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力讲清真象,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在我老伴和女儿被抓走的近一年里,我和孩子吃尽了苦,真是一言难尽,要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以前这孩子她妈妈和她姥姥两人看都累的够呛,现在一下落在一个根本不会看孩子的老头身上,都是根本不可能做的事情,我不但抗过来了,而且在证实法讲清真象方面做得更多更好。我为什么吃这么大的苦,还能做得这么好,就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我要对得起师父,对得起大法,我就尽我的全部力量去做。

1997年5月,我到亲戚家串门,因为我常年有病,我腰椎五个骨节都有病,要动手术花很多的钱不说,医生说还不保证我能下地走路,我就没敢做手术,一直抗了七、八年,我深受疾病痛苦折磨、人太苦了。亲戚家的孩子告诉我说她看到有炼法轮功的说是能治病,建议我也去炼。正好我楼就有一个炼功人,我马上就去找他,借一本《转法轮》来家看,老伴和孩子都说《转法轮》好,修炼好,全家都如获珍宝,按照《转法轮》讲的开始修炼。修炼后我的烟酒很快戒了,我的身体也越来越轻松,我修炼的心也越来越坚定,每天学法炼功心情真是愉快。

好景不长,1999年7.20,江××看炼法轮功的人多了,他妒忌害怕了,开始诬蔑造谣并疯狂镇压大法和大法学员。不管它说好不好我都不听,我就相信大法!我跟师父修炼受益这是真的,谁怎么咋呼我也不会听的,我跟师父修炼的这颗心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们全家对师父对修炼都很坚定。7.20刚开始,我市的大法弟子有10多个人被警察抓走,我们都到市政府讲清真象,要求警察放人。这么好的功法叫人重德向善,今天受到迫害,是国家和市政府不了解法轮大法的真象,我们有责任去向政府说句真话,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警察抓法轮功的人是错了,应该放人。我们全家都去了3天,抱着1岁的孩子。我还被非法抓去拘留一下午,晚上9点才放回来,我们都对警察讲真象。

后来师父陆续出经文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怎么正法修炼,我们更加明确了讲真象。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 我想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为了证实大法好,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生死的呢!我就更加精進的做着大法真象的工作,发传单,贴大法的标语,大量写信向外邮。有一次我走累了一手把着路灯杆休息,一手从兜里拿出大法标语,看一下四周没有走过来人,正好要贴没贴差一秒的时间,警车咔嚓停在我面前,车上的警察看看路灯杆上贴没贴标语,他一看没贴就走了,我站着没动,等他走了我贴上了,我当时想真是师父保护。

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提到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救度众生。有亲戚对我说,听说国家不给炼法轮功的退休钱,我说没有钱我就要饭,我也得修炼。亲戚一听说这功法肯定好,要不你不会这么坚定。江××栽赃陷害法轮功是不让民众炼功,是在害民众。我们大法弟子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修炼真、善、忍是好的,师父教我们怎么样做好人的,我们应该讲清法轮大法的真象,救众生的生命,揭露江××的邪恶迫害。我女儿和老伴复印传单,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出去发。

2001年我女儿和老伴被蹲坑的警察抓走了,家里剩下了3岁的小外孙女得我来照顾,这一下可难坏了我,这么点儿的小孩没爸没妈没姥姥我怎么照顾(孩子的父母离异),我自己都不会照顾我自己,一辈子都是老伴照顾我,一下子没有了妈妈和姥姥,小孩也受不了,白天哭晚上哭,磨我跟我要妈妈要姥姥,我就得领她到外面整天走,她还是哭。

看见小孩哭的人就问小孩怎么哭啦,我就告诉她们我女儿和老伴都被警察抓走了,我们修炼真善忍的都是好人;我过去得的大病,医院都治不好,炼功炼好了,我能不炼吗?老伴有病也炼好了,你说能不炼吗?江××就看炼功的人多了,不想叫更多的人受益,就栽赃陷害说我们杀人放火,电视上讲法轮功不好的话全都是假的,天安门自焚都是江××排的电影来吓唬中国人民别炼法轮功,炼功的人越多他越害怕;我女儿和老伴都是没干一点坏事的好人,江泽民说我们是×教,我们就讲清真象说我们不杀人放火不是×教是好人。江××叫警察抓炼法轮功的,这不小外孙女天天哭要妈妈找姥姥,我这么大岁数能照顾好这么点小孩吗?

听的人都骂江××也太狠了,就炼个法轮功就给判刑,炼功能把你的病炼好你就炼,能炼好病就是好功法。我就凭着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坚信,听师父的话证实法,救度众生。我天天领着孩子在街上走,能走多远就走多远,遇到人我就讲清真象。

领着孩子出去发传单更好,更方便,一边看孩子一边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一边看孩子一边往报箱里放传单。警察经常来我家吓唬我说你要发传单我就抓你,孩子没人看也不管。我说你要给我送入监狱,我就不出来了,我就死在监狱里。警察一听愣住了,再没敢说什么。我真是什么心都没有就是要证实法,救度众生。以后警察上我家来再不说那样的话了,我就给他们讲清真象,讲我有大病医院怎么治不好,怎么炼功炼好了,警察换了四、五个,我都和他们讲真象,最后他们都说我说的对,对我很客气。

在我老伴被抓走的近一年里,我和孩子吃尽了苦,真是一言难尽,要是一个不修炼的常人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以前这孩子她妈妈和她姥姥两人看都累的够呛,现在一下落在一个根本不会看孩子的老头身上,都是根本不可能做的事情,我不但抗过来了,而且在证实法讲清真象方面做得更多更好。我为什么吃这么大的苦,还能做得这么好,就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我要对得起师父,对得起大法,我就尽我的全部力量去做。

目前,全球都在公审江××,我悟到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也要通过公审江泽民这种形式来证实法救度众生,我就写了控告江××的罪状,按正规法律程序邮给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是最大的。大法弟子的主体是在中国,那么那里的大法弟子应该做得更好,应该在教训中更加理智、更加清醒,走得更正,应该叫更多的众生得救,应该发挥大法弟子主体的作用。其它地区的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围绕着中国大陆这个大法的主体在做,在抑制邪恶的迫害,减轻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压力,也协助着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

我一定要尽心好好修炼,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做好师父叫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