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的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4年11月4日】我97年6月得法,刚开始对法还认识不足。99年7•20之前也是带学不学、带修不修的也不知道精進。从99年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刚开始怕心也很重,学法炼功就更懈怠了,更谈不上精進了。但有一次单位搞不让炼功签字,我当时虽说学法不精進,可我马上意识到不能签这个字。这一关就过来了,之后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一次一次的点化我,使我开始重视学法炼功了,又在同修的带动下,大胆的出来讲真象,发传单,挂条幅。随着修炼的精進,身体上的变化也很明显,原来常出现咳血、乏力等现象都没了,脸色也红润了。

后来,我越来胆越大,经常听到同修的夸奖,不知不觉中,欢喜心悄悄的出来了。2003年冬天,有一次我和一同修出去做真象时我被警察非法绑架了,而那位同修因正念强,没有被抓。当天晚上我家被抄了,把大法书及讲法录音带等都拿走了。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审问我,让我说出那位同修,当时我就有一念,我们修的是佛、道、神,我不能出卖任何同修,否则就等于出卖佛。我跟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大法好,做好人,健身……。他们说:“好,你就在家炼呗,你到外面做这个干啥?”。我说:“我炼我知道大法好,有多少不炼的也不知道哇,就只看到电视的宣传,因为我们也不像电视讲的那样啊!”他们也没啥说的,当天晚上就把我送到看守所,一路上我就跟他们讲,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到看守所后我就跟那些刑事犯讲真象,有几个人明白了,对我挺好,另有两个人一个是吸毒的,一个是杀人犯,不管怎么讲她们都不行,还挺恶的,有时骂我,还用脚踹我。不管她怎么对我,我把我自己当做炼功人,我就想起师尊的话,“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都能遇到”。我心里就更加平和,也不动心。

20多天后,告诉我说已判刑了,要送去哈尔滨戒毒所。在送戒毒所的路上我一直跟他们讲真象,因那天雾大正好在行驶的路上有几辆被撞翻的车,我就告诉他们恶有恶报,车肇事也不是偶然的。和我一起送戒毒所劳教的还有一位同修,我们俩一路讲真象,一路发正念,心想他们说了不算,我是大法弟子,我们师父说了算,我就是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每当有不好的念头我就排除。想起师父说的:“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后果”,马上念就正过来了。

到了戒毒所,我俩就跟那里的警察讲真象,狱医给我们检查身体,没多长时间结果出来了,说我有心脏病,那位同修有高血压。其实我俩什么病都没有,是慈悲的师父给我们演化的。就这样又把我俩送回了看守所,又呆了4天,就堂堂正正的回家了。一共在看守所呆了一个月。在我回家的路上,我爱人就跟我说这一个月来家里的同修都在为我发正念,马上就上网把邪恶曝光了,国外的大法弟子给警察打电话。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都是因为我修的不好,有了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以后可千万别出漏了,一定要精進,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走好最后正法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