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我从小就体弱多病,三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差点送了命。长大了,到结婚的时候体重才九十来斤,大人们都说风一大了就能把我刮跑。

嫁了人就不能像在娘家那样生活了,整个一个底朝天,全家十口人的生活重担几乎都落在了我身上。每天挑水、做饭、喂猪、洗衣服,这些活在娘家时母亲很少让我干。还要到生产队里去干活,少干一天扣三天,家里外头每日里超负荷的劳作,使我这个本来就不很结实的人落下了一身的病:腰肌劳损、颈椎、腰椎、胸椎、贫血、血压低、胃痛、牙疼、脑动脉痉挛、妇女病等十几种病接踵而来。后来因没有生出儿子更遭婆婆的白眼。每日里家中只剩我们俩的时候,她就指桑骂槐,用尽一切办法折磨我,整日里过着非人的生活。生了闷气没处诉说,又落下了一个难缠的头疼病,这下可要命了,一疼起来,孩子都无法看了,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只好让娘家母亲照看孩子。那个时候家里很穷,尽管如此,我丈夫还是尽一切能力为我治病。名医找了好几个,偏方找了一大摞,都无济于事。为此还欠下了一大堆债。债多了是一件非常难过的事,于是我就拒绝看病,吃不下睡不着,整天寻死觅活,弄得丈夫上班不安心。

“死”这件事, 当你不去想的时候并不可怕,可是一旦去想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挂心的事儿太多了:自己的父母怎么办?丈夫孩子怎么办?自己两眼一闭丢下他们良心何在?这些责任推给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苦苦的熬着,反反复复下不了狠心。于是我又改变了主意,幻想着有一天能不能找到一个好办法:即不打针,又不吃药还能好了病的法子。丈夫知道了我的想法后就到处去托人给我买气功书,买了好几本,结果都不合我的意。因为那些动作对于我来说太难了,于是我强忍着病痛的折磨在等待,在寻找,期盼有一天真的有这样的奇事发生。这期间我又炼了几种功,一点事都不管,于是我又放弃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等就是十六年。1998年4月26日这一天,我终于在朋友那里看到了《转法轮》这部宝书。这是一部济世度人的宇宙大法!掀开第一页,慈祥的师父望着我:多么慈悲,多么慈悲,多么熟悉的面容。我的心嘭嘭直跳,我抑制着内心的激动,征得朋友的同意把书拿回了家里,我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象个孩子见到了久别的母亲放声大哭。这就是我苦苦等了16年!是生生世世我要找的宝贝!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我就看完了。在这部书里师父用了人间最浅白的语言给我们讲了做人的道理。人为什么活着等等一切我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道理。师父的每句话都感到那么的亲切入耳,句句都说到了我的心坎里。

这一夜我失眠了,天快亮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在楼下迎面朝我走来。那情景像真的一样,我快步走上前去跟师父打招呼,师父跟我就像很熟悉的样子,在师父面前我一点也不感到拘束。师父问我怎么得了那么多的病,我原原本本都跟师父讲了得病的经过,然后师父又给我讲了好多好多的道理。人的一生为什么坎坷不断,好人为什么老吃苦,为什么活得不自在……跟书上说得几乎一样。我说:“师父啊,我要是早几年遇上您,那该多好啊,我如果早知道这么多大道理,我就不至于得这么多的病。”师父说:“现在明白也不晚啊。”我流泪了,师父说:“不要哭,以后知道怎么做就行了。”我又哭了,一直哭醒了。

醒来后我感觉我的头不痛了,浑身舒服极了!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家里人都说不可能,连我自己都有点不太相信,可是病确实好了,直到现在一直好好的。从那天起我就明明白白的吃苦,明明白白的吃亏,明明白白的活着,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别人对我的一切不公一笑了之,再不记恨在心里,一笔勾销,只有别人对不起我,我不能做任何一件对不起别人的事,处处事事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按师父的要求去做,随着而来的是心情愉快,工作顺利。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让我的亲朋好友,庄里乡亲目瞪口呆,不可思议!抽空我就向他们讲述我的故事,大家都爱听。我的同学、朋友、家人、昔日的病友好多人都加入了炼功的行列。从懂法理,做好人开始,有的从此婆媳和好,妯娌之间矛盾化解,其中有一个癌症病人恢复健康。

之后我把师父的法像请来放在卧室的正中,每天上、下班我都跟师父打招呼、说话。做了好事向师父汇报,做了不好的事向师父检讨,就是在邪恶疯狂之时也从不间断。每天下班后我就抄写《转法轮》,第一遍整整抄了一个月的时间,当我抄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的本子上出现了一个五环图案,那个小圆圈非常非常的圆,当时我以为是看花了眼,再仔细看的时候,她竟然飘起来晃动了几下,我恍然大悟,这是师父在祝贺我呢!从此以后,我学法更加精進,我把书藏在背包里,上、下班有空就学,谁也动不了我。有一天上级领导往我家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我说是!他又问我跟谁学的,我毫不惧怕的回答:“是我自己自学的。”得到的回答是:“在家好好学吧。”以后几乎没有受到大的干扰。有时有人“关心”一下,我就向他们讲真象,讲述我是怎么好的病,因为有好多人都知道我的病情,得到的回答仍然是:“在家好好炼吧。”,这更增强了我修炼的信心和决心,我在师父像前发誓:“谁不炼了我也炼!一修到底!哪怕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觉得今生有幸得大法,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个人,我无法报答师父,只有好好的学法,帮助更多的迷中之人得法,我才没白来世上走一回。为了救度更多的世人,我和我的家人一起走出家门讲真象。由于受电视宣传的毒害,有些人根本不能与他们面对面的讲,我们就挨门挨户的发真象资料,利用各种形式讲真象。

记得我和小妹妹第一次出去发真象材料,走到一个村庄,由于路不熟悉,不知道从哪里進村,正在犹豫的时候,村里的路灯全都亮了,那天下了大雪,路很滑,走着走着遇上了一个大坑,如果灯不亮我们可能就掉下去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帮助我们才化险为夷。又到了一个村子,路灯非常亮,村子里一片寂静,我很快发了两条胡同,到了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忽然有一条大狼狗窜了出来,把我们吓了一大跳,可是那条狗一声也没吭,慢慢地趴下了。我知道是师父把它降服了,所以没出声。我们继续往前走,快发完的时候,我们走進了一条死胡同,这时从里面走出来了几个人,正在我们進退两难的时候,村子里忽然停电了,人们纷纷从家里走出来互相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趁着混乱,我们才走脱了,是慈悲的师父时时刻刻在呵护着我们才顺利的回到了家中。虽说慌,滑倒了好几次,但总是一点损伤也没有。

还有一次我和三妹出去贴不干胶,贴到最后一张的时候,我发现那张不干胶在夜空中闪闪发光,我悟到是师父在启悟我什么。有师父的陪伴,我们有好多次都安全脱险。我们每次出去都和师父说一声,说好多长时间回来肯定就能按时回来。我们正念正行,边走边口诵正法口诀,畅通无阻。天最冷的时候我们都出汗。

99年7.20以后,我们地区同全国一样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好多大法弟子在家里,在路上不同形式的被邪恶抓了去判刑、坐牢。一时间天像塌了一样,有一部分学员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出来,甚至不学了。为了助师世间行,证实大法,震慑邪恶,我只身一人在师父的呵护下到邪恶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去给同修送师父的新经文,让他们时时听到师父的声音,感受师尊的温暖。看守们都象没看见一样。过了几天他们又把全体大法弟子偷偷转移了,为了了解情况我又深入虎穴探险。没進去之前,我有点害怕,怕進去之后出来不来,家里孩子怎么办?转念一想,有师父在有法在我为什么怕他们!進去之后,非常顺利,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话,想说什么说什么,到后来看守大法弟子的人竟然跟着我一起说:“对!一正压百邪!”这是师父赐予我的智慧,要不然我哪来的那么大的胆量。

我是大法的一粒子,是师父、是大法造就的。我应该而且必须担负起更大的责任,更好的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就担负起了传递经文这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我冒着随时被抓被判的危险,怀揣师父最新经文到处找人打印。因为印刷的人不明白真象怕担风险,不给印,我与妹妹就苦口婆心的耐心和她讲真象,知道了真与假的她,在以后的日子里每一次都用最快的速度打印,保证了师父经文的传递,同时也给自己的未来奠定了基础。

最初没有钱印资料,我们全家人就省吃俭用,不该买的东西尽量不买,就连我70多岁的父母也拿出钱来支持。同时我们还帮助了很多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使她们感受到了同修之间就像一家人一样,处处有温暖。看了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以后,我感到了时间的紧迫,只靠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于是我们就找到那些躲在家里不敢出来的学员向她们讲真象,让她们看师父的新经文,感受师父的慈悲苦度,鼓励她们走出来证实大法,救度世人,从而有更多的学员走出来讲真象。

我们从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走在路上,走亲访友,赶集上店、洗澡,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是我们讲真象,与邪恶交战的战场。从一开始不会讲,没啥讲,到慢慢的越来越会讲,而且一讲就是几小时,发自内心的救度每一个可以救度的人。这成了我每天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从我的言行到实际行动,人们看到了真正的法轮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被居委会评为“五好家庭”和“五好家庭示范户”。孩子考上了大学,丈夫事业有成,我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幸福无比。这都是大法给予的,是师父赐予我的,在此我衷心的感谢师父,并通过明慧网代表我们地区的所有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师父您辛苦了!

从1998年得法至今六年的时间里,我的父母,兄弟姊妹以及我的孩子从没再吃过一粒药,就连我们家不修炼(但知道大法好)的人都很少吃药,给国家节省了多少医药费!我们不但吃饭少而且身体好,有力气,个个长的年轻漂亮。

能说大法不神奇吗?江泽民昧着良心说假话,欺骗众生,蒙蔽世人,挑起百姓仇视法轮功,迫害、打压一群手无寸铁的善良人,真是罪大恶极!希望那些被江氏集团毒害较深的人们赶快醒悟吧。否则等真象大显的那一天后悔莫及。

醒悟吧!善良的中国人,师父还在等待着你们,美好的未来还在等着你们。

层次有限,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