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升华中提高 反迫害中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10月25日】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过去五年了,在这五年的时间里,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从邪恶至极的所谓考验中走了过来。回想这五年的 正法历程,深感自己的每一步提高都凝结着师父的心血,是大法的威力和对大法的正信,才使我走到了今天。那一幕幕令人难忘的正法修炼之路,就是我们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历史见证。

1999年4月25日早晨,发生在天津污蔑大法殴打绑架大法弟子的事件传到我们的炼功点后,我和部分同修深感这一人为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与我们息息相关,于是立即赶赴北京向国务院信访局上访,以求合理公平的将问题解决。在这一天全国部分地区来了许多大法弟子,大家自觉的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队列整齐的站在中南海府右街的人行便道上。等候進去的大法弟子代表与政府部门上访的结果,整个一天秩序井然,无人大声喧哗,还帮助警察自觉的维护交通,搞好现场卫生,这一切不但使过路的行人为之称赞,也使警察为之感动,大家静静而来,静静的等待问题的解决,静静的离开。整个过程平静、祥和非常有序,充分展现了大法的美好和炼功人的与众不同,得到了外界舆论与北京市民的一致好评,在这个环境下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也使我的心性得到了進一步的提高和升华。

1999年7月一场对法轮功的无理镇压在江泽民的操控下发生了。7.20前夕,县里将辅导站的负责人关進公安局大院不准回家,并对一些炼法轮功的人员進行监视以防進京,7.22日我和其他3位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因此次進京对形势认识的不太清楚,总想着会有4.25大规模上访的场面出现,到了中南海后没找见大批的大法弟子也就先回家了,回家时已是晚上1点来钟(后来才知道派出所白天找过我好几次,在我家门口等我到晚上12点钟未见人回来才离开。)第二天上午派出所的人把我从单位找去,关在经编厂院内派出所临时办公地点,一同被关押的同修有30多人,7月23日下午派出所让大家观看了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中共中央关于取缔法轮功的决定和电视台为给师父和大法编造的一些罪名,并让每个大法弟子表态,与法轮功决裂,同修们都能凭着几年来对大法的认识和对师父的坚信,正念抵制和揭穿政府为法轮功捏造的不实之词,他们见这一招不灵,就勒令不准离开院子上厕所,恐吓、威逼大家,如不交出大法书籍 就不让回家或关進看守所,大家聚在一起,背诵师父的洪吟(一)交流这几年的感受,使邪恶的迫害未能得逞。

99年10月份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進一步升级,把法轮功定性为×教,并在全国范围内抓捕大法弟子,为了证实大法,10月24日我再一次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驻京的本县公安人员绑架,并将身上携带的一千多元现金和身份证非法抢走,后来知道是原单位派车将我接回,由于还没有到信访局去上访,因而内心十分难过,就求师父再给一次机会完成此行的重大使命,回来的路上汽车发生了故障,需要车上的人下来,我和另一同修见机会来了,趁天黑之际悄悄离开,徒步返京,一路上穿田野过铁路進村庄,一边走一边辨认方向,累了困了就躺在地上睡一会,终于在天亮前到了北京,由于长途跋涉皮鞋磨坏了,脚上起的血泡,但内心却乐滋滋的。找到同修后,一起進行了交流,我们就乘出租车去了中南海信访局。

因信访局的牌子被摘掉,我们就找到警察说明是炼法轮功的到此上访,警察却叫来警车将我们带到了府右街派出所,经一番搜查和登记后,我们说明上访的理由,后来我县驻京公安人员把我们接回关進县看守所。

看守所里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我们在一起背诵师父的《洪吟》《论语》等,并向犯人洪法,从而使许多犯人对法轮功有了一定的了解,一些犯人还表示出对我们同情和敬佩,因而周围的环境有了一定的改善,后来大家趁晚上熟睡之时,让值班的装作没看见就开始炼功,有一次警察发现后对我们罚站很长时间,由于始终坚持对大法的信仰,我被送劳教所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里每天劳动15个小时,一天下来累的腰酸背痛,吃的是窝头、馒头,水煮菜很难在菜中看到油,管教还强迫大法弟子每周交一份思想改造和对法轮功的认识,我把法轮大法修身养性,强身健体利国利民的好处及世界洪法情况一一写了出来,同时对电视报纸对法轮大法的污蔑做了澄清,这样一来,很长时间再也没人找我写什么东西。

由于大法弟子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在哪里都是一个好人,所以赢得了许多犯人包括管教对我们的同情和认可,我们大法弟子之间虽然说话的机会很少,但是大法弟子只要目光相遇都会给对方鼓励和支持,2000年7月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和唐山女子劳教所大法弟子抗议迫害绝食的消息传到所里后,使我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大家交流后决定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虽然有的仅绝食了3天(有的大法弟子绝食7天,有的遭灌食),但却使劳教所震惊和害怕,此后伙食也有了一些改善,劳动时间比以前少了一些。所里怕大法弟子再出现其它问题,于是加强了对每个大法弟子的跟踪监视,每个大法弟子由两个犯人包夹進行监视。但所有这些也未能阻止师父的新经文在大法弟子之间的流传,2000年10月20日,我从劳教所堂堂正正回家。

回到家后见到了许多昔日的同修,听他们说了在外面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一些做法,对比自己找到了一些差距,也为外面的同修的助师正法之举所感动,2000年12月我县集体進行了一次大规模的证实法行动,十里县城的主要街道刷满了大法标语,街道树上挂满了条幅,给县城增加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使人们看到了在邪恶的压力下的不屈精神,体现了大法弟子的整体力量,然而县委、610、公安局等人胆战心惊,召开紧急会议抓捕大法弟子,公安局一伙人强行对我家進行了搜查,他们把大法书籍拿走,我坚决不干僵持不下,竟通知刑警队强行将我带走关進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迫害,9天后由家人接回。

2002年1月,当地610以找我谈话为由,将我骗進转化班,反复向我灌输邪悟理论,我耐心向这些人讲述正信正悟的道理使得一些有所明白,610见对我不起作用,就想再次判我劳教或转去其他转化班,为避免迫害,我趁晚上逃出了魔窟,使邪恶的阴谋破产。

2002年5月13日为庆祝法轮大法洪传9周年,我县大法弟子组织了一次较大规模的证实法行动,从县城主要街道,到一些乡镇村庄的公路挂了许多大法横幅,让世人看到了大法弟子的证实大法抗议迫害的壮举,邪恶出于害怕加强了对大法弟子的监视,我妻子(大法弟子)去一同修家被邪恶非法绑架,为此我找到县公安局、610、县政法书记去向他们讲理要人,这些人对我大为恼怒,7月又再次将我绑架進洗脑班。在这一次他们采取了更加卑鄙的办法对我進行迫害,十来个邪恶之人轮流向我开战,昼夜不让睡觉,用手铐将我铐在床上,还采取棍打雨淋等方式逼我转化,我因一时正念不强险些给大法抹黑,头脑清醒后坚决正念抵制,经绝食才得以释放。2003年12月3日,当地610、公安局及派出所等十几人再一次将我绑架進洗脑班,我向610等人严厉指出了他们的违法行为,对犹大等人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可耻行为進行了谴责。他们见奈何不了我就找来刑警队对我進行威逼、恐吓,我记住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同时外面的大法弟子对当地的邪恶進行了大面积的曝光,并将传单和标语贴在了洗脑班的大门上,几百条横幅挂满了县城的主要街道和乡镇的一些公路上,有力的打击了邪恶的嚣张气焰,也让世人看到了法轮大法是镇压不灭的,在外面同修的帮助下,我经绝食抗议从洗脑班堂堂正正闯了出来。不久洗脑班也彻底解散了。

以上是我几年来的主要经历,回想起来,自己修的确实不好,才使邪恶找到了迫害的借口,一次次的魔难使我体会到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就能化解一切,邪恶就不敢迫害,如果念不正就将毁于一旦,做为大法弟子必须真正信师信法,同时要向内去找自己的执著与有漏之处,才能从魔难中走出来。

不对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