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的路上我们是这样做的


【明慧网2004年10月23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体同修你们好!

* 得法前:

自己曾是一个对生活绝望的人。病痛的折磨、家庭的贫困、脾气也不好。五口的小家基本绝望,每年挣几个钱还不够吃药住院。顽固的关节炎、胃病、腰椎盘突出、扁桃炎,省吃俭用钱也不够用,疼痛厉害时,骑自行车不敢下,只好摔倒爬起来,那时只想轻生,但也不能那样,痛苦的维持着生活。(由于文化不高,我想到那儿写到那儿,还望同修谅解,并慈悲指正。)

* 得法:

由于体弱,妻子也吃了不少苦,到处求医,无济于事。有一天,一个外地的商户到我家买小麦,过好磅后。我本应该帮人家装一下车,可是不能。我说:“你看我挺年轻的,也不能帮你一下。”我就把大概情况说了一下,人家说:“那你就炼法轮功吧!你看我带的法轮章。”我一看上面三个字“真、善、忍”就觉得好。把法轮功三个字用笔记了下来,人家还说挺方便、不收费、义务教。那时不敢相信哪有不收费不要钱的功法呀。

当时想学也没主动去找,拖了几个月,在师父的慈悲下,妻子从亲戚家带来了一本《转法轮》并说给你请来了好先生。当读《论语》时,“说白了电脑再发达也无法和人脑相比”,我的心一震,是这样呀,连续读了几遍《转法轮》,觉得书中是在教我们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从此后,我严格要求自己。不几天邻居到家串门,看我看《转法轮》便说:咱村××学的是这个功。就这样我找到了炼功点,走上了修炼的路。

97年底在邻村辅导站,看了师父在济南第二期面授班讲法录像,从来没有的一种感觉,浑身轻松,睡觉醒后,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舒服感。妻子看到我的变化,心里也高兴,她也跟着学起来。村里学功的人也渐渐上升到二十多个人,经常到炼功点学法炼功,修心交流,心性都不断提高。村里人也都知道,学法轮功的是好人。

* 非法迫害:

99年7.20,我和其他同修一样,一听说对法轮功進行造假污蔑,就想到北京去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宁可被枪毙(现在不是这想法)也要去。结果到火车站就被截了回来,关進了车站派出所,一下午时间光我县就关了30多人。县公安局派车强行将我们拉了回来,在招待所由公安局和各乡镇问情况,都签了字回家了。由于我认为学“真、善、忍”没错,不签字,就把我留下来了,由几个人看管。随着上访走出来的人越来越多,整个招待所住满了,有年老的,有带孩子的,目地都是为了说句公道话。结果被非法迫害到此关了起来。后来又把我和另几名同修关到看守所。

当时我心想,我们炼功做好人,这不是我们待的地方。由于当时学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结果违心地在它们已打印好的不進京、不上访的保证书上签了字。回家后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亲情难舍,邪恶非法骚扰、传票、铺天的邪恶压了下来,连出门都得报告村委,整个人权被剥夺。有一次,我被骗到镇政府,派出所去人在办公室关上门劈头盖脸打了我一通,说炼就送看守所,不炼就放回家。我和几个同修因坚持修炼,被七八名恶警拳打脚踢、皮带抽、强行抬上了警车,送到了看守所,共有六名同修被关了半月拘留,理由是做好人不写保证。

* 反迫害、讲清真象:

2001年6月刚被迫害关到看守所,我们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做好人,连警察都说法轮功是好人(也有不理解的恶警)。可每天不能学法是最大的痛苦。后来,外面的同修智慧的把师父的新经文传到了里边(这是师父的慈悲)。通过学法切磋,我们后来悟到,不能消极承受,每天背法、学法,渐渐在理性上有了认识。也有的说:不写保证不能走得送劳教。当时我有一念,我不怕劳教,但不应该劳教,连看守所的所长都说:“你们要在这里做好人吗?”怎么办呢?

学习师父经文《昭示》后,我们切磋觉得应人人动笔,写的写说的说,善意申诉。在没有任何音信中,采取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我们号是绝食最早的一个号,绝食期间,我想坚决一顿饭不吃,离开这地方才吃。再次书面申诉大法的真实情况,当时想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想我与大法只要走得正,我的学员只要做得好,不管有多少偏见,我想都会扭转过来。”(《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它们采取了种种手段,威逼、欺骗、高压灌食也没有动摇我的心。十四天后,政委、副局长来看我时,我什么都没再跟他说,只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说:“法轮大法好,那就回家炼吧”。无条件释放。临走时在看守所的走廊里再次证实法,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整个看守所平静下来,当时我的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流了下来。

* 揭露邪恶,救度众生:

走出看守所没过几天,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就给我们制造了一场最大的骗剧“天安门自焚”栽赃案。在我身体还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乡书记伙同几个人到我家,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自焚了,我说自焚绝不是炼功人,师父教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炼功人不杀生,自杀是有罪的。不管我怎么讲,他们最后搞株连,要求家里亲人看管,强逼我在不進京保证书上签字。过后我真是后悔,有了压力,总想弥补这一过失。后来我在家学法时,它们上门干扰,我义正词严的说:“你们今天来是违法的,以前不管我在哪儿签的字从今天起全部作废。”后来我写了严正声明,在写声明时,我想这才是我真正的想法,绝不许再有下一次错误。

有一次,我和妻子在散发大法真象资料时,在路上就想:世人哪!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明白真象呀!到村后,妻子说她有点头疼,我说发正念,在将要离村贴最后一张时,突然跑来了两个人,后来发现手里还拿着半块砖。当时,我们稍微有点害怕。我说别跑,稳住心,发正念,两人靠近后问是干什么的,我说是散发大法真象的。他说跟我们到大队去一趟,给派出所打个电话。我说你不要急,有话慢慢说。坐下来就和他们讲了起来,从大法的美好讲到非法迫害,到大法在世界洪传,讲了半个多小时,另一个人叫他走他也不愿走。最后他说:“你们还有没有给我一张(真象材料)吧。看完后再贴到大队的公开栏上。”

就这样不管条件如何,阴雨还是冰天雪地,散资料我心里都很踏实,渴了弄个雪球吃,心里也觉得很美。

* 改变观念:

有一次孩子提出要跟着出去散发资料,由于人的观念重,怕一家人都出去了,万一出事,都進去了怎么办。这是情,是私心,是自我在作怪,去掉它。这也许就是他来在世间的愿望。就这样在雪地里孩子拉着他母亲的手,还说“娘,你慢点”,孩子们年纪小,怕心小。后来分组,两个孩子都愿意去,一个孩子说:“刚开始有点怕。后来散时,在门口一松手,资料就跑進去了。”我们听后,深切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超常。在邪恶迫害最严重时,一个孩子用大刷子在大街的墙上写了两处“法轮大法好”。还跟我一起在外县公安局和看守所的家属院散发了真象资料和光盘。万万没想到他先天性的一条细腿变好了。

* 放下常人心,走出人来,救度众生:

《洪吟》“新生”:正法传,万魔拦,度众生,观念转,败物灭,光明显。

1、在全县大迫害中,对我们又一次迫害。撬门而入,我爬墙走脱,它们绑架了我妻子。当时有一定压力,但我不能离开学法,学《北美巡回讲法》,证实法不能停。

在第七天村主任到家说:“你妻子在绝食,除非你去送饭,谁叫吃也不吃。”我跟他说:“你们根本不应该绑架她,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是对的。”我问他谁跟你说的,他说乡书记。他走后,我平静下来,想到师父的话:“在铺天盖地的这个邪恶的宣传中,也都使他们一样的受到了迫害,甚至于有的还当了骨干,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不管它是哪里来的,不管他是什么缘份,多高的层次,作为一个生命来讲不可惜吗?”(《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你迫害我,我找到你告诉你真象”《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师父的这些法我一直背了一遍又一遍。于是我决定去找乡书记跟他讲清真象。

开始有干扰,后来发正念清除干扰,找到了村主任。我说你下午有事没有,他说没事。我说咱到乡里去一趟行不行。他说行,他说我骑摩托车带你去吧!在路上一边走我一边发正念。到后,书记一人在家,我说明了来意,讲了妻子不吃饭的原因,又直截了当跟他说:“江××在强迫你直接对大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你也知道,在交纳税费时,要都象学法轮功的多好。江××就是利用扣工资等株连迫害,你想是不是这样。”后来他就问“4.25”的原因,“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如实讲给了他。讲了两个小时,后来他说俺村也有人学,都是好人。回来时,我给了村主任两块钱的汽油钱。

第二天早起打电话让我接人。我找了一辆三马车和我的父亲一块去了。到看守所一问说要乡镇担保。我悟到这不是高一层让低一层对大法犯罪吗?给乡镇打电话,问是怎么回来,也没打通。怎么办呢?我父亲说找他最大官(师父点悟)。就这样想,不一会碰到了公安局政委,我父亲叫了一声政委。他一看是我,说你来干啥,我说接人,当时就叫干警办好手续回来了。

2、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家亲戚让我帮他买煤,买给了不少农户,讲了不少真象。有一次三马车坏到了村附近砖厂路上,找了一个千斤顶就去了。用了砖厂二十几块砖。结果坏了十几块,虽没时间跟人家说,过后也得给人家送钱。送完煤结帐时,亲戚问我还有事没有,我给讲了这事,他给了我3块钱找机会送给人家。由于砖厂老板受电视谎言毒害深,钱财心重,说过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想借此把真象讲给他。

“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在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于是我带着一本《明白真象将成为你的福份》手册就去了。他正好在家,進屋后我说是给你送钱的,把整个过程说了一遍,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知道。听完后他说别说坏十几坏砖,就是一千块钱我也不要了。我说这不行,你的心意我领了,现在做生意也不容易,最后他要了两块钱。刚说完屋里站起来一个人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是×××吧!”我说是呀!另外人对我说是他是镇长(以前非法带人闯家),他就跟我说:你在咱县那讲也行,不能到外县去。我就跟他讲真象,在讲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语气不善,有争斗之心,心想我是来救度众生的。心平静了下来,我说我还带着一本真象呢?给你们看看吧!镇长说我走时拿回去。

没过几天,录音机不好使,去外县维修,去时带了三张真象材料,内容是“差一步得法的派出所指导员”、“传奇婆婆的神奇故事”,在路上就想也应该让他们明白真象呀。门口上有一电线杆,电线杆上有一木箱,我就往里放,还没完全离开木箱,从里面出来一个人,问你在干啥?我说散发大法真象材料,此人强行把我拉進了派出所,说着戴背铐,几个警察非常邪恶,说什么你敢来这散。当时我一声不吭,就是发正念,过了一会,他们不那么恶了。我说能不能让我说说,他们说能。我说你们看那资料写的是什么,我是真心想让你们看一看。我又给他们讲了一些其它真象。他们说这要把你送走吧,好象不应该。就这样把我关進了铁笼子里,我心里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是在做好人,外面还有人需要救度。

过了一个多小时,本镇派出所来接我,当时动了一下人心,认为当地的没事,结果在路上被迫害。回当地派出所后,让签字我不签,它们硬把我拉出去,三九天扒光衣服铐在水泥柱上。我想:它们不能把我铐在这。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突然一晕什么也不知道就倒了下来,他们把我抬進了屋。有的说给他扎针,有的说给他水喝,我也不吭声、发正念。后来副所长说:“算了,不让你签字了”。由几个恶人把我领到一间屋里看管,一个恶人想动手迫害我,他说我得治治你,刚下手我就喊,结果不再迫害。后来它说“杀人犯我都治服了。”这时我也明白了,我是大法弟子呀,它迫害我怕曝光,怕民众知道(派出所和农户紧连)。后来由一个年岁不大的孩子看着我,我心想这也不是我待的地方,就给他讲真象,他听后才知道法轮功有这么好。副所长过来对我说,一会就让你回家,打回去电话了(回家后才知道接电话的是镇长),我又跟副所长讲真象,我说不在你干啥职业,江××就是叫你对好人犯罪。我还给举了一个例子:某县看守所指导看到这么好的人(炼法轮功的)关在这里,眼里就掉泪。他说你不要说了,我什么都知道了。我知道又一个生命得救了。家里来人把我接了回去,我向他要录音机他说过几天来拿,因为自行车还在外县派出所,他说停几天再说吧!

回家后,我们俩为了让街坊邻里的人都对大法有一个正的认识,自行车必须要回来。这样妻子和父亲(不修炼但看过《转法轮》和真象资料)找外县派出所的人,目地是叫他们听真象。父亲又直接到派出所问自行车的事,他们问:人呢?父亲说当天就回去了。他们说推自行车得开本地派出所的信。

回来后妻子找村书记(给他讲过真象),他说能帮的一定帮,你去开信去吧!我给副所长打个电话,到派出所找到了副所长,他想开信,但又说上边查下来咋办,手直拍脑袋,就这样开好了信。当要盖章时,派出所的其他几个人又说:所长,他不拿钱就叫他把自行车推走啊?我再发正念,讲真象,副所长又一次把信从抽屉取出,盖上了公章,还说把录音机也给他吧,腰带你也拿走吧!

到外县派出所推自行车时,是我们两个人去的,妻子去推车,我近距离发正念,交接自行车时,他们问还炼不炼,妻子说,“这么好的功法,还能不炼吗?”他们都会心的笑了,又有生命得救了。

以上是自己的体会,由于层次所限,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