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小弟刘成军(图)


【明慧网2004年11月14日】记得那还是1997年前后,和平环境修炼时期,别人一天一般学一讲左右《转法轮》,最多学三讲,可小弟刘成军每天必读一遍《转法轮》。不管这一天怎么忙,怎么累,回到家里,他就会捧起《转法轮》如饥似渴的学下去,有时就是通宵达旦,有时只睡一两个小时,到了第二天早上炼功时间,他会一分不差的来到炼功场上炼功。

高精度图片
大法弟子刘成军(已于2003年12月26日被迫害致死)一家

我被小弟的精進意志所鼓舞,决心和他一起精進学法,可学到后半夜一点时,我已困得实在难以支撑下去,还是没学完一遍就去睡了,而他直到学完才睡,可刚刚睡下炼功时间到了。那时我妈家是一个学法点,很多老人都到我妈家炼功。当时是冬天,天又黑又冷,我妈家是三室二厅,房子很大,大家都到屋里炼功。可小弟不论睡多晚,天多黑、多冷,他都到外边的大炼功点炼功,不畏严寒、不畏艰苦,顽强而刚毅。在学法上小弟勇猛精進,让我自愧不如。他说:“古人只是学常人的知识尚能做到头悬梁锥刺骨,而我们学的是宇宙大法,万古难遇的天法,我们为什么做不到?难道大法弟子还不如古人吗?”

因为他学法扎实,真正的把自己溶于法中,所以时时处处都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达到法在不同层次不同境界所要求的标准。还记得他对我讲过这样一件事,他的岳母不知为什么常常无缘无故的骂他,有时动手打他,有一次他感到真的把握不住自己了,头都要炸了,甚至冒出了最坏的念头;把她家的房子点着算了。但就在这实在难忍的时候,他想:我是个大法弟子呀,超出常人境界的修炼人,怎么能动气呢?师父讲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这时,他稳下心来,搬了一把小凳子,坐在了岳母的身边,非常冷静的说:妈,您消消气,打我、骂我都成,但您别气坏了身体。岳母一听,“噗”的一声笑了,再也不骂了。可是,小弟成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却哭了,他想:师父啊,您的话弟子都记着那“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还有很多提高心性的事,小弟成军都做得很好,他是这样扎扎实实的按着大法的要求迈出坚实的一步又一步。

1999年7.20当天,我们在长春市省政府门前,想向上级领导表达我们的心声,可得到的是铺天盖地的绑架。小弟被十几个警察同时围攻、殴打,衣服被撕成了碎片,他如一座山一样,结印打坐,岿然不动,最后十几个警察把他抬上了抓捕的大客车,关在了郊区长春警察学校的大院里。当晚我们走脱,于7.20当晚零点整,踏上了第一次進京上访的征程,后我们五个大法弟子被抓回,非法拘留15天后放出。

9月份,小弟只身一人第二次進京,回来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长春市奋進劳教所,超期关押,关押到二十二个月时,他自己正念闯出劳教所。在那里他也经受了残酷的折磨和恶毒的虐待。刚开始到劳教所时,恶警们利用军训走正步折磨大法弟子,要求大家喊攻击大法和师父的口号,小弟马上从队伍中站出来,大喊一声:我不能喊这种口号!邪恶管教们二话不说上来就打,他被打得口鼻流血,然后恶警问他:能不能喊?他坚定的回答:不能!恶警们上来又是一顿毒打。然后对着队伍问:还有谁不想喊,站出来!这时,有三个人从队伍里站出,七、八十人的队伍,只站出他们4人,他们4人又被当众毒打一顿,刘成军被关進了小号7天。

还有一次,刘成军和几个大法弟子抵制邪恶,坚决拒绝参加攻击法轮功的大会,结果他们被强行架到会场,整个会场阴森恐怖,充满了邪恶的气氛,会议刚刚开始,刘成军拍案而起,大声高喊“这种会我不参加!”整个会场一片大乱,恶警们向他扑来,把他弄到会场外,七、八个电棍同时电他一个人,直到电棍没电了为止,然后把他用手铐吊铐在禁闭室屋顶上,脚不沾地,悬在半空中,不让吃饭,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整整吊了两天两夜,手铐深深陷進了肉皮里,流了许多血。

后来他悟到不能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那时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还没有发表)悟到就做到,他拒绝穿劳改服,拒绝参加劳动,对那些管教干警他也从不称呼“管教”,因为他认为:我不是犯人,我是一个真正的好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谁也不配做我的“管教”。所以对年岁大的管教他称呼老王、老李,年岁小的他称小张、小孙。他看到恶人打其他大法弟子,他会大喝一声“住手,不许打人!”看到有的刑事犯偷拿大法弟子的东西,他严厉的喝住那犯人:“把东西拿回来,这样做对你不好!”

正是由于他的正念正行,极大的镇慑了邪恶,所以恶人们再也不敢在他面前行恶,管教们也从心底里佩服,曾有人说:“看人家刘成军,那才是顶天立地的硬汉子。”后来他一个人在严管队里,堂堂正正证实大法、讲清真象,很多犯人明白了真象,纷纷表示要学法炼功,他就在监室里教他们炼功。

我被非法劳教放出来后,每当师父发表新经文,我马上想尽一切方法给他送進去;他马上就会抄很多份,传给其他的大法弟子。在那样紧张而邪恶的环境里,他竟然把《转法轮》抄了两遍,而且大部分我送進去的经文,他都背下来了。都知道是刘成军传的经文,却没有人找他,他什么事也没有。

后来,全世界大法弟子发正念除恶开始了,我去告诉他如何发正念以及小弟子们看到发正念时另外空间正邪激烈交战的情景,还有国内外轰轰烈烈的证实大法的洪势。从此,他每天除了学法,就是没日没夜的发正念。最后他把正法口诀几个大字写在了走廊的墙壁上,这下邪恶管教不让了,马上给他加期一个月。他一听马上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自己说了算。”

这样,他开始准备正念闯出去。几天后,2001年7月16日,星期一,正是他们队接见日。这一天,我和父亲、丈夫,还有两位大法弟子,一同来要人。这之前,我已来过两次,找过劳教所的几个所长,最后找到主管的周所长,正告他必须放人。我们共去了4个大法弟子,我和他谈话,另外3个大法弟子就是发正念,同时,临行前我嘱咐在家的大法弟子帮助发正念。那所长开始还很蛮横,说“放人?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严肃而郑重的给他阐明利害关系,讲真象,再加上我们几个发正念,他的态度改变了,还露出了笑容,但还是很疑惑的问:你炼法轮功怎么没被抓呢?我马上正念制止他;你这种观念都是错误的,为什么炼法轮功就应该被抓?要知道我们都是好人,无辜的伤害好人、迫害好人,这个生命面临的将是最大的危险和不幸,更是天理所不容的;所以你必须冷静的思考一下,给自己一个明智的选择,你必须无条件放人,不然我们今天就不走了。

后来他答应再过两天,就是7月16日来领人。但必须是610或司法局来人亲自接,我没听他这一套。所以,周一(16日)我们来到找到周所长,我没有过多说什么,对着他就是发正念。过了一会,他拿起电话通知管理科韩科长:给刘成军办解教。我丈夫听后都是一惊,以为听错了,他压根就没相信会放人,父亲更不相信会放了儿子,所以到接见室去办接见了,但我坚信师父的话“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可就在这时,来了电话,周所长放下电话,神色异常慌张的冲出房门大叫,“不好了、不好了、跑人了、跑人了!”由于过度紧张,话音都变腔了。只听走廊一片混乱,所有的人都向楼下冲去,这时周所长急速的跑進屋,在柜子里拿了一把枪冲了出去。我当时脑子轰的一下,一阵紧张划过头顶,我也冲出房门,跑到窗前,向外望去。所有的警车全部出动,所有的管教都手拿行凶工具向外冲去。我脑袋嗡嗡作响,预感到是小弟成军,我和丈夫向楼下跑去,来到楼下大门处,几个女警在那里议论,我上前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她说:“跑人了,严管队的法轮功,听说叫王成军。”我一听心就是一沉,什么王成军呀?严管队法轮功就是小弟一人,就是小弟刘成军。

这时,一个管教喊:“赶快把刘成军档案调出来,好下通缉令。”听后,我们急速的走出了大门。我心里发着正念,加持小弟成军,他一定会脱险的。这时在大门外发正念的两个大法弟子跑过来告诉我,她们眼看着大墙上跳下一个人,飞速的向北跑去,冲進玉米地里,非常象小军。我说:“是他。我们共同发正念加持他,他定会正念走脱的。”这时接见室已停止接见,正往出赶各地来的家属。爸爸听说后很害怕,说劳教所会怀疑我们做了什么,我对爸爸说:“您不要害怕,把你的念头正一正,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向劳教所要人,我儿子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有没有危险谁知道?人在你们这没的,是你们失职,我儿子找不到,我就要告你们。”听后爸爸点头称是。到家后,我们又多次高密度发正念,两小时后,劳教所周所长等人来到妈妈家,为推卸责任,送来了一张解教书,并说:“你们也别说他跑出来的,就说解教了,要不然也打算给他办解教了,谁知他跑了。”然后几个人匆匆走了。小弟当晚回到家乡,虽没回家,住在同修家里,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路平安、顺利。

2001年10月1日,小弟只身一人第三次進京来到天安门,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高高举起,喊出了发自心底的呼声“法轮大法好!”他绕广场跑了三周,一群恶警追赶,最后将他扑倒,一阵毒打,然后抓捕,关押在北京某地。他不报姓名,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绝食、绝水抗议这种无理的非法囚禁。恶警们将他衣服扒光,一丝不挂铐在北京一公安医院的病床上,他躺在那里不能动,但他想:我的嘴你们铐不住。他就不停的向周围的人讲真象揭露邪恶。邪恶之徒用各种酷刑折磨他,他抗拒灌食,输液,每天都与邪恶做着生死的抗争,多日后,因强行灌食,他的面部、鼻腔、口腔、咽喉都严重受伤,全身更是伤痕累累,不能说话,他就发正念。绝食绝水第二十二天,恶徒们还是一无所获,这时小弟他已是皮包骨,虚弱得很,自己也感到难以支撑,仿佛到了生命的尽头,他在心里喊:“师父啊,救救弟子吧!”这时,他听到了窗外喜鹊喳喳的叫声。狱医们来到床前,说:“只要你配合,喝一点点汤,我们就放了你,不然你没有体力,放了你,你也走不了。”他坚定说:“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一定能走。”后来他喝了一点汤。他们找来了一身死刑犯的衣服、鞋给他穿上,就这样,他被无条件释放了。来到车站,他到了一卖矿泉水的老大妈处,想买瓶水喝,因体力不支,坐下来休息,并告诉大妈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差点被迫害致死及刚刚获得自由的整个经过,大妈哭了,激动的说:“孩子呀,你真是好样的!大妈也是炼法轮功的呀!”就这样,大妈把小弟送上了车,又给他买了一些吃的、喝的东西。车要开了,大妈才与小弟依依惜别,告别的时候,两个人握着手都哭了。后来小弟对我说:“当时最大的感触就是无以用语言来感激师尊的佛恩浩荡,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2002年3月5日,刘成军等大法弟子电视插播真象的壮举震惊了海内外,在国际上引起了强大的震动。这一惊天动地的壮举,将永远载入宇宙正法的史册。

2002年3月24日,小弟成军因插播真象再次被绑架,这期间,他遭受了无数的酷刑摧残和折磨(详见明慧有关文章)。2003年10月21日,吉林监狱来电话:刘成军不行了,让家人去一趟。那正是我二次被非法劳教放回的第二天。我们赶到吉林市中心医院,见到了历经无数迫害和摧残的小弟,那时他已是奄奄一息,整个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看不清东西,心、肾都重度衰竭,咽喉部重度感染,全身到处是伤痕,说话很吃力,几乎发不出声音,我握着他的手,我说:“小弟,姐来救你来了,我现在就着手给你办保外就医,你很快就会回家的。”他很费力的说:“啥…也…别…执…著。”我流泪不止,他看我如此悲伤摇摇我的手,眼睛睁得大大的,一个字一个字很吃力的说:“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我们在场的人都哭了。他虽然发音不清晰,但我们都听懂了,他在背师父经文《正念正行》。接着,他指指那个护犯,说:“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们要善待他,救度他。”每一个人都被感动了,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那个护犯眼里也噙满了泪水,说:“没什么,我应该的。”我握着他的手,看着他消瘦而坚毅的面孔,泣不成声。

这就是我的小弟,顽强而伟大的生命,自己在这样生命垂危险恶困境中,却时时想到的都是别人。小弟呀,我们因有你而骄傲,因有你而自豪,我们也会因有你而倍增修炼的正念和正信,在证实法、讲真象的路上努力做好!

小弟成军,在证实法的征途上,迈着稳健、刚毅、坚定的步伐,留下了许多催人泪下,感人至深的事迹。小弟成军,用生命谱写了一页伟大而辉煌的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