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沐浴在佛光中

【明慧网2004年12月15日】我1997年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7年时间,在这7年的时间里有过很多快乐,也有过辛酸,更多的是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以及大法的无边法力在我身上的体现。

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严重的便秘便不治而愈了,每天下班回家匆匆吃过晚饭就赶到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生活在这个世间的一片净土之中,生命其乐融融。只觉得身心愉快,生活极其充实。

1999年7.20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集体炼功的环境没有了,只能自己在家里炼功学法。因我的工作是保管员,当时厂里的生意不是很好,所以我上班都有时间看书学法,于是我每天学三讲《转法轮》同时开始背书,晚上回家就背经文,一天日子过得真快,生命溶于法中,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快乐。

2000年3月在与当地到北京上访回来的几位同修多次交流切磋后,我悟到自己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在大法和师父遭到诬陷、恶毒攻击时,应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于是6月我与一名同修去了北京,去之前局单位领导用正在修建的集资住房相威胁:去就不给住房(当时我们所有的积蓄都用在了建房上)。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心动,觉得不给住房也无所谓,凭着自己对师父的坚信,我一定会生活下去的。走时,想到厂长对我炼功从未反对过,我不能连累他,所以走时写了辞职报告(现在看来有不足,自己并未做错,厂长不该被连累)。

在去北京的路途中,心里想:我要到天安门广场去炼功,师父一定会帮我走到天安门广场。其它的我没多想。一路上比较轻松,上车也有座位,而且未查一次票。我们很顺利的到达了天安门广场,又到天安门城楼转了一圈,走到天安门广场中心,在众多便衣和警察的巡查下抬起了双臂做抱轮动作。当双臂抬起的瞬间,我只觉得自己神圣无比。后被警车带到天安门分局,被当地驻京办接出,叫我们自己回去。就这样我们很顺利的回来了。当地派出所当时也没找我们。回来后住房照有,工作照有。我深深的体会到:修炼就是修这颗心,心放下了,该你有的你不会失去。

2001年在求安逸之心的带动下我放松了自己的修炼,不想做证实法的事了,因此被迫害关進了监狱。由于我没有正念,觉得修炼太难了,为了出来而违心的做了错事。出来后看了师父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以及那一段时间的其他经文,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也明白了大法弟子伟大的责任,既然我得法了、修炼了,我只做一个选择:跟师父走到底。同时也悟到:当我不按师父的话去做的时候,是最危险的,旧势力就要把我拉下来。

下面是我这两年来在修炼中的几个片段,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2003年初我们资料点的几位同修在同一天被非法抓捕。第二天当地国安人员来抄家,我和同修在家(同修爱人被抓),抄家时警察就凭一张警官证,進屋就开始翻箱倒柜,我当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言不发的发正念。警察在未找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把同修带走了。我一个人留在屋里,首先想到的是:今天我正念发得好,没叫恶人带走。我也没想到走,就呆在屋里。没过多久有人敲门,我以为是同修回来了,没有任何顾虑就去开了门,没想到那两个恶警又回来了,把警官证亮了一下让我跟他们走。我不走,转身走回沙发上坐下。恶人威胁我说:不走,我们要强制性的带你走。我说我没干坏事,我不去。就这样我被他俩一人抬一只胳膊抬了起来,把我拉到了楼下的警车内带到了国安大队。当邪恶来抓我时我及时找到了自己被抓的原因:那就是执著自我。

被抓以后,我心里想:我不能被他们迫害,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请师父加持。就这样,在他们没有得到任何他们想得到的消息的情况下,我们被放了回来。我深深的体会到:在修炼的道路上是证实自己、还是证实大法,所得到的结果是截然不同的。证实自己,邪恶就找到了迫害的借口,因为这是一颗很大的私心,是为私为我的,符合了旧宇宙的理,旧势力就来干扰,就想来管。师父要求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当同修出事时,我不是首先想到为他发正念、加持他。而是先想到自己如何有能力,这颗心是多么的自私,这就是导致恶人车开到半路上突然想起了我的原因,真是教训。我想起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你们思想不正它们就会叫你不理智。”其实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一个整体,每个大法弟子都是整体中的一员,每遇到一件事时,首先想到的是替别人着想,那邪恶就无洞可钻了。

还有一件事,2003年4月我从A县带了些当地同修写的迫害材料准备到B市去发,背了个黑色的小包,在没有任何戒备心理的情况下上了火车,因为历次上车,这种小包从未被检查过。上了车,我看到一个空位于是坐了下来,发现身边有两个乘警戴着手套正在检查乘客的行李,而且检查得很仔细,连影碟、麦客风等都是反复检查。这时我心里面再也镇静不起来了,但立即知道开始发正念:铲除妄图指使乘警迫害我的一切邪魔烂鬼。这时乘警叫我打开包开始检查,我边发正念表面强做镇静的打开包,心中却有点无可奈何并且不敢去想检查的结果。但唯有一念定了:请师父一定帮帮弟子,不准再检查下去了。就这一念定下后,情况突然间发生了转变,警察连里边的小包都拿出来检查了,唯独要查到包在衣服里的大法书和后面小包里的迫害材料时,他突然停止了检查,走了。我的心“扑通”一下落了地。之后半天还有点后怕,怕他再次来检查。因为我问旁边的乘客,他们说已经检查5次了。转念又想:不许他们再查了。就这样到了B市也没有再查过,我终于把这些材料安全的带到B市。

通过这件事情我深有体会:在遇到危险时只要我们能想起自己是师父的弟子,这就是最大的正念,师父一定会为我们做主。我的危险是因为我当时有一个人心:不是很情愿的做带真象资料这件事,因而被邪恶钻了空子,想借此来考验我。但我那时就坚信师父,守着这一念,结果就转危为安。

在以后的正法修炼中,我按照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去做。出现魔难时就静下心来多学法,法学的好,做事时很多麻烦就不存在了。记得有一次,我用的复印机出了点故障,拆了装,装了拆,反复两次也没能解决问题。时间花了不少,人也搞的很疲倦,心情烦躁,天色已晚。于是我想:哎,今天不搞了明天再来。回家后调整好心态,静心学法,发正念。第二天早上去开机一切恢复正常。其实很多现象是表面的假象,实质是背后有原因,做证实法的事情,心态要平稳,学法不能松懈。一出现什么麻烦事(特别是技术问题),我们首先是用人的观念解决问题,还是用修炼人的正念去对待,其结果是截然不同的。大法弟子是师父的弟子,出现干扰要及时向内找,做证实法、讲真象的事情不同于常人的工作,时刻都溶着修炼的因素在里面。

在讲真象中,我做得还很不足。当看到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感到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心里受到很大的触动。在有机会时我尽量面对面讲清真象。认识到这是自己的责任,思想中十分清楚讲真象是为了有缘人得救,在讲的过程中很少掺杂为了自己的念头,所以讲清真象的效果还是很好。

正法修炼已经走过五年多了,在这期间体会很多,收获也很多。感受最深的是:听师父的话,真正按师父的话去做的时候就最安全。安全来自于从法中修出的正念,来自于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能够及时向内找才能解决最根本的问题。当自己真正溶于法中时,就会体会到师父讲的话句句是真理,才会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