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炼功遭迫害有家难归 儿子被610株连迫害精神失常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我母亲尹淑英,住北京市顺义县石园西区21号楼4门401号。我叫刘春虎,住在顺义县建新北区18塔楼502号。我母亲坚持修炼法轮功,几年来遭到县610、派出所及居委会的骚扰迫害,被迫离家出走。不法人员们开着警车到我亲戚家去骚扰,并威胁恐吓我和我妹妹,逼我去找我妈,致使我失眠头疼、精神失常、妻离子散。

我母亲是1996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有高血压、冠心病、子宫肌瘤等多种疾病,痛苦至极。炼功后不到一个月,什么病都没了,一粒药都用不吃了,60多岁的人,满面红光,年轻有力,干活浑身是劲。

99年7-20在江××操纵下,国家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我妈给中央领导写信反映情况,说自己炼功身心受益的体会,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国家不应取缔法轮功,随意的定其为“×教”是与人民的意愿相违背的。我妈还到天安门去过两次 ,就因此,县610、仁和派出所、石园西区居委会对我妈“严加看管”,对我家电话监控,有时夜里每隔10-20分钟就响一次,吵得我妈无法睡,有时白天也常打电话骚扰,问在家没有,派人监视我妈的出入。每逢4-25、7-20总逼迫我妈到派出所洗脑学习,有时逼迫我妈每天早晨、中午去派出所报到,再回家干活。

2001年春天,610、派出所、居委会不法人员让我妈去洗脑班,我姨得知我妈一去七、八天不见人,突发脑血栓,医院发出病危通知书。为了让我妈尽快见到我姨,我和我三姨到610去要人,经过交涉同意我妈离开半个月。我妈为了照顾我大姨,来到医院。在我妈的耐心照顾下,大姨的病有了好转,能下地走路了,但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我妈让大姨炼法轮功,大姨说:看你的身体、你的表现,我知道法轮功好,可我不敢炼,我一炼江××邪恶集团就让我劳改,折腾得全家都不得安宁。结果不到半年大姨就去世了。

2001年秋天,顺义县610、仁和派出所、石园西区居委会,还让我妈去洗脑班,它们在我家对门、楼下,安排人轮流24小时监视,还有车。2002年春节前夕,不法人员们见我妈不在家,就开着警车到我亲戚家去找。

十六大前夕,石园西区派出所片警张国华给我在外地上学的妹妹打电话问我妈的下落。张国华威胁我妹说:“你要不知道你妈的下落,你就回来去找,你如果不回来,我就开着警车到你学校把你押回来。”我妹说:“我犯了什么法?什么罪值得你用警车押我回来?你竟然这么说,我们也没有谈话的必要了,那你就开着警车来吧,我等着你!”自那以后,不法人员们再没给我妹打过电话。学校放假我妹回到家,居委会找我妹谈话,让她做我妈的转化工作。我妹说;你们不解决我妈的问题,却把我哥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残,现又开始整我了是吧?我妹问它们:你们打算把我整成什么模样才肯罢手?居委会威胁我妹:你妈炼功,你毕业分配县里不接收,不给分配工作。

因找不到我妈,610歹徒张玖三、张国华就到我单位:顺义县后王会希涛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实验室找我要人,他们要挟我说:“你别上班了,找你妈去,不找回来就别上班。”不法人员们三天两头到我单位骚扰我,到我家要人,我又惊又吓,又怕,又气又急,胸中的怒火一股股的往上冲,我开始失眠,头疼,后来渐渐的失去理智,精神失常,大喊大叫,持续2-3分钟,并未引起领导和同事的注意。我想不通,我妈炼功做好人没有错,修真、善、忍没有错,为什么迫害她?还株连九族,连我这个不炼功的儿子都不放过?三天两头来逼我?

在街道和单位610的双重压力下,我的失眠更厉害了,头更疼了,后脑开始疼痛。我单位经理见街道和警察老来,对我说:小刘,知道的它们老来单位找的是你,不知道的还认为我单位有什么不守法纪之事,它们老是进进出出的,给厂子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看这么办吧,你先别上班了,回家把家里的事处理好了再来吧。单位在派出所的威胁下,把我解雇了。

我下岗后,610及不法人员们还是经常到家和我岳母家骚扰我,逼问我妈的下落。有一次我岳母跟它们急了:你们要干什么?他的工作都让你们给弄丢了,都没饭吃了,你们又来挤兑这孩子,都挤兑出病来了,你们知道不?他原来好端端的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大小伙子,多棒的身体?膀大腰圆的,胖乎乎的,现在病成了瘦干郎啦,他妈炼功是他妈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有罪,也是一人有罪一人当啊,而他妈也没犯罪呀!难道你们还要株连九族吗?难道你们还非得把他给挤兑死了不成吗?从那后它们再也没有去我岳母家找过我。

我的儿子当时也五岁了,天天上幼儿园,我失去了工作,没有经济收入,妻子和岳母都和我吵。歹徒还时常逼我找我妈,真逼得我都傻了,我头疼得都要炸了,我胸中的怒火往上冲,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失去知觉,乱跑乱蹦,大喊大叫,然后就失去理智,摔倒什么也不知道了,流口水、抽搐。我妻子和内弟把我送到北京医院,诊断为癫痫病和精神分裂症。我的下岗、我的病给这个三口之家带来了灭顶之灾,每天还要吃药。我爱人提出离婚,由于我犯病时不能自理,孩子判给妻子。她带孩子嫁给了别人。

我离婚后,生活不能自理,我妹把我的不幸告诉了我妈,没几天我妈来到我的身边。原来我妈为了躲避不法人员们的骚扰离家出走了。妈妈看我被迫害的惨状,安慰我:儿子,别伤心,你的病会好的,你的生活,你看病的费用都由妈来负责,你就和我一起过吧,妈来照顾你的衣食住行。

我和我妈有家不能归,只好流离失所。为了给我看病,为了生存,以出租楼房取得点收入,可街道、居委会对我家的房客也是百般刁难。住我家房的人说:住你家房还得受居委会、派出所的气。

回想三年前我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有家有儿子有工作的幸福家庭,可现我被江××的打手迫害成了一个病人,是610等不法人员把我害得妻离子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