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父时刻在我身边


【明慧网2004年12月13日讯】回顾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之路,我们大法弟子所经历的风风雨雨,虽然也做了很多该做的,但哪一件都离不开师父看护,这一切全部都溶入着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的巨大承受,无限的付出。

我是96年得法,在这一生当中总是多灾多难,在师父呵护下,多次闯过生死关,在生死关头有惊无险。99年7.20大法遭到邪恶迫害后,我们十几个人在我家自发组织学法炼功一年多,师父法像就摆在大客厅里。后来环境遭到破坏,邪恶之徒经常到我家非法抄家,有好多大法书、师父讲法带都放在我家,每次都巧妙的躲过了。后来,因在我家开小法会被坏人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又有对亲情的执著,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众生的事。从此我泪水洗面,回家后不吃不喝老是哭,想想这么慈悲伟大的师父我都不认了,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还能管我吗?成天折磨自己,体会到了离开师父、离开大法的痛苦滋味。然而,慈悲的师父用各种方法点化我,法轮在我小腹转个不停,法像看着我笑,在梦里和师父吃饭,还有师父脚踩云彩带着一个八角鹿来看我,一下就飞走了。即使这样点化,我还是没有勇气再活下去,我觉得我不配再做师父的弟子。直到师父借常人的口批评我说:你这样死了不是破坏大法吗?我才如梦初醒,从此放下自我,就想为什么不叫所有的人都知道大法好呢?我认识到人活着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叫众生得法、同化法。目标明确了,心里亮堂了,身体也轻快了。我一定按照师父安排的证法之路走到底。

在2000年7月份顺利找到几位同修,我们有了自己的资料点,认真的做着。有一天我去给一位同修送真象资料,她不收,说不认识我。回来时发现门被封,同修被绑架,我心里非常不平静,做好事这么难。在悲痛之余,我对师父说:不管怎么难,我一定要做下去,更要珍惜时间,救度众生,讲清真象,把留下来的每一份资料都送到有缘人手中。这几年,不管刮风下雨,我一直在坚持着。师父也为我操尽了心,每当我不精進时,师父用各种方法点化我,不想出去送真象时,师父的法像表情严肃;有时做的好一点,师父法像就微笑的看着我。师父还安排了很多有缘人等我去送大法真象资料,有人说在梦里已经知道,不然早就搬家了。很多人明白真象后,还要更多的资料给亲人朋友。

师父还多次为我化险为夷。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去贴真象不干胶,前面有一个电线杆子,我正准备去贴,突然有个绳子把我绊了一下,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的点化。往前看没有人,往后一看,离我有二米远停下一辆警车,从车里下来二个警察走進大院里。在往回走的路上还剩一张,此时天已很黑,我发现有一个电线杆正想去贴,突然好象肚子被人踢了一脚,我前后左右看了一圈没发现有人,在远处停着一辆警车,再低头一看电杆底下坐着两个警察。心想:好险,多亏师父保护。还有一次,我陪老伴(常人)去住院,听同修说那边没有修大法的,我就带上真象不干胶、真象资料,出去连发带贴两个晚上。第三天老伴非要拉着我去理发,刚到大门口就发现有警车往这边开。老伴说:不好,抓你来了,快跑。我说:不怕,我有师父保护。我回去带上大法书、真象资料就往车站快步走,发现大客车已开走了,我说“请师父帮助”,大客车开走很远又停下来等我。我刚到家,老伴打电话来说:太危险了。

我刚走五分钟警察就包围了医院,有个大夫说,不就是个炼法轮功的嘛,搞得兴师动众。警察在医院里站了二天岗才撤走。

最近我又在一个胡同里贴真象,刚放好车子,就听到上面有人吵架,声音很大,我往上看没有人。刚贴好,就听后面有人说“在这里。”我回头一看有两个警察,一个人手指着我说:你干什么?当时我没有害怕,心想:你管不着,我是大法弟子,做师父叫做的,你动不了我。在师父保护下,我安全回家了。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师父为众生操尽了心,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我从这几年的救度众生中体会到,小孩也是救度的对象,不能忽视。我碰到很多孩子,有一天我走在大街上,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三声“哪”的喊叫声,那种声音使我不由自主停下来回头看,是个不满周岁的女孩,两只大眼睛直瞅着我看,好似来向我求救。我明白这孩子是有缘人,她妈妈抱着她在前边走,我在后面和她说:不要着急,你只要记“真善忍”、“法轮大法好”,一定能得法。她那两只笑眯眯的眼睛送我很远很远。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个三、四岁男孩,我还没看见他,他早已从房里跑出来,抓住我让我抱他。我就抱了一下又放下,我又刚走了几步,他又追上来抱住我的腿,我恍然大悟(我曾在梦里救了一个男孩),把他抱起来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一抬头很惊奇,“嗯”了一声,那声音表情好象成年人。我说“法轮大法好”,他一点头“哎”,紧接着他就喊起大法好,喊个不停,泪水都流出来了,他太兴奋了。也许这是他来人世等待已久的事了,这都是师父慈悲安排的。我以后经常到学校门前、胡同里找小朋友讲真象。有时我忙不过来,让小朋友帮我发真象资料,她们很高兴,有时不够发的,我再从小朋友手中要回来,每人只发一张。

我做的还不够,状态时好时坏,有时师父点化都不想出去,为众生做的太少而感到愧疚和自责,离师父要求差得太远太远。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今后我会更加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