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圆容


【明慧网2004年11月16日】近日,在与一大法弟子的妻子(不修炼)的交谈中,谈起了大法弟子在家庭及社会关系中的圆容问题,引起了我的一些思考。

1、 家庭关系中的圆容

圆容是让众生正确认识我们、了解我们,以便使我们走近他们,進而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前提。否则,人们会认为我们神神叨叨,格格不入、无法沟通,或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另类。若以此为起点去讲真象怎能有说服力呢?众生怎能信服我们呢?

我们要顺着众生的执著,走近他们,才能讲“清”真象,才能救度他们,若没有走近,很可能是客气的附和几句,何谈效果?

小汪对大法坚定的态度令邪恶胆寒,几次被非法关押,也被判过重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但无论邪恶怎样软硬兼施和高强度的迫害,都未能使他妥协。可在家里,其爱人一直不理解,从一开始的顺其自然,到限制、强制限制再到无可奈何,他爱人说:“还用和别人讲什么真象,我都不理解你们。”其实,她并不了解我们。由于我们没有圆容好家庭关系,没有处理好修炼与家庭生活的关系,让家里人误解了我们的整体,给我们走出去讲真象造成了负面影响。

区别于历史上在庙、观、教堂中修炼的专修者,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生活状态是我们的修炼方式,最大程度的接近大众,才能广度众生,这就要求我们要保持正常的常人生活状态,勿偏激、勿另类。

当我问起小汪在家里的表现时,他爱人说:“他很少管家里的事,不看报,不看电视,不看大法以外的书,不学技能,不过问孩子的学习,很少做饭,陪孩子逛街、游玩更不敢奢望。最不能容忍的是工作不尽心,做你们的事占用很多时间,让合作伙伴怎么理解?”

的确,我们重任在肩,时间紧迫,任务量很大,但在自己的生活环境下,不偏激,不钻牛角尖,运用我们的智慧,往往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处理好家庭、邻里、同事、亲戚关系,让他们真正了解、理解進而同情、帮助大法弟子,是窒息邪恶、揭穿谎言、讲清真象的强有力武器,这种小广播在周围社会环境中的作用不可低估,同时他们也是在奠定美好未来的基础。这种讲真象的再生能力我们应该重视,否则,我们讲真象,人们会有许多人间的逻辑障碍,效果会大打折扣。

这种圆容不是无原则的讨好,更不是为自己未放下的对名利情的执著寻找借口。

2、 工作关系中的圆容

我们受迫害流离失所、被无理开除的同修在法理上提高的同时,怎样圆容你周围的环境是助师正法、弥补过失的一大课题,也是树立威德的又一契机。在正法期间,由于主客观的原因,有些弟子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家庭,在我们揭露迫害的同时是否扪心自问过,这一切的失去是否也有自己的行为没有圆容好各种关系,有了疏漏的因素导致。如果有,就应大胆突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一些同修的生活长期没有经济来源,极为艰难,但又不想去找工作,不想去接触常人,靠同修的资助生活。常人活着只为名利,而我们并不是应得的也不要,我们不是旧法理约束下的苦行僧,被无理迫害的同时,我们的行为和证悟的有没有偏差呢?我觉得不是自己的不求,是自己的也不要硬扔出去,工作要做好,生活要继续。这是我们区别于其它法门,立于常人之中修行的明显特征之一。

我的理解是,我们真诚的与人相处,平和、慈悲的用善的方式,冲破旧势力操控的怕心、等待外部条件变化的消极心态及怕有失身份、不好意思等心理,堂堂正正的找有关部门,有关领导申诉事实真象,这不是最好的救度众生的机会吗?此处的角落不正是你的“责任田”吗?

此时的圆容不是妥协,不是默认无理的迫害,也不是低三下四,是不卑不亢,坚韧但不脆弱,也不要陷于争执之中。既让他们看到我们的正常思维,也让他们知道大法弟子决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还要让他们了解大法的真象和威严,也在给他们修正错误、奠定未来的机会。找回本该属于自己的工作,对那些走不出人来的同修也是一种鼓励和触动,同时,震慑邪恶的意义非凡。

3、 同修之间的圆容

我们都是在积极、主动的做着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神圣工作,这种工作不是建立在为私的基础上,是共同慈悲的救度被谎言欺骗的可怜的众生。大法的工作要相互配合、协调,共同完成。那么在方式方法上,每个人的见地,对法的理解,加之后天修养、习惯和技能的掌握上差异很大,合作时各有各的意见,这就需要我们用慈悲、用善、从大局着想,为他人着想,去圆容这些,否则,就会出现争执,出现矛盾。

同修之间的圆容不是在一起吃吃喝喝,哥们义气,不能带着显示心什么都讲。心里装不住事,不该说的也说,并不是圆容。正法时期很特殊,情况复杂,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绑架与我们不修口、不理智的信任人大有关系。

一说要圆容,一些人就偏激、毫无戒心。设想一下,如果一个冒充同修的坏人,想了解资料点的情况,不用费很大周折就可能取得我们的信任,达到他的目地,这会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失。甚至一同修说:“打印机不用做安全处理,如果做了就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不想,旧势力就迫害不了我。”修炼是要纯净我们的思想,但不是把我们都修成大脑平滑、没有理智的傻子,以往的教训还少吗?

此时的圆容不是圆滑,不是无理智的随和,是在原则主线下的协调,并尽量让各方接受,同时,自己也修在其中。我的体会是,每当矛盾出现时,想想如果是慈悲的师父在,会怎么处理。一下子会把自己暴露的问题定在那儿,然后,鼓足勇气修掉它。

处理家庭关系中要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义务;处理工作关系上要讲理,智慧,但不陷于争执之中;处理与同修的关系要律己、宽人、理智。当我们做好这些,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之路会走得更宽、更广。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