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的一些经历


【明慧网2004年12月3日】我是1999年7月初得法的,比起那些99年7.20后被邪恶谎言毒害的众多有缘得法而没有得到法的人,我实在太幸运了。感谢恩师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的热情帮助,让我走过了这不寻常的五年。

得法前,我是个成天不开心的人,丈夫喜欢吃、喝、玩、乐,不问家事,两个女儿年幼无知,我无可奈何的背负着精神和生活上的沉重负担,到了99年,丈夫发展到了“五毒俱全”,我的承受力也到了极限,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幸运的是我的房东大爷、大妈都是炼法轮功的,他们拿我当亲生女儿一样,关心我,劝导我,给我送饭、送水,还给我讲修炼人如何,如何……我豁然开朗了,问大妈:我能炼吗?(我一直认为炼功的都是老年人)大妈知道我的心思:当然能,连小孩子都能炼。我激动的坐起来,请大妈教功,大妈认真的教了我第一套功法,我用心的炼着、记着。毫不夸张的说:大法的超常,瞬间改变了我的身心。

第二天一早4点钟,我和大妈一起到炼功点炼功,我轻松的走出家门,天空不再灰暗,街道也宽敞了很多,我感觉自己站在街上变得很高大。

可是好景不长,对大法及大法学员的迫害开始了,刚刚得法十几天的我怕坏人来搜查,就把书藏在一个可靠的朋友家,过了一个月才取回,认真学法,炼功。这期间一位同修给了我很大帮助,她介绍了我认识了很多同修,通过交流,我很敬佩走出来的同修,觉得他们很了不起。同时我认识到维护大法是每一个弟子的责任,老弟子能做到的,我也应该做到。

2000年5月9日,我与两位同修结伴到北京说明真象、证实大法。在火车上我碰到了我一直心里想见的那位同修和其他几位同修。我们一行8人昂首挺胸、堂堂正正来到天安门,打坐炼功。我们遭到邪恶疯狂抓捕,被劫持回当地后关進看守所。同修们集体绝食绝水,抵制迫害,第6天放出一名同修,我于第7天闯出魔窟,同修们也陆续闯出。

转眼就到2000年7月3日,我得法一周年的日子,一早我与十几位同修到公园炼功,十几名弟子当场被抓送看守所。这次同修们又集体配合,绝食抗议,10天内全部闯出。

2000年12月,我与二位同修再次走上了天安门,那天被抓的弟子人数众多,我们都一点也不怕,一块背诵《论语》、《洪吟》,场面壮观,令弟子振奋,令邪恶胆寒。这次大家都不配合邪恶,拒说地址姓名,我被送到昌平拘留所,第5天恶警与犯人对我们强行灌食,第6天一早把我们劫持到河北省平山县派出所。

恶警们用电棍电、吊铐、冻、脱掉衣服铐在树上、烟头烫、灌辣椒面等流氓手段折磨大法弟子。经过一夜的迫害,很多同修承受不住说出了地址,我也因带东西的塑料袋上有当地地址而被发现。

在地址被发现时我突然悟到:我不报住址、姓名,除了不配合邪恶外,还隐藏了一颗很深的心,就是怕牵连家人。当时我把这颗心坦然放下,结果第9天被无条件释放。在那里的8天是我得法以来学法最多、最精進的日子。一位江西弟子带進去一本经文,我们每天背10遍《论语》,一起反复学习新经文,一起炼功,大家的心性很快提高。正如师父所说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大家悟到不应该等邪恶接回当地继续迫害,大家又开始了集体绝食抵制迫害。在绝食第2天我们8个人就全放了。

2001年4月,我与另一位同修再次走上了天安门,在金水桥上我们打开横幅,被抓后送到房山拘留所,那里邪恶很猖狂,除了手铐脚镣外,还有一种很邪的酷刑:把两手、两脚铐住后,从背后用一根绳连住,这样既不能坐也不能站,只能侧卧。这次我们同去的四位同修都承受了很多,邪恶之徒开始疯狂野蛮的灌食。我被送回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再次绝食,7天后回家。

自从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以来,我也一直在做,可是总觉得做得不够,跟师父要求的还差的很远。希望通过这次交流加紧学法使我能找到差距,做一名真正的、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