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师尊的慈悲 学好法不再迷失


【明慧网2004年10月29日】我今年70岁,退休前是大连市一所高校的系党总支书记。在1995年11月有缘得法之前,我被病魔缠身50余年,严重的高血压、眩晕症、植物神经紊乱、腰椎间盘突出、颈椎骨质增生等十几种慢性疾病煎熬着我,几十年如一日的多重药不离口,个人苦不堪言,家庭也被困苦笼罩着。修炼法轮大法后,10天的学习班还没结束,我一身的病均不翼而飞,至今已近9年,和医院、药断绝了关系,真正尝到了没有病的滋味。臃肿的身体变得健美了,皮肤细嫩了,有光泽了。

1997年2月14日,在修炼了一年零三个月后,62岁的我在断经11年后又来例假了。我由过去是家人的包袱,修炼后一跃成为承担起五口之家的全部家务的主力:做饭、洗衣、带小孩、搞卫生。修炼前我和老伴经常为一点琐事生气争吵,修炼后,我有矛盾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不抱怨对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结果曾经被困苦笼罩的家变得温馨、富裕,非常幸福。

一、证实大法讲真象

令人痛心的永远不能忘怀的1999年7月22日,邪恶从天而降,一夜之间辅导员被非法抓捕。我带着七岁的小外孙女和同修一起去了市政府信访办,结果被警察驱赶,小孩吓得哇哇哭,同修遭拳打脚踢,被绑架。一次警察把我们驱赶上汽车,拉到郊外没有交通工具的地方扔下不管。我们步行返回到市政府广场继续维护大法。

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遭破坏,大法弟子们失去了人身自由,被单位、街道、家庭、社会严加监视,不准炼功、串门、接触、交流。单位、街道催促交书,一片白色恐怖。弟子们的心在流血,那痛苦的滋味是无法言表的。有些同修在外边坚持炼功,被绑架关押,恶警指使犯人用胶皮管抽打,有些同修的手被铐在暖气管上数日,吃饭、大小便都不给解开,有的手腕被铐化脓。

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象,为师尊讨回公道,我和同修一起去了北京上访。为躲避抓捕,我们露宿火车站广场,住过草垛,啃着馒头,喝着凉水。在听到电视广播把大法定为×教的当天,我们从郊区农村披星戴月步行到天安门广场护法,被非法抓捕,在天安门分局和武警体育场被非法拘禁。10月末的夜晚,冷风飕飕,警察们穿着棉大衣还要缩着脖子立起衣领,而衣着单薄、一天没進食水的大法弟子们坐在空旷的体育场的土地上,无所畏惧气概超凡。大法弟子们不停的讲真象,齐声背诵“论语”、经文、《洪吟》的声音此起彼伏,响彻云霄,那气势至今想起来还激动不已。

北京的看守所条件非常恶劣,進去时都要被搜身,有的被拳打脚踢、或面壁、强迫弯腰90度。十余人的食、宿、便都在一间十来平方的屋子里,塑料的光板通铺,无铺无盖,窗户上还有个通风口,凛冽的寒风刺骨,无奈二个人背靠背坐着睡相互取暖。大小便在一个桶内,吃的是白水煮萝卜和粗糙发霉的苞米面,不时还要听到恶警的吼骂声。

后来我被绑架回本市派出所。去看守所那天,早饭后我突然眩晕呕吐不止,可是派出所警察视而不见,照送不误。看守所内平时住15个人的大床铺一下子挤住32人,增加的17人全是大法弟子,侧身都躺不下,狱警便让大法弟子分二班倒班睡。食、宿、便在一个屋内,没有屏障,异味扑鼻,与犯有各种罪行的犯人挤在一起。大法弟子们每天除了背诵大法,就是向身边的警察、犯人讲真象、洪法和证实大法。很多犯人明白了真象,敬重大法,学会了背诵很多首洪吟和经文。他们照顾大法弟子,称大法弟子为法轮功,有的表示出狱后也修大法。

为了讲真象,救众生,揭谎言,清烂鬼,我和同修把真象材料送给各家各户。开始时怕心很明显,发材料前很紧张,可是在做时心里背着法、发着正念就没有了怕,而且还后悔材料带少了。有时也给亲朋好友寄信谈体会,介绍真实情况,有时登门拜访面对面谈,或给各地邮寄真象材料。在读了师尊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我还鼓起勇气在购物时向不相识的商贩讲,走路时向碰到的路人讲,装修房子时向装修的老板和工人讲,日常活动中时时注意不放过任何机会。

发正念是用神通在另外空间除恶,我把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看做是参加全球正邪大战,是责任和使命,绝不能耽误。二年多以来,我每天立掌发正念8次左右,每次15分钟以上。我坚持每天夜间12点发了正念后再睡,同时在日常活动中注意一思一念都发正念,有不正念头冒出马上排斥出去。

二、只有学好法才不迷方向

2002年以前,我曾三次被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劳教,在此过程中自己也深深体验到:当自己能够从法上认识法、心性符合大法的标准、正念很强的时候,不用常人之心,不用人的观念想问题和处理问题时,就会出现奇迹,反之就遭魔难。比如:由于自己带着常人之心,感情用事,轻信并支持了个别学员大搞集资,说是给国外的大法弟子提供讲真象的资金,由于这种严重破坏大法的行为而出的大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一次在与亲朋相聚时,我被诬陷为非法聚集而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我又被人情、被劳教所的环境、警察的伪善与欺骗所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邪悟,糊里糊涂的被转化,还错误的认为转化就是转入了下一阶段修炼,是出世间法修炼,因此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大法、给慈悲伟大的师尊抹了黑,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太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也对不起我对应的天体的无量众生。现在才明白,在被转化的日子里,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哭啊哭啊,当时只是莫名其妙,现在才悟到那是我明白的一面在痛苦的哭啊!

而当后来自己能够在法上看问题、正念很强时,奇迹就出现了。被判非法劳教三年后,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修炼的路是师尊安排的,谁说了都不算。结果不久我出现了高血压症状,高压达225/120毫米汞柱,医生的结论是冠心病。我意识到这是师尊为救弟子而演化的。后来血压达250/135毫米汞柱,我仍然没有动,坚信大法,坚信师尊,就这样,只一天半的时间我就正念闯出劳教所。从被非法关押到正念闯出,正好是三个月。三年的非法劳教变成了三个月,其中的奥秘和内涵是非常值得深思的。

从这里的教训中我更加明白了什么叫以法为师,怎么做是以法为师。从我的接触中,我感觉到在劳教所时被转化的学员有相当数量是像象我一样,对大法和师尊都没有动摇,只因学法不深,再加上长期的执著不去,而迷失方向。

从劳教所回来后,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很快清醒了过来,决心好好修炼、加倍努力。这时邪恶又一次在拼命企图置我于死地。一天,我出现高血压症状,十分严重,头脑几乎爆炸,情况特别危险。我在心里数次呼喊师尊救我,最后我坚决的说,我死也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在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后,感到我的后脑勺左右唰一下邪魔解体了,我终于得救了,症状缓解了,冠心病的症状(嘴唇也是紫黑色)彻底消失了。

感谢师尊再一次给我新生的机会。我发表了严正声明,从此加倍弥补。我摔倒的根本原因就是学法不深,所以我特别注意静心学法,并开始背《转法轮》。我要在学法与修炼中提高自己,加大力度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