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山区农民坚修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3日】我出生在贫困山区的农民家庭。童年时过着衣不蔽体、食无饱食极为贫困的生活,童年时我被狂犬咬伤,在无医无药的情况下,神奇的活了下来,当时老人们都说:这孩子命不该绝,是老天爷保佑他活下来了。

由于童年的苦难生活,落下了严重的胃病、风湿性关节炎、支气管炎等多种疾病,1991年我又患上严重的心脏病。经抢救才挽回生命,之后的几年中总住院治疗,花了不少钱,可以说我的大半生是在病痛中度过的。多少年来,为了活命求得健康,我练遍了流行的各种门派的气功,还天天打太极拳,到头来还得依靠各种药物来维持着。

1996年春末的一天,我在市公园喜得大法,刚开始只觉得这个功法很好,只注重炼功没有认真学法,后来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开始认真看书并注重心性提高,不久我的身体从里到外发生巨大变化。多年的胃病、风湿性关节炎、支气管炎、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我高兴极了,我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感觉。我从内心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无限的崇敬师父,我暗下决心,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紧随师父,坚修到底,决不半途而废。

1999年4月22日,“天津事件”发生后,我和其他同修一起毫无顾虑的乘火车前往北京,以自身的经历向中央政府证实法轮大法的伟大和神奇,说明我们修炼人并没有任何政治目地。1999年7月22日,江氏集团在全国开始残酷镇压法轮功,几年中我也经历了多次魔难,先后四次被非法绑架办洗脑班,非法审讯,多次打电话或上门骚扰等无理迫害

2001年10月1日,我和同修一同進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正赶上恶警们残酷的打抓大法弟子,我用照相机拍下了这一场面,在广场上巧遇西安大法弟子,后来我将照片冲洗出来,寄给西安大法弟子并由他寄往国外,向世人揭露邪恶。

2002年7月,我第一次被胁迫到洗脑班,在办班期间坚定信念,从开始到结束一字没写,一言没发就回来了。同年12月我再次被恶人强行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我不配合邪恶,时时发正念,背师父的经文,夜里打坐炼功,同时组织其他同修一起炼功,在洗脑班将结束时,由于自己的私心,听信了区委书记的“良言相劝”,就说了一句“远离法轮功”,回家后十分懊悔,虽然我在网上发表了声明,但在我修炼路上留下了永远抹不掉的污点,回想起来十分痛心,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

这次回家后,我抓紧学法炼功,时时处处检查自己哪些方面还存在不去的人心和思想上的漏洞,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同时抓紧时机理智的向世人讲真象、散发真象资料,认真做好师父嘱咐的三件事。

2003年6月末一天,突然有7、8个警察和街道办事处社区的几个人分乘三辆警车到我家来抓我,当天早上6点多钟我从市场买菜回来刚到楼口,被这群恶人抓个正着,他们强行把我推進警车,当时我很冷静的向在场的警察讲真象,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当时有两名警察说:我们不反对法轮功,可我们是警察,上支下派,执行公务没办法,请大叔原谅,千万别恨我们。我说你们执行任务没啥说的,但是你们心中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千万不要有意做坏事,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否则会遭恶报的。他们都说:我们知道了。

在路上我一直发正念铲除邪恶,到了派出所,由5名警察摆开阵势开始对我進行“审讯”,当时我根本不配合,他们提出的问题我一律不回答,一问三不知,而且瞪大眼睛用目光扫视他们,一个劲儿的发正念,大约过了半个钟头,有些警察坐不住了,就纷纷找借口先后都离开了,最后只剩下所长一人也不说话了,也不问啥了,坐那儿随便拿起报纸看了一会也出去了。过了很长时间所长才回来,在这期间我不断发正念铲除邪恶。当所长進来后,我严肃的对他说:你们无故绑架我是违法的,我表示强烈抗议,并且说:若在法定时间不放我回家就起诉你们,我还说从早晨到现在我还没吃饭呢,我饿了怎么办?所长说:大叔你先别着急,我给你泡碗方便面先吃着,中午12点放你回家,现在我们也得向上面应付一下。我吃完了方便面所长看了我一眼说:大叔,我用警车送你回家吧。我说不用,我自己走。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在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我愿将亲身经历的3次展现大法神奇的事情写出来与大家共勉。

其一、98年冬天的一个早晨4点钟左右我急匆匆赶往炼功点,途经农贸市场时,突然撞到一个深埋马路间的铁柱上,当时我骑的自行车摔出两米多远,脚蹬撞折后也摔出好几米远,而我却安然无恙的站立在那身体没有任何损伤,也没害怕。我知道是师父的法身在保护我。

其二、2003年8月初,邪恶之徒第4次绑架我参加洗脑班时,邪恶叫我说什么、写什么一律不配合,坐在那儿发正念铲除邪恶,而邪恶对我没办法。当时办的走读班,第二天早晨我刚刚抱起孙女,就听到腰部咔的一声响,我不由得瘫坐在地上动不了了,家人把我扶到床上躺下,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别去洗脑班了,所以马上给社区邪恶打电话说我腰扭了动不了,不去办班了,休息一天后腰全好了,以后就没去。可过了3、4天恶人又找上门,表面说是看望我,其实他们想让我继续去洗脑班,而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声不响,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其三、2004年9月初的一天晚上,我骑自行车出去传大法材料,走到一条马路转弯处,突然看到一辆摩托从我左方急驶奔我而来,当时根本来不及躲闪,我想我是修炼人不怕撞!瞬间那辆摩托车横向把我骑的自行车连人带车撞起空了,自行车撞出去3米多远,而那辆摩托车连人带车从我起空的身底下飞出10多米远落地后我才落地,当时我不知道撞起多高,可清清楚楚听到有人失声大喊:啊呀,这个人完了,我落地后又返掉一次,只觉得自己好像落到沙滩上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也不害怕,很镇静。那骑摩托的人可吓坏了,他急忙爬起来紧抓住我的手,急声问:“老爷子,怎么样了?”当时我真想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没事儿。但很快想到身上带的大法材料,围观的人多,而且也很复杂,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所以我很冷静的慢慢的说:“我没有事,小伙子今后骑车慢点,要注意安全,你走吧。”说完我就站起来了,那小伙子十分感激的帮我调整一下自行车,我发现车前轮车条折了3根,车把歪了,其它没什么事,简单的调整后我骑上自行车走了,这时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说:“这太神了,老爷子,赶紧回家包饺子吧。”

通过几年艰苦的正法修炼,我深深的体悟正像师父教导的那样,我们每个人来到人世间都是为这个法而来的,我能在这生得大法,又得到师父亲自救度,太幸运了,我一定遵照师父教导:

《读疾风劲草》

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

   

在艰苦的修炼中继续做好师父嘱咐的三件事,紧随师父,早日回归自己的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