我在法轮功中深深受益,所以要出来讲真象。他要求我配合他的工作,操练十多天就可以回家。我只同意观看操练。

由于谈话错过了吃饭时间,黄干部叫人给我打饭,打饭人在门外叫:“法轮功,你的饭。” 我接过饭说:“谢谢!”这一碗饭满满的,有十多片洋芋。这是我進来后看见的最优厚待遇。我蹲在门边吃饭,吃着吃着,饭里有一颗耗子屎,吃着吃着,一个死苍蝇。我把这碗饭放在床板上。到了晚上,由于有人多打饭,我没打到饭,我端出剩饭,埋头吃光饭,一姓谢的女人给了我一勺辣椒。晚上七点过,随着大铁门被锁上的响声,大家在昏暗的狱中,有的坐着,有的躺着,玩牌的,吹牛的,说粗话的,唱歌的,养神的,哭泣的。屎臭味,尿臭味,脚臭味,还有女人味,弥漫室内。蚊子们也成群结队出来搜索食物,于是不时响起“围剿”蚊子的手掌声。我在心中不停的背《洪吟》,记得一句就反复的背这一句,记得一首就反复的背这一首。有时我也加入她们的谈话行列,给她们讲法轮功真象。她们都知道法轮功好,劝我躲在家炼,别对别人讲,以免再被抓。

晚上九点左右,铁门声响起,有人大声喊我收拾东西走。我心想:连夜审问?还是转押别处?管他这么多,生死都能放,还有什么可怕的!于是我拿上东西,走到门口,我又回头与同室的人们告别。

来到办公室,原来是学校政保科科长和荷城派出所的肖刚(7月18日签拘留证关押我的警察)来接我回家。肖刚说:“王老师,你喊着口号,我们把你送進来,现在我又亲自送你回去,我们是自己扇自己的耳光。”我在心里不停地感谢师父。

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拘留所关了两天两夜的我回到家中。

第二天(7月21日)下午,我到校门口找到抓我的警察陶贵林,我把身上被打乌的打青的地方给他看,又向他讲述我为什么炼法轮功,炼功后身心的变化,又讲了文革中打手们的可耻下场。他听着听着低下了头。我最后告诉他:“你们镇压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江泽民连一张文件都不敢给你,你想想有朝一日江泽民被国内人民公审时,你有什么依据证明你抓法轮功的行为是执行上级的命令。你要为你自己的生命负责,不要跟江氏集团一条黑路走到底。”

回想三天的风风雨雨,是对法轮大法的正念,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才能闯出拘留所。我以前曾走过弯路,后又重新走進大法,否定邪恶强加的一切。希望我的经历能给走过弯路的同修一点启示。

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钟山分局荷城派出所所长安克家办公室电话:0858--8963713
贵州省六盘水市公安局钟山分局荷城派出所马鞍山社区警务室陶贵林手机:
1309681704 邮编:553002

附录:作者王何琴几年来受迫害的经历

王何琴:女,1969年生,汉族,1992年贵州师范大学毕业。1992年开始在六盘水市第一中学任教。1998年开始炼法轮功。2002年3月被抄家。2002年7月被要求進六盘水市钟山区610办的法制学习班(洗脑班) 。因拒绝進学习班,2002年8月被剥夺授课权利,在学校图书室上班。2003年10月23日至11月2日她被绑架進钟山区610主办的洗脑班,受到极大的精神摧残。

2003年12月31日她被学校领导告之:如还认为法轮功好,就准备让她下岗。2004年1月2日她被学校要求去钟山区610办公室谈话,如说法轮功好就要被劳教。于是,王何琴只好离家四处流浪。2004年7月18日被跟踪,被绑架到六盘水市37拘留所,关押三天后正念走出牢狱。2005年1月20日被强行无理抄家。2005年2月4日下逮捕证(学校政保科科长蒋国海签的字,其妻因蒋长期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于2004年8月就重病住院在贵阳数月之久,现一直在家养病,生活不能自理,长期卧病在床,神志不清。王给其讲过真象,蒋却执迷不悟)。

此次抓捕抄家人数众多,有:(电话区号 0858)
六盘水市一中校长王廷云(电话 868742,手机 13985918298);
该校政保科科长蒋国海(电话 8985739 手机 13312396255);
该校图书室负责人杨系祥(电话 8967470 手机 8876740 杨是王的丈夫,其女叫王婳);
该校门卫翁天友;社区片警耿春;还有孙章良,余明,许大云,韩继军,邓解午,王处长,李局长,孙处长,杨云和……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