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的呵护 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在这几年的正法修炼实践中,我体会到了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我, 也体会到了正念的威力。

在去北京的车上我被恶警劫持,在沈阳站下车,被关進一小屋里。屋里还有6位同修是前一天被劫持的。警察问:“你们哪来的?”谁也不说。警察没办法,查车票,而后叫我市公安局来把我们接走。我市各区的610头头都来了,当时好听话说了一堆,无非是让我们报姓名。我知道他们的伎俩,心里想着: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能听他们的,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你们说的不算。

我们两个人被铐在一起往站台走去。上车时,手铐早已开了,我知道是师父的点化。我不能白来,大法弟子走到哪就应该把法证实到哪。我把准备好的条幅打开,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声音小,因为好几天都没吃没喝了。这时,走在前面领头的警察回头看见了,问我上边写的什么,我告诉他是法轮大法好!他过来把条幅抢过去装在兜里。

上车后,警察给买了水和麻花,劝我们每人吃一口也行。我们都没听,开始做静功,完了都睡着了。不知是几点,我和同修上厕所,发现全车人都睡觉了,就回来告诉同修:都走吧。我们来回走一点声音都没有,在师尊的呵护下稳当的脱险了。

下车后,天还没亮。我们上了别的车,因兜里没钱,仅有的2元上车后给了乘务员,他问:“你能出去吗?”“能!”我根本没想就答应着。到出站口,前面都验票,到我这儿没问就过去了。我又一次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路像飘一样回到家。

一次法轮大法日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准备去挂小条幅。正在准备,门外的敲门声、狗叫声、按门铃声、钥匙开门声、问话声、电话声接连不断,气氛非常紧张。警察要進屋看看,问孩子大人在家没有,孩子他爸爸告诉孩子怎么说孩子就怎么说。我们这边发正念,警察那边敲门。警察又去敲邻居的门让他们到我们这屋看看,邻居没出来,闹腾了半个多小时就走了,在楼下看了大半夜,来回盘问,话声听的很清楚。

凌晨2点钟我们出去把条幅挂在了理想的地方。还在桥的中间贴上了金字粉底“法轮大法好”的标语。6米长的条幅挂了大半天。正是师父说的那样,“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两位男同修带来的挂完了,又回去取一次。

再一次,我发真象资料时被一恶人看见,他拿着手电筒跑着追我。我一下拐進了一个楼洞,他就在外边等我。我想:我呆的地方他不配進来,我开始发正念让他走,同时在楼梯边看着他。大概他被冻的受不了,“唉!”了一声就走了。我也该回去了,于是我出来,他往东走我往西走。我觉得也就是15分钟的事儿,回家一看过去40分钟了。又一次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

还有一次,讲真象碰到了恶人。我们去了四个人,我想把他引开,好让同修走。可当时正念没了,全是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等警车到眼前了,才明白过来。咦!怎么不用正念去制止他?机会过去了。到派出所记笔录,我告诉他们:“我这是救人呢,你们别糊涂。”他说“知道。”再问我什么都说不知道。他们要用电棍,我就发正念,他们没用。用期刊卷成筒打我的那人开始牙痛,连他自己都说是现世现报了。半夜2点他们把我送進了看守所。当时我有一念:你把我送到哪也判不了,我是法轮大法弟子,一切都师父说了算,你们说的不算(当时他们说得判我4-6年),呆几天我就回家。

十几天后家人来看我,告诉我要配合警察然后才能回家,我马上告诉他们:你们准备把我抬回去吧,决不配合警察。我丈夫劝我几句,我也没答应,开始绝食。有一同修進来就开始绝食,恶警把她绑在床上,我伺候她。屋小人多都立肩睡,我在缝隙中蜷缩着。想起家人,觉得是来给我过心性关,只要能修炼这点苦算什么,我要用正念闯出去。于是我每天发正念。

家里又来人劝我,妹妹说她连经文也不敢接了;姐姐说了些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我急了,说:“怎么把你们吓成这样,朝闻道夕可死,这算什么!你们不修别把我也拉下去,让我放弃大法,想也别想,人死了也得修。” 我转身回监室了。这时我认真找一下自己,发现自己对被迫害的事没有正确的认识,光想着判不了、能回家,什么时候了?众生等我去救,大法的事该我去做。不行,得马上回家,于是我就开始时刻发正念。

这时有一同修被迫害死了,大夫、警察怕再死人,开始给炼功人检查身体。给我测血压时指针到了极限,心脏病也很严重。厕所也不让我上,怕我摔倒。第二天,检查结果还和前一天一样,狱警吓得够呛,把我送二院检查,还是一样。就连我的腿也不正常了,他们就让我住院。我知道是师父在帮助我。我院也没住,就这样回家了。到家后所有的病症全都消失了。

师父对我的无限慈悲与一次次的呵护,是我用什么也报答不了的。

用《洪吟(二)“师徒恩”》表达弟子的心声:

师徒恩

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