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万古机缘 重新走入修炼


【明慧网2004年12月7日】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蓄谋已久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全面开始了。在江氏集团的欺世大谎和疯狂镇压下,大陆学员们明辨是非,挺身而出,冒着血雨腥风向世人讲述着真象,证实着大法,救度着众生。99年9月,我也毅然進京上访。

我到达北京,被在“信访办”附近蹲坑守候的本市恶警绑架,他们对我非法搜身后把我送到长春驻北京办事处。办事处的一伙恶警对我严刑拷打。后来,他们把我非法押送回德惠市拘留所,在拘留所里,市公安局和本地派出所的恶警为了让我放弃修炼,对我大打出手。但是,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狱中仍坚持学法、炼功、讲真象。派出所所长在非法提审时问我:“你炼功都有什么好处?”我告诉他,通过修炼使我身心受益。他又问:“你都有什么病通过炼功炼好了?”我说:“我原来有严重的胃病和头疼病,通过修炼大法得到了康复。”他凶相毕露。和另一恶警开始轮班踢我的胃部、打我的头部、并左右开弓不停的打耳光,直到两个人都打累了才住手。临走时扬言说:“我征服不了你的精神,我也要征服你的肉体。下次把你扔到老犯堆儿里,让他们来收拾你!”现在回想起来,那哪里是人在讲话,分明是邪恶旧势力支配恶警的所作所为。

邪恶的严刑拷打、威胁恐吓没有使我屈服。阴险的恶人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他们由对大法弟子的封闭式管理改为允许家属接见。于是,家属开始频繁的来见我,父亲的跪地哀求,母亲的以泪洗面,两个幼小孩儿的哭声,最后妻子又以离婚相威胁。我那因学法不深而变得非常脆弱的感情防线最终被打开了,我违心的写下了“保证书”,做下了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天大错事。记得在写“保证书”的前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奄奄一息的蛇,突然一跃而起,缠在了我的脖子上。其实,这是师父在点悟我:那是一条奄奄一息的蛇,只要坚持下去,邪恶就会被销毁。可是,那时的我因为执著心太重没有悟到。就这样,我写了“保证书”,恶警们又从我父亲那里敲诈了2000元钱,我被非法关押了将近2个月后才回到家中。

到了家里,我恰似从一所监狱又被投入到另一所监狱中。家人对我严加看管,不许与炼功人有任何接触,甚至和同修说一句话都不可以。由于大法书籍已全部被家人所毁,我不能够看书学法,而且失去了和同修们切磋交流、共同提高的环境。同时我错误的认为自己已经写了“保证书”,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事。已经不配做大法弟子了,师父也不会管我了。此时的我彻底脱离了大法,又重新沉沦于道德标准已一日千里下滑的人流中不能自拔。其间,我又染上了因修炼已戒掉多年的吸烟、喝酒、打麻将等恶习。就这样,我在常人中随波逐流,沉沦了将近3年。

是慈悲的师尊佛恩浩荡,不愿舍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再的给我机会,使我又能够得以重新回到修炼中来。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本村一位同修和我交流了很长时间。解答了我许多因不能够看书学法而产生的疑问,又重新点燃了我心中向往大法的那盏明灯。回首往事,我落下了悔恨的泪水。此时,我的心底便萌发出重新修炼的愿望。恰巧,不长时间,“非典”疫情在全国盛行,妻子抱着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不得疫病的想法同意我重新修炼。但条件是,不许和同修接触,只准许在家自己学法炼功。当时,我别提多高兴了,表面上答应了她的条件,而私下里我和同修频频接触,共同学法,切磋交流,在法中不断提高。其间,我向明慧发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在高压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决心以后更好的助师世间行,来加倍弥补自己以前的过失。一天,我们在集体学师父《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时,我手捧师尊的讲法,不禁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此刻,我真切的体悟到了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沐浴在师尊浩荡洪恩的雨露里,我无比幸福,更加坚定了我坚修大法不动摇的决心。

有一天,我和同修去较远的地方做真象,回来得比较晚。妻子发现了问我:“你干什么去了?”我不再隐瞒,都如实的告诉了她。她对我喊道:“你就不能呆在家里自己炼吗?”我说:“不能,我们大法弟子不仅自己要修好,而且我们还肩负着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妻子见硬的行不通,就来软的,哭着劝我:“你向我保证以后不要再出去了!”我立刻悟到,这是邪恶的旧势力再利用妻子的常人之心向下拉我,这回我一定要把握好,决不再向邪恶做任何保证。于是,我平和的对妻子说:“我这样做没有错,我也没有什么可以保证的。”妻子见我态度坚决,大怒,哭着喊道:“你不听我的,我就去死!”说完,她就摔门而去。听到她开门而去的声音,想到她那敢说敢做的脾气,我心想:“妻子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我这样做是否不慈悲?”但是,这一念刚一产生,我就马上把它排斥掉了。这次我决不会再向邪恶屈服了,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事也不会发生的。在法中正悟后,我安然睡下。

果然,第二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妻子从外面回来后在母亲那屋睡下的。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一关,我是闯过来了。可是,通过这件事也使我看到了自己在修炼上存在的问题,虽然自己在外面把讲真象这件事做得轰轰烈烈,可是自己家里的小环境却还没有正过来。其实,自己的家人都和自己有很大的缘份,她们此刻正等待着我们去救度。同时,自己家里的小环境归正不过来,这也不可避免的影响着我们更好的去救度更多的众生。于是,我开始向家人全面的讲清真象。可是,妻子当时常人观念较重,又害怕再受迫害,所以没有醒悟过来。我一度对她失去了信心,认为她可能是属于不被救度之列了。一天,师父让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和妻子、母亲同过一条河,走到桥中间,母亲从桥上掉下去,被我救了上来,又走了几步,妻子也从桥上掉下去,我拉住了她的手,可是望着她那笨重的身子,心里想:“她这么重,我能把她救上来吗?”醒来后,我猛然悟到,当时自己关键时刻的一念,决定着一切,自己绝不能对妻子失去信心。其实,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已经明确告诉我们:“我想千万别心灰意冷,对谁都慈悲这样去做,有熔化钢铁的慈悲就能做好。”通过学法,我信心倍增,我一定要用熔化钢铁的慈悲将妻子从危险的边缘上救回来。于是,我向妻子更加全面、更加细致的讲清真象。我讲海内外不可阻挡的正法洪势;我讲江氏集团即将灰飞烟灭的可耻结局;我讲大法弟子肩负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通过师父的点悟,通过学法,我端正了心态,再通过我耐心细致的讲清真象,妻子终于有了改变,她不但不反对我做证实大法的事,而且还时常帮助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情。

去年临近秋季的一天,妻子的乳房突然长出了两个鸡蛋黄大小的肿瘤,疼痛难忍,连胳膊都不敢抬,她情绪低落,悲观失望,偷偷落泪。我发现后,问明原因,便告诉她,只要坚信大法,在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就一定会没事的。妻子相信了我的话,诚心的默念“法轮大法好”,只一天功夫,那两个肿瘤就不翼而飞了。妻子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的亲属和邻居也有人因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我的妻子从一个毁书谤法、阻碍大法的人改变成为一名坚定的大法修炼者,这真是一个奇迹。是什么力量改变了她呢?是慈悲的师父,是洪大的佛法,是师尊以洪大的慈悲一再给她机会,给她机会,终于使她迷途知返。

我和妻子决心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虽然我们还有许多执著,还有许多常人之心没有去净,但是,我们有决心、有信心在以后的修炼中修去它。有师尊导航,我们一定会勇猛精進,走好以后的路,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最后,以师尊的法与同修共勉:

读《疾风劲草》

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