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四年,努力走师父安排之路的四年


【明慧网2004年11月5日】看完明慧征文的通知后,心情难以平静。这是一次证实大法的写作,同时也是讲清真象、揭露邪恶中的正念正行写出来向伟大师尊做阶段性的汇报。同时与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

一.闻知大法

1999年5月,母亲由师父指点独自一人找到法轮大法炼功点,开始学炼大法。自然我们全家都得知世间有大法在洪传,而那时的我们并不知道大法有什么独特之处,也不去参与什么。一次,在我睡觉时听到母亲念到《转法轮》中失与得关系,在那以后,我们觉得师父讲的很有道理,也会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1999年7月20日,中央电视台开始造谣、诬陷大法,我看到后就告诉了母亲,母亲说那是假的,不会的,我也不再说什么。

二、迫害中走入修炼

2000年3月,一天晚上在学校宿舍同学都在看书,我也想看书就想到了母亲看的书,回家后就和母亲要她的书,母亲说她也要看,要是我想看就给我买一本吧!但那时大法书在中国已被禁止出版,上哪买啊,慈悲的师父看到我这金子般的心,就指点母亲,母亲想到有人有书但她不学了,就去和她买,结果她很情愿的就卖给了我,经过我的精心包装后,《转法轮》显得更加令人心爱了。

三、学法、修炼

而后,我就在学校晚上休息前看上一段,逐渐的我也明白了师父所讲的是什么了。我此时也明白了以前我身体不舒服是师父在为我消业,我感到了师父的慈悲。8月份我们补课结束后,回到家就和母亲一起学法、炼功整整一个暑假,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在壮大,因为我学了好多法,而且也能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回到学校后和同学和睦相处,遇到问题向内找看自己有什么不足,渐渐的也在提高着心性。有一次,我们的班长(也是我的好朋友)在宿舍看到我在看《转法轮》后,就抢走了,说不允许我看,当时我也没有动心,就想再抢回来,但他很快就锁起来了,我就和他讲道理并且要我的大法书,他不理我,事后,第二天他就把书给我了,只是告诉我不要再看了,当时我什么都没说,接过书就放起了,以后再看他也就不管了。

2001年1月,回到家后,得知母亲为了证实法去了北京,几天后得知母亲被抓,随后当地派出所就到我家搜家,在那时我们悟性没上来,没有阻止他们的迫害行为。之后母亲被非法劳教了,自那以后,我的家里没有了以往的欢声笑语,也没有了一起学法、炼功的环境了。在学校里,班里要开污蔑大法的班会,我的心里非常难受,当老师问谁看过有关大法的书籍时,我就直面承认,因为我觉得那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也就是在那时,全班的同学都知道我在修大法了,他(她)们就有的劝说我不要炼了、有的在训斥我、有的在另眼相看我。这一切我都没有在意,不管他们说什么,我只有在我的心里明白。慢慢的他们不再和我提起有关大法的话题。

9月份,和母亲一起被非法劳教的一位同修提前释放了。当我见到他时,他好象换了个人似的,以往肥胖的身躯消瘦了一半。我知道在那里面肯定会受罪,后来我们交流,他说出的那些所谓的认识使我感到有些质疑,但我觉得我学法少和自己执著心导致我相信了他。最后,还去和母亲说,被母亲拒绝。渐渐的我也很少看书学法,但心里明白法好,《转法轮》依然带在身上,就是拿不起来。接到师父的经文也是只看一次,有时也会和同学讲一讲大法被诬陷的真象,他们也不会相信,逐渐的我也很少再和他们讲了。自己心里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有时也很难做到了。

直到2002年9月,我已经高中毕业。那时母亲也从劳教所回来了,就又和母亲一起开始学法,和母亲一起交流,后来才知道自己当时接受了那位同修的邪悟,再看着师父的法和明慧文章,渐渐的又认清了原来有旧势力在干扰,按着师父的法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紧跟着师父正法進程。

2002年10月份,我认识到我应该在符合常人状态中修炼,于是,我想要学习一项技术。恰好我的同学打来电话要我去,我便去找他,见面后,他要我先和他去给另一人送些东西。我没多想,就和他去了。到了那里后,他们就要我们住几天。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以为他们就是在外地打工的,和他们交谈中他们漏出了他们的破绽,原来他们在做传销,逐渐的他们就不让我离开他们半步。我意识到他们在做着一些坏事时,他们就要我加入。

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是修大法的,不能做那些骗人的事,我就让我的同学和我走。他就和我说了一切:说他就是要骗我来和他做这,并且威胁我。我便在法中认识。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心想:“我明天就自己离开。”就在这时在我耳边有人在说:“为什么现在不走啊?”哦,我瞬间意识到是师父在点悟我,我就赶快收拾离开。而那时是夜里2点,走到街上时,路边正好有一辆出租车,我马上坐上,在车上我又一次悟到师父为我安排好了一切,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

四、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2003年4月,我们突然无法再接到师父的新经文。几经周折,我们经师父指点和D市的大法弟子取得了联系,从那里得到了讲法。自己得到了,自然想让更多的同修得到,可由于路途太远,而且坐车不让带太多东西,我们只有来回好几次。后来,D市同修说我们经常这样也不行,希望我们自己有一个资料点。可苦于我们没有经济来源,同修毫不犹豫说会支援我们。就这样我们认识到是师父的安排,决定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我就和母亲带着所有的设备回家。途中也有旧势力的一些干扰,但我悟到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走着师父安排的路。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2003年9月份,我们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做起了资料,从师父的讲法中认识到要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

以后,我就和一位同修在一起。由于我们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所以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做资料、发资料、讲真象。在那段时间我们既符合了常人修炼,又能够做师父交给的三件事。

2004年新年,我们班组织了一次聚会。我知道我的同学当时对大法的态度,知道他们需要我去讲清真象,那天我发着强大的正念,带着真象光碟去参加了聚会,当我再次和他们讲真象时,他们也欣然接受了,认清了这场迫害。

2004年3月份,我们的一位同修由于受到恶人的迫害致死。沉痛之下我们以证实大法、讲清真象的方式参加了她的葬礼。16日晚10点,派出所的所长荆国喜、副所长侯海、指导员刘喜亭等带着好多人来到我家,威胁我的母亲并强行将她绑架走,随即非法抄家,强行带走我们的私人财产电脑、刻录机和数本大法书籍资料。并威胁我的父亲,说也要找我,在恶人疯狂的迫害下,我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虽然我被邪恶的恶人迫害了,但丝毫没有动摇了我证实大法的勇气,反而,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更加精進,更加坚信师父、坚定大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解体所有黑手、坏神,做一名师父真正的大法弟子,走好最后一步。

(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