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彻底否定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27日】我不断的用法理归正自己的思想,最后发出非常坚定的一念,就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灭尽一切应该早已解体淘汰的层次不高的变坏了的各种黑手烂鬼。判刑劳教流离失所,甚至取保候审都不是大法弟子要走的路,我就是要从这里堂堂正正回家,走最正最正的路。我请求师父帮助、加持我,顿时感到体内能量强烈的涌动……

*****

2004年10月15日上午9点钟左右,市公安局、区公安分局、辖区派出所一行20来人突然闯入家中,出示搜捕证要非法抄家。当时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局势搞的有些慌乱,但意识清楚,心想决不配合邪恶。于是马上镇静下来正念抵制,拒绝签字,趁机将大法书全部锁到立柜里,不停的发正念,决不答应他们的任何要求,拒不交出钥匙也不回答任何提问。

这伙警察中有好多熟悉的面孔(我曾两次被抓捕),我的目光正视他们每一个人,没有一点惧怕。他们搜出了我写的一份资料,上面记述了自99年7.20以来邪恶势力一次次的迫害经历,我猛然从警察手中一下抢过来立即撕碎,他们强行打开立柜,抄走了师父的法像、所有新经文及部分真象资料光盘等。他们叫我去派出所,我坚决不去,就是对他们近距离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近三个小时过去了,我一直正念抵制不跟他们走,到中午12点钟全世界大法弟子发正念时间,他们没有了刚進来时的嚣张,态度也收敛了许多。12点15分钟,他们把我绑架到辖区派出所。

中午在派出所,我不断清理自己的思想并发出强大的正念。下午2点多他们五、六个人开始审讯,我不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拒绝在任何手续上签字,只讲自己在大法中受益、大法真象,并劝他们相信因果。下午6点左右我被送進市第二看守所。

反思这次惨痛教训,我找到了自己的漏及被抓原因:从表面形式看是因为我给其他学员送大法资料被邪恶之徒跟踪,学员在压力下将我检举,并写了两份证明材料,邪恶之徒以此对我進行迫害。剖析深层原因,是因为旧势力安排的黑手利用大法弟子由于正法形势的宽松而产生出来的松懈、麻痹思想来阻碍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那就是让大法弟子没时间学法、瞌睡、正念不足不纯等来达到干扰的目地。我正是被邪恶钻了思想松懈麻痹的空子。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思想是因为我的深层隐藏了一颗为私的心,过去在邪恶猖獗的时期我非常重视发正念,正念中有利用大法保护自己的心在里面。由于形势的变化而暴露出来,结果被钻了空子,造成今天这一难。我找到思想的漏洞,使我進一步认识到邪恶的黑手对大法弟子的干扰迫害无孔不入,進一步认识到正法及正法修炼的严肃性。师父在《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讲……“那些黑手到目前为止只剩下过去的百分之五左右;在正法中那些起了负作用的神也剩的非常少了,但是它们在过去旧势力安排的那些机制中还在发挥着邪恶的作用,所以在证实法中不管形势怎么样,大家都不能掉以轻心,还要继续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在看守所我端正心态:大法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做好三件事,走到哪真象就讲到哪,面对的众生都是救度的对象。同号关押的还有两位同修,我们交流切磋,形成整体,利用一切机会向在押人员讲清真象。两位同修以前也做的不错,到我出来时,绝大多数(30多人)已明白了大法真象,也有人表示出来后修炼,有的已经得法,天天背《洪吟》。有一年轻的大学生开了天目,看到一原本健康漂亮女孩有另外空间阴性生命天天干扰她,而出现面色蜡黄、消瘦呈病态,吓得这个大学生不敢睡觉,我们给她讲因缘关系,教她背《洪吟》中短经文。过了一两天她的心情好多了,我们炼功时她看到我们三个大法弟子头顶分别有金光闪现、有仙鹤盘旋、有光圈在头上方转动;她自己小腹部有很热的东西旋转;她说她睡觉后起空了飘在上面看见满号里的人都在躺着;还看见师父在莲花座上合十,飘来又飘走……。我想又一个生命得救了,真是佛恩浩荡,师父慈悲不想落下一个有缘人。

刚去看守所,两位同修急迫的让我教她们背师父最新讲法,可是我没背过,许多新经文也都没背过,当时我感到非常愧疚,对以前不抓紧学法背法后悔莫及。在邪恶的环境下才知道是多么的渴望见到师父的讲法啊。两位同修在那里正念正行,开创了学法炼功的环境。是她们教我背会了师父新经文,我们每天保证固定时间背法不受干扰。我对《正念制止行恶》、《正念除黑手》反复背诵,从中悟到现在身陷囹圄中应如何去做,所以每天除背法、讲真象外尽量炼完五套功法,其余时间基本用于发正念,增加发正念次数,保证发正念质量,“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正念制止行恶》。

在看守所,市公安局、区公安分局对我连续進行了几次所谓的提审,我从不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邪恶休想让我说出资料来源。我面带善意,语气平和,柔中带刚没有丝毫让步,我谈到建国以来历次政治运动的教训,谈到善恶因果关系,希望他们为自己的将来负责。一次公安分局来人提审,在他们整理我的一叠“犯罪证据”下面,我看到一份对我進行劳教的报告文件,我立即严正指出:“你们到这里来讯问我,原来是想劳教我,还让我提供所谓的依据,如果是这样,别想从我口中得到一个字”。他们的阴谋被揭穿,说对我这样的别说劳教,判几年刑也轻而易举。我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算。并正视他们不停的近距离发正念。我当时一念就是,自己有漏被抓已给大法造成很大损失,不论面对多大磨难也要正念正行到底,一定要从魔窟中走出去。

那几天,以哪种方式出去一时还没有明确想法。首先想到的是在外出体检,或送往劳教途中定住恶人,正念走脱,这样就会流离失所,后来悟到劳教是旧势力安排,必须从思想上否定它。在押人员也议论他们的出路,有人讲:宁可判缓,也不劳教,判缓可以回家,能获得自由。乍一听有道理,但马上归正自己:缓期不也是意味着犯罪吗?不也是承认了旧势力吗?号里的人天天背监规并风趣的说:我们只背第六条有申请取保候审的权利。这样的信息不断传到我耳朵里来,对其他人讲,取保候审或许是走出高墙的最佳选择,但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讲,“候审”是对大法的侮辱,“取保”不但要承受经济损失还要家人作为人质,这绝不是师父安排的路。师父讲法中对否定旧势力安排進行过多次讲解,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话“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我不断的用法理归正自己的思想,最后发出非常坚定的一念,就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任何形式关押迫害都不承认,灭尽一切应该早已解体淘汰的层次不高的变坏了的各种黑手烂鬼。遵照师父安排走一条最正最正的路,判刑劳教流离失所,甚至取保候审都不是大法弟子要走的路,我就是要从这里堂堂正正回家。我请求师父帮助、加持我,顿时感到体内能量强烈的涌动。

定下这一念时,我已在看守所呆了20多天,有了明确的目标,我在学法、发正念时都特别专注、静心、踏实。一天有人问我,被关到这里的大法弟子很少说谁能闯出去,不是判刑劳教就是去洗脑班,否则就要走转化路,你觉得你能闯出去吗?我说我能,这是肯定的。而且我悟到,我最多一个月就可以释放回家。到30天时,我开始整理衣物做好回家准备,结果没有放人,第二天还是没动静。思想有点波动,但我马上冷静下来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倒下去,邪恶正在虎视眈眈,一念不在法上邪恶就会钻空子。于是我向内找哪里有漏?原来发正念时是抱着一颗强烈的求出来的心,不够纯净。我反问自己:如果不是为了求出来你会这样长时间、高频率的发正念吗?师父讲过:“出来揭露迫害是承受不住了啊,求出来的心才是真正放不下的执著呀。”(《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自己虽然没向邪恶妥协,但太执著于回家,执著出来,把大法当做保护伞。于是我放下心来做好该做的,一天不出去就一天在这里除恶证实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正念正行》),再发正念时自己的心变得更加纯净坚定,头脑更加清醒,不但要铲除迫害自己的黑手烂鬼,更要灭尽解体所有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后来同修提议,我在风场大门两边墙壁分别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历时一个月零三天,我被无条件释放,办案单位开着省公安厅的车把我接回。我堂堂正正回到家中,我再次感受到大法的威严、师父的慈悲与佛恩浩荡。再次体悟到师父的告诫“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回家后我得知自己被抓后许多知道消息的同修天天帮我发正念,尤其明慧网报道我的情况后,不知有多少同修在无声的援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感受到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

我把自己经历的这次魔难写出来,是想告诉与我有同样问题的同修,在正法的最后阶段,不要麻痹,不要懈怠,不要让邪恶再钻我们放任了的空子。让我们集中精力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完成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