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剑破妖阵 坦荡为众生

正法修炼心得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我是1994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正好赶上了师父在长春举办的最后一期讲法班。从此我就跟着师父走上了最正确、最光明的人生大道。正法修炼是一条充满艰辛之路,又是一条佛光普照之路,师父的慈悲与爱护无处不在,无时不有。下面我想结合正法修炼过程中的几件事,谈谈自己的心得体会。

一、师父慈悲点化 大法拨散迷雾

1999年7.20以后,由于我对法学的不透,在邪恶肆无忌惮的造谣诬陷和迫害下,对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大法,尤其是進京护法的伟大创举不能理解,也不相信明慧网,从而也失去了师父的导航,一段时间内在迷茫中,在弯路上摸索。那时认为给各级党政部门写信讲真象,是证实大法、维护大法的唯一正确的做法,不会留给邪恶迫害的借口。我也确实写了不少信,都是署名的信,但没能跟上正法的進程,没能再走一步,再放一下,出来维护大法。反而相信了邪恶之徒编造的假经文,起到了很不好的负面作用。面对很多大法弟子纷纷走上天安门证法的洪势,我的心也在矛盾着,怕走错路,又觉得自己没错,所以特别想听到师父的教诲(其实明慧网已发表了师父的《心自明》,《走向圆满》两篇经文,只是我不相信是师父写的)。

一次,我在梦中见到了师父,师父站在一个大厅中的台子上,周围围着一些大法弟子,当我走進大厅,走進台子停住时,师父走下来,到我跟前,没有说话,从我手中接过笔记本。笔记本上面有我抄写的《洪吟》,后面还抄写着那三篇假经文。师父随手翻开我的笔记本,从上边撕下三张纸扔了。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笔记本还给了我。这是师父对我的一次明确的点化,要我放弃那三篇假经文,但我还没有醒悟,都怀疑是否真是师父。

不久,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发表了,有人问我想不想听师父最近的讲法录音?从网上下载的。我当然想听啊,但同时也担心是否有人做了手脚。当听到师父的声音时,真的很激动,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师父,真想您啊!但是录音质量不好,听不清,心想能有文字材料或清楚的录音带就好了。刚回到家,就有同修送来了从明慧下载的师父讲法全文。我马上悟到这都是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心里充满了感戴和愧疚,让师父为我操心了。从此我放弃了邪悟的东西,烧掉假经文,改变了对明慧网的认识。特别是通过深入学法和参加法会,放下了执著轻松走上了随师正法的行列。

二、放下执著心 正法路坦荡

在放下了人的观念和在法理上有了進一步的认识之后,我迈出的第一步就是進京证实法。我是带着一颗纯正的心,放下为私的念头和怕心走上天安门的。走前给子女留下了一封信,嘱咐他们为父所走的路是正确的,此去北京不论出现什么情况都要相信法轮大法好。当时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進京查得很紧,然而我却一路顺风到了北京。站在天安门广场,面对如狼似虎的警察、特务,从容展开了证实大法的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最强音。在警车里我制止两名恶警的行凶,遏制了他们的邪恶气焰。并告诉他们打人对他们不好。在天安门广场分局院内被非法拘禁着数百名大法弟子,大家齐声背诵《洪吟》,《论语》,令邪恶胆寒。几个行凶的恶警总是回避着我的眼光,我制止他们打人时,有的说,我也不想打人。

傍晚,我和一批大法弟子被送到顺义县看守所,体检时狱医问我有没有病?我说:大法弟子没有病。又问炼功前有什么病?我答那时病多了,一身是病。问:主要病症?我说心脏,血压都不好。量过血压,医生吃惊的看着我:还说没病,低压你都180!我明白这是师父为保护我而演化出来的。看守所不敢留我,当晚10点多钟就把我放了。放前一名负责人对我進行审问,问我体检过没有?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我说没有。他说等会儿让你回家,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说,我来了就没想回去。他说,我们不留你,留你干啥,等会就放你。审问中没得到他想知道的任何东西。在处于沉默状态时我趁机说,法轮大法利国利民,炼功人都是好人,连你们心里也明白。把法轮功打成X教,把这么多好人抓起来是错误的,对国家是有害的。我来北京就是要反映这个问题、希望中央纠正错误。但当权者践踏人权,不准上访。我希望通过你把我的意见反映上去。他说,这是政治问题,是上边定的,我办不了。我要求他们不要打大法弟子,他说我们不打人。这是在说谎。打人的事正在楼下发生着。

在送我出来的路上我劝他不要仇恨法轮功,这是佛法修炼。他说知道。还劝我别再来了,解决不了问题。这次進京非常顺利,整个过程都体会到“有师在,有法在”的殊胜。真是“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无阻》)。

还有一件事情印象很深。1999年7.20前,公安已接到镇压法轮功的文件。为了防止大法弟子上访,派出所的警察挨家挨户逼大法弟子写不炼功不進京的保证,由于人维护人的观念,我在表示不可能真的放弃修炼的前提下,为警察写了不炼功的保证,目地是让他交差。后来师父的新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发表了,对照大法我认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能做的事情,悟到后立即向派出所和明慧网写了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作废。坚修大法不动摇。警察威胁说凭这声明就可把人劳教。我说不怕,因为我没错。后来我在明慧网发表的声明被公安部的特务截获了。派出所发疯一样找我,威吓我家人说要送三年劳教。我没有怕,还找到派出所问他们为什么吓唬我家人?有什么证据抓我、送劳教?他们拿出截获的东西,我说不知道,我也没电脑,也不懂电脑。他们说这是上边来的错不了。我说你认为没错,那你看着办吧!他们见我态度很硬,怀疑是“上边”搞错了,就让我回家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大法弟子正念正行,面对邪恶就应该理直气壮,堂堂正正,没什么可怕的。这样师父就能为我们做一切。反之,如果我害怕,躲起来,就很可能真的被迫害了。

三、怕心招迫害  正念捣妖穴

2003年3月4日早晨,长春公安局一大队的恶警突然闯入我家,绑架了我和妻子,抄走了大量资料。我是被同修交代出来了。在刑讯室里,我坐了一天一夜的老虎凳,恶警逼问大法资料来源和法会情况,并威胁说,不说就反映到我姑爷的军队去处分他。军队死心塌地追随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这是谁都知道的。在正念不足的状态下,为了亲人免受连累,也为了解脱自己,我谎称某同修给我的资料。我知道他已出走,抓不到他。心想这样保护了资料渠道又让他们抓不到人也不失为“智慧”。恶警又问某法会是否某人主持的,另外某某是否在法会上发言了。我一看这次法会他们都掌握了,一时不知所措,暗暗埋怨同修怎么交代这么细呢?随口就说某人没主持法会,另外某某也没在会上发言,只是一般参加者,心想为他们减轻点责任。实际上是承认了我和他们一起参加法会的事,配合了邪恶。这是出卖同修的行为。尤其是当我知道这三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先后被抓的消息,更是无地自容,觉得我是有责任的。

通过冷静下来自省时,清清楚楚看到了我的怕心和人的观念,是这次被抓和连累同修的根源。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一个时期以来自己所听所看到的都是大法弟子被抓,被劳教,被迫害致死致伤的消息,怕心不知不觉被邪恶扩大了,人的观念加重了。来自家里亲人的担心,劝说干扰也多了。似乎认为走出来讲真象,散发大法真象资料,做大法工作,开法会等等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成了被抓的理由和原因。似乎自觉不自觉的承认,干了邪恶不准干的事,邪恶迫害就有理了。面对常人所说的“不让干就别干了,胳膊拧不过大腿”等等一些话,虽然知道不对,但又觉得在道理上说不清,甚至感到多少有点道理。这实际是承认了迫害,是在求迫害,是降低了自己的层次。其实,这个怕心,这个常人的观念才是遭受迫害的根本原因,才是黑手烂鬼逞凶行恶的条件。法能正一切,法能灭邪恶,如果我真的站在法上认识问题,同化大法时,邪恶能迫害得了吗?邪能压正吗?我所经历的这一次教训是极其深刻的,代价也是极大的。也将是我迈出常人的重要一步。

在看守所被关一个月后,我被送往朝阳沟劳教所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邪恶把我当作重点任务转化,希望通过我带动一大批。管教们惯用的办法是用吃苦受罪,扣政治帽子,不转化就加期,再不转化就在期满后送洗脑班,还不转化再送劳教等威胁;用写五书就减期,就宽松,就放人相引诱,用亲情相动摇,用被转化了的邪悟相迷惑,甚至用低三下四的哀求来转化,哪怕假转化也行。在经历了被抓后的自省和明析不足,在放下怕心和常人观念的状态下,在从法理上有了提高的基础上,这些伎俩对我都不起作用,我没有那些心和那些人的观念,所以他们的努力全都失败了。无可奈何的说,你信仰就信仰吧,我们也不转化你了。

先后试图“转化”我的有大队干部,劳教所头头,司法局的领导,检察院的干部,“帮教团”的人,还有一批背叛大法,心甘情愿为邪恶所利用的教授、和曾在大法弟子中有“影响”的人物等等,每次和他们接触,伴随着坚定的正念,我总是用慈悲、善心对待这些常人,每一次都当作讲真象,揭邪恶,转化人,救度人的机会。我觉得都是与大法有缘的人。所以和他们谈话时是一个圆容和谐的场,效果也较好,他们也认为我讲的有道理。

有一个专门负责“转化”大法弟子的管教,在名利心的驱使下曾做过很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刚接触时真是魔性大发,双脚跳起来骂大法。我告诉他必须尊重我的信仰,不能骂人,否则免谈。几次接触后该人邪不起来了,对我说“我是不是改了,不骂人了,不骂大法了?”他确实有变化,魔性减了不少,有时也随着我的叫法称师父,而不直呼师父的姓名了,私下也承认大法弟子是好人,还说他爱人也炼过功。他手里有比较全的大法经文,是为了批判用的,管教都有《转法轮》。他几次许诺让我看新经文,但没敢做。他不相信大法弟子会飞升天国,但有一次却在梦中看见我飞上天了。他感到好奇,问是真的吗?我告诉他大法弟子到修炼结束时都会圆满飞升的,这是事实,不是迷信。此人骨瘦如柴有驼背弯腰形象不佳。一次梦见他要送经文给我看,我一接时忽然看见他变得高大丰腴起来了。我将此梦告诉他,希望他改变观念,做有利于大法弟子的事,会有福报,他很高兴。对其他管教也一样,只要和我接触,就劝他们善待大法弟子,劝他们不带任何观念看看《转法轮》,都会有福报的。尤其在非典期间讲真象效果好,他们也想听。

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做法还有,每天早晨的政治学习,读有污蔑大法内容的小册子;强迫背监规;每月末强迫写思想汇报等等。为了铲除这些迫害,我找机会把大队“思想教育手册”中的所有污蔑大法的内容全撕下去了,还有“帮教团”掌握的一些宗教经书前言中有谤法的内容我也撕下来了,让他们念不成。我还告诉所有坚定的同修在背监规时就张嘴背大法,关于写思想汇报我也告诉大家当作用笔讲真象,揭邪恶的机会,理智对待,效果都很好,特别是大家共同针对一个问题或几个问题“挥笔灭狂涛”时效果更好。

是毒物总要毒人的,邪恶表面上说不转化我了,实际上一刻也没放松对我的转化。又怕我和大法弟子接触,把我放在“帮教团”一起吃住,还派犯人对我24小时监控严管。结果包夹我的犯人都被我转化了。不管换几个都是一样,来一个转化一个。就连“帮教团”的人也背着警察为我通风报信。如新来的大法学员表现怎么样,谁写了五书,哪个人很坚定,哪个人动摇了让我帮助帮助等等。2004年初,劳教所成立了一个专负责转化大法弟子的大队,从我所在的大队挑选出六、七名犯人到这个大队去当值班,配合邪恶的工作。我分别和这几个人谈了话,劝他们到新的大队,千万不要打骂、虐待大法弟子,要善待他们。并祝他们有福报。他们都答应不做坏事,说:“你放心吧。”表示对我说的话相信。

我发现在劳教所里邪恶因素越来越少,能被它利用的生命也越来越少,连越来越多的警察和犯人都不愿再干坏事了。就象师父所说的“静观丑角妖戏尽 只剩残土风中扬”(《下尘》)了。

四、挥剑破妖阵 坦荡回家来

2004年春节前,长春市司法系统610按照江泽民、罗干的旨意,为了加大对法轮功的打击力度和转化率,召集各有关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的有关人员办班,進行培训,请来国家610豢养的两名大法的叛徒,传授所谓“以法破法”的经验。还现场转化了一些人。邪恶得意忘形,总结出来一条教训:“过去转化率低,是因为缺腿,一条腿走路,只知用高压、酷刑,动硬的,那在一定时期内对一些人起作用,但现在不灵了,得从内部瓦解,用以法破法的办法解决问题。”朝阳沟劳教所参加培训的管教吹嘘国家610的两个女人如何厉害,转化了多少人,说什么再顽固的法轮功,一谈话没有不转化的。放出风来过几天请她们来做工作,一定要把我“拿下”,“帮教团”也说,这次看你怎么样吧。我笑笑说魔永远高不过道,我等着会会这两个乱法鬼。

我时时都在加强正念除恶,某晚做梦,看见从一根象北京天安门前华表一样的柱子上窜下十来条小黑蛇来,四散跑开了。又往前走不远,见群众在围打一条黑色巨蛇,又粗又长翻滚腾挪十分凶恶。我顺手操起一把长柄板斧,上前两下就斩下了蛇头,又砍开它的脑袋。蛇头象土篮子那么大,两排大牙象两排小铲子。斩断黑色巨蛇后,我就去找那些小蛇。从这个梦中我悟到610的头子必灭无疑。过了好多天也听不到她们要来的动静。我问:“那两个610什么时候来啊?”管教说“回家过春节去了,节后再来。”正月十五过后,我又梦见一只很大的黑爪子,象龙爪又象鸡爪,向我走来,近前一看,每个手指都是一条黑蛇,吐着芯子。我上前一脚踩住黑爪,一用力象踩面团一样把它踩扁了,用力拉开它的皮,剁断里边的骨头。又问旁边的人:“还有没有了?都剁下来。”有人说没有了,都剁完了。果然我看见一堆象小山一样的黑肉,刀口处还带着黑红的血迹。第二天得到消息说610的人来了。我悟到操控她们的黑手已被斩断,她们其实什么也不是。

610的人到了以后,劳教所造了很大声势,又拉来当地几个心甘情愿为邪恶做工作的人助阵,展开了所谓对大法弟子的转化攻坚战,果然疯狂了一时。一些执著心重,不清醒的人纷纷被她们转化,写了背叛大法的五书。在得意忘形之际,她们把我找去了。连续攻坚三天两夜后邪恶就灭火了。用附体害人的伎俩也不灵了。当我面带祥和,心怀正念坐在她们面前时,她们变得语无伦次,理屈词穷了,其邪说谬论不堪一击。竟说“我最佩服跟班弟子”(大概是指“跟过老师面授班的大法弟子”),还说“我发现你是法国人转生来同化法的”。表现得神神叨叨的。我善心劝她们不要谤天法,不要毁灭自己。表示愿意和她们继续谈下去,看谁能转化谁。她们却说“你又不转化,我们不和你谈了”。

整个过程中大法弟子每时每刻都在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他们都为我战败邪恶而欢欣鼓舞。那以后,邪恶的工作越来越困难,而大法弟子们越来越清醒坚定了,许多写了五书的学员开始痛心、后悔,而更多的是准备重新修炼。管教们虽然多方想办法也无济于事,一派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景象。一个管教对我说,人家都盼着回家,我看你到期了也不着急。我真的一点也不着急回家,思想上经常闪出“四海为家”和“只为众生来一场”的念头。

放我回家那天,一位负责人说“要不是开两会,怕你上北京,我们一天也不多留你”。就这样我被多关20多天,共一年零20天,堂堂正正走出了劳教所。溶入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洪流之中。我知道今后的路还会有许多关要过,我决心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让师父放心。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