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不断点化使我从新走回正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7日】我是吉林省大法弟子。今年50岁,我于1999年1月有幸得到法轮大法。在法中我受益非浅,思想道德得到升华,婆媳间二十多年的恩怨得到善解,身体多种疾病不翼而飞。

师父的慈悲无比洪大,这种慈悲只有在正法修炼中才能领会和体验;每当我在修炼路上跨过沟沟坎坎的时候,总会迎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好与幸福,他来源于法中,来源于师父的慈悲呵护,是师父为我承受,是师父为我的提高不断的点化着我,为了我的安全看护着我,为了使我能圆满平衡着我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我无法用语言来称颂师尊,只有在正法修炼中不断精進。

1999年7-20之后,在欺世的谎言毒害压力下,我开始有些茫然徘徊,在深思熟虑后,很快走出误区,原来大的炼功点没有了,我就在家和几个同修学法。师父在道法中讲:“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所以,你们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我对法的认识也在逐渐提高,法理也越来越清晰,我不再消极承受。我和同修走出家门,堂堂正正的在大街上、市场上发资料,把资料送到卖西瓜、卖菜等常人的手里。在当地公安压力下,我并没有退却。有一次,在我地区一夜之间资料做的遍地开花、家喻户晓,把压制民声的恶警忙得不可开交,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在我们地区,大家认识到每一个大法弟子应该从人中走出来,助师正法。2000年12月15日,我们十多名大法弟子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当地公安在同一车箱,从我们每一个同修身边走过,可是就是没看到我们。

回来提审时我们说和他们同一天,坐同一车箱他们都很惊讶,觉得不可思议,这充分体现了大法的超常和威严,我们也深感师父无时无刻不在保护着我们。

到北京后,很快就和那里的同修联系上了。我们在一起切磋、交流、很受鼓舞,更加明确目地,而且去掉了很多执著心。第二天我们准备去天安门广场。去天安门面对的是什么,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明白,我们心里想的都是怎么能把横幅打出去,让世人知道大法好,资料怎么能撒出去让世人明白真象。

上午9点我们准时来到天安门,在纪念碑前成功的打出了横幅,撒出资料,发自肺腑的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使烂鬼心胆寒。穷凶恶极的便衣疯狂扑上来,把我打倒在地,拽着头发,在地上拖,一直拖出十多米远推上警车。我在车上听到广场上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的呼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

一会工夫,警车就塞满了大法弟子,把我们拉到天安门近处公安局大院,那里已站了很多大法弟子,我们彼此都不认识,却每个人都觉得似曾相识,倍感亲切。大家在一起背《论语》等经文,场面非常感人。院子站不下时,不法人员就一车一车把学员往各监狱送。

当时我被押送到北京×区监狱非法关押期间,不法人员对我非法审讯时拳打脚踢、打耳光、罚站马步,对我進行人格侮辱,我利用一切机会和警察讲真象,并绝食抗议迫害。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受到不同程度迫害,不法人员对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大打出手,最残忍的是强制灌食、从鼻子下胃管,手段极其残忍。

在绝食的日子里,我最深的感受就是,坚信师父、坚信法,只要遵照师父说的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每当我要吃东西的欲望上来时,我的身体反应非常大,难以支持,这时我就向内找、加强主意识,不停的背法。很快奇迹就出现了,马上就没有饿的感觉了,并且一股无形的力量充满全身。

大法弟子進京上访的人每天都很多,北京各拘留所监狱都满了,便开始分流。我被分到河北省沙河市监狱,在沙河市我仍旧坚持有机会就和公安、管教讲真象,后来在他们的伪善蒙骗下,和自己的执著心带动下说出了姓名和地址,停止了绝食。随后被当地公安带回本地非法拘留了半个月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送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由于体检身体不合格,我获得无条件释放。

从劳教所回来后,被亲情困扰,看到在江××发动的这场浩劫中家里的亲人遭受的痛苦和打击,我很痛心。在邪恶造成的恶劣环境中,怕心和求安逸心都上来了,在常人的名、情中搅扰,用人的观念对待正法,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2001年4月,一人在拘留所邪悟回来了,讲了一些邪悟的东西,我认为自己得法晚,没有她们悟性高,也不多加思考就这样轻易的随和去了。在这种状态中持续了两个多月时间,在这期间师父多次点化,我却迷而不悟。

一次在梦中清清楚楚的看到天上出现“愚蠢死”三个字,我顿时从梦中惊醒;还有几次回家开门就是开不开,防盗门锁也没毛病,就是打不开,没办法求别人给开,一下就开开了。人家还说我神经兮兮的,“都回不去家了”。后来我爱人从外包工地回来,我天天陪着爱人溜达,一次和爱人去商场回家的路上,腿一下就不能动了,疼得我不得了,好不容易走到家,我不顾一切的上了床。没想到上了床后,不但不好,反而加重了,就是一个劲的疼,就这样从下午2点一直到半夜12点。这时才开始醒悟,我立刻起来打坐炼功,非常神奇,腿立刻就不疼了。我再一次见证了师父的佛恩浩荡,当时激动的我热泪不止。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明白了:在修炼路上我迷失了方向,走错了路,走错了路腿疼,走错了路進不了家门。我被邪恶毒害,我真的是“愚蠢死”了。

我要彻底脱离旧势力造成的蒙蔽状态、理智清醒、认清大法弟子的使命,珍惜这所剩不多的机缘,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做一个够格的大法弟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