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肺腑之言:“这辈子,咱就信法轮功!”


【明慧网2004年2月10日】我今年70岁,是退休工人。

我走入大法修炼已经九年了,我体会最深的是,年纪虽一年比一年大,但身体却一年比一年硬实。我的身体轻飘飘的充满了活力,干活不知道累,我去女儿家,提着东西上到八楼一点不累,像是由人推着我走,那感觉真是自在至极,无法言表。

修炼前,我曾经学过一种气功,练着练着,不但老病没好,却又得了淋巴,脖颈上长了一个大包,去医院做了切除手术,如今尚存很大一块疤痕。1995年,儿子修上了法轮功,学后觉得不错,让我和老伴也学。在儿子的引导下,我们全家都修上了法轮功。学炼后,我很快受益了,风湿性关节炎、经两次手术未愈的痔疮不治自好。我由衷的高兴,深感法轮功太神奇了,是任何气功都比不了的好功法。我铁心已下:就信法轮功了。

开始修炼时,我认为法轮功就是祛病健身,后来我通过深入学法,认识到了师父写在宝书中的法理是那么的精深。祛病健身是最粗浅的东西,实质上是让人在迷中能得到解脱,返回到先天的位置上去。能得此法,实为千载难逢、万载难遇。是师父的浩荡慈悲给我们开了一扇大门。我悉心学法,遵照师父要求的做人,封尘的心灵得到了净化,思想境界不断地升华。

我在家附近开了个自行车修理部,要价收费都是最低的,时常碰上小毛病,就不要钱了。有时赶上车主兜里缺钱,给多少我就要多少,甚至有的车主忘带钱,说改天给我送来,那也行。有个别的嘴上说送,其实不来送,我还行,三元五角的我不当回事,就是二十、三十也不搁在心里。每日里,我能收入多少算多少,就是白尽义务,也随其自然,对钱不执著,挣多挣少我生活得非常充实。听师父的话,修“真善忍”做好人,心里格外亮堂。如今,在大法中修炼,一切都那么顺,都那么玄妙。28架子的加重自行车,几十斤的分量,我修理时,用手一抓就翻过来,根本不费劲儿。我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修炼者的幸福。真是常人想得也得不到的。我经常对老伴说:“这辈子,咱就信法轮功!”这是我发自肺腑的一句话。

人世间的苦辣几十载无不令我惊心动魄。退休后,安度晚年之时,我有幸喜得大法,深深受益的我坚信大法不移。

然而,99年7月20日,深受中国及世界人民欢迎的法轮大法,却遭到了江××的血腥镇压。儿子想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依照公民合法权益进京和平上访,却被非法关押,饱受了非人的折磨后还成了省里的重点迫害对象。我和老伴痛心疾首,有苦难言。江泽民一人大于法,不许百姓说话,虐待百姓、残杀善良,致使大批的大法学员被关被判,乃至失去生命。面对着“排山捣海翻恶浪”的白色恐怖,大法的层层法理给我们导航,师父发表的篇篇经文,逐步地开示着我们,催我们精进向前。师父的话,我们全家人信定了,无论邪恶怎样迫害,我们全家人走定了修炼这条洒满金光的路。儿子有幸与千里之外的一个坚定的同修结为伴侣,实乃大法红线牵,有缘成眷属。我们一家四口全修炼,街道、政法委不断来我们家骚扰。后来我们家动迁搬了家,一个不法人员却追到我们的新居骚扰,并串通这里的街道、派出所。我们善意的和他们讲大法真相及我们全家人在大法中的受益情况。他们从开始的不理解到理解,都认同大法好。

可是迫害还没有结束。2002年除夕夜,这天我们全家老少欢天喜地度春节,午后2点多钟,一桌丰盛菜肴刚刚备好,准备就餐时,门被敲响了。我打开房门,吓我一跳,黑压压一大群人站满了楼道楼梯。街道、社区、派出所、我单位和儿子单位的领导,大约20人,全来了。进屋就找我儿子,说要和他谈谈,儿子抵制,转眼间一群警察蜂拥而上,七手八脚给我儿子扣上了。面对这强盗般的行为,老伴着急了,大声喝问道:“我儿子犯什么罪了?”没人回答。他们不容分说,连拖带拽,外衣鞋子都不让穿,就把我儿子拽走了。老伴、儿媳奋力阻止,只穿内衣和拖鞋匆匆追到楼下,一看院里停着5、6辆车,娘俩寡不敌众,不但没要回亲人,也被歹徒绑架走了。

我简直做了一场恶梦,真不敢相信这场土匪一样的绑架竟然发生在当今中国××党的干部和人民警察之手,我亲眼见证了中国邪恶势力对“真善忍”好人的疯狂迫害。可悲可叹哪!大约半小时后,我单位的领导和社区办事处等3人,又重返我家,对我说:“她们娘仨去参加学习班。”我回答说:“大过年的,把人都抓走了,我们犯了什么法?”他们都支支吾吾答不上话来,并让我去给老伴、儿子、儿媳送外衣和鞋子,我携带衣物随车前往。不料到了所谓的学习班,其实是精神病院,我也被扣押。我火了,高声斥责道:“你们不是让我来送衣服吗?!为啥关我?你们为啥骗我?你们讲不讲理?!”他们理屈词穷,灰溜溜的走了。我们一家四口被关在一个屋子里,根本没人理睬。与其说办“学习班”,不如说软禁起来。

我们不知是何原因不让我们在家好好过年,给我们关在这里。为求个水落石出,我去找看管的人问道:“为什么给我们关在这里?”他们说,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管看人。我要求他们向上反映,一连几天没有回音。从年三十直到大年初五才来人回答说:“我们和领导说了,等初八上班再说。”我们全家人,不清不白,无故被关,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我们修大法,做好人,难道还有错吗?哪个国家民族害怕好人多呢?唯有中国江罗集团,黑白不分,逆天而行,祸国殃民,让百姓蒙受不白之冤。

可他们只关得住我们的人,却关不住我们的心,我们不能做坏人,我们不能不修炼。“真善忍”的光辉之根已深深地扎在我们的心里。我们金刚不动、坚如磐石,哪怕寒雪风霜?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真金。我们就是要做真金,我们就是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2002年正月初八,我和老伴被无条件释放回家。到家后,我们又和亲戚们返回去要人,要求释放儿子、儿媳。看管的人说:他们俩不是一般的法轮功学员,是省级挂号的人物,不能放。儿媳是外地人,在娘家人的强力要求下,他们只好将她放了。我儿子也被关了三个月,受尽了折磨。事后,我单位领导擅自扣了我的工资,拿这笔钱交了我们被关时的生活费。获释后,我理直气壮地去找领导评理,义正辞严地对他们说到:“你们不让我们在家好好过年,硬把我们抓进精神病院,你们有什么理由扣我的工资,你们这样做是无理的!你们必须还我钱!”我一连去单位找了两次,他们终于给我补偿了。

我们全家人依然坚定修炼,正念正行,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我这个历尽沧桑的老人就信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