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者正念显神通 五恶警受制昏睡 手铐瞬间自开

我数小时内正念闯出派出所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17日】2004年1月30日上午9时,我背着各种真象材料,有光盘、揭露邪恶信件及粘贴材料等300多份,沿着胜利公园一路经省委、市委、二商店、一商店、亚泰大街、东大桥,遇行人便讲大法遭受迫害的真象,一路粘贴着“法轮大法好”“全球公审江泽民”的公告,走街串巷发放材料。

途经功友家,又给功友送去师父的新经文。当我来到一个功友家时,看到一位功友心态、状态很不好,与过去大不一样,交谈中便知,这位功友的婆婆在家里供了“大仙”(即低灵附体),家里环境很不好。她说:“婆婆七八十岁了,不愿意惹她。”我与这位功友进行了一番交流,交谈中这位功友正念出来了,猛醒过来,支持我把她家供的“大仙”扯了。

从这位功友家出来,天已黑了,在这一天里,一路走一路讲一路做,时光飞逝。由于邪恶的迫害,我流离失所,这一宿我又落宿何方?我想随缘吧,先把兜子里的真象资料做完。我沿着来的路线,反线路又做着真象、救度世人的神圣的事。当发到胜利公园与白菊路交汇处时,我刚粘贴完“法轮大法好”“全球公审江泽民”的不干胶,就被“国安”一男一女两名特务跟踪。男的身高1.80左右,塌鼻梁,一脸凶相。女的1.56左右,刀削脸,尖下额长相难看,浓装艳抹。这个男子跑到我跟前拽住我,说已跟踪我多时了,指着电线杆上的粘贴说“你胆也太大了”。这时又来一个男警,三人不容分说,把我绑架,连推带拉到车里,送到了白菊路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屋里,他们就开始大骂,逼我把兜里的东西拿出来,我不肯。于是我就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度一切众生,其中包括你我他,江泽民坑害全国十几亿人,其中也包括你我他。我曾在派出所、公安分局几进几出,但这次我却深有感触,法正人间,派出所的内部也在变。过去在派出所里处处看到邪恶警察不明真象,而今当我向他们洪法讲真象时,不同的警察反映出不同的态度,有观望的、不吱声的、听着的,暗地照顾大法弟子的。我感到正法形势的变化。但也有邪恶的昧良心的警察,邪恶的警察看到我带的真象的种类之多,又如此坚定,不配合,认为抓到了一个重要人物,想通过我挖出点名堂来。它们高兴地说:这回咱们有钱了,钱来了。原来它们抓到一个大法弟子,江泽民就要给奖赏5000元哪。

它们踢我、骂我、用烟头烫我,逼我说出姓名。我坦然地告诉他们,我是“法轮功”,并告诉他们,你们不要只顾名利,要好好了解一下法轮功。他们之后还是把我强行推上汽车到现场照相,准备与610政保科值班人员审问我,弄出点东西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发正念求师父,师父一定会救我的。这一念一出,顿时我感到我的身体无比巨大,我要出去正法,揭露邪恶,我一个顶十个顶百个,我哪都不能去,我师父根本不承认这场迫害。我要听师父的,一定坚定信念,加强正念,全盘否定它们,走出这个魔窟。

这时已是夜里2:00左右,610来人了,他说真没办法,实在找不到别人,都去过年了。他也刚离婚,自己出来租房子住,太没意思了,又这么晚了,求派出所今晚别审了,放派出所关一宿,明天再找人,带走送610政保科或白菊路派出所审。派出所所长同意了,安排了5个警察看着我。他们怕我跑了,把窗关上,门锁上,任何案子一概不接了。这时,有一女子报警说有一强奸案,恶警说任何案子都不管,抓住一个大头目就行了,明天还要车轮战术审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我被反锁着双手,不断地发正念。恶警一个个支撑不住都睡着了, 一个自称最不能睡觉、不爱困的警察,打着电话来回走着。我发正念求师父,这时已是凌晨4:00多了,求师父让他们睡吧,我要走出去,我一定要走出去。只见最后这个警察走到我身边绕了两圈,检查一下我戴的手铐,认为没有什么问题,又走到外边检查一下窗门关得严不严,很放心地回来了,又把我身边的灯加大亮度,自己走到暗处看着我。

5分钟左右,我发正念从椅子下到地上,动静稍大,但警察没有反应。我又站了起来,还是没有反应,我毅然跑到里屋,看见窗子关得太严没办法,我又跑到门口,电门锁得很紧,我戴着手铐没办法。这时我又跑步上二楼一个房间,看见窗子能打开,我一步跨上桌子,用脚和头连踢带顶打开窗子。我戴着手铐行动很是不便,戴着手铐又怎么往外跑呢?我站在地上发正念,求师父救我,把我手铐打开。一念刚出,3-4秒钟工夫,手铐“啪”的开了。我从二楼跳下去,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派出所。

来到功友家,这时已是凌晨5:00点。拿掉戴在另一只手上的手铐,我又投入了讲真象、救度世人的神圣的证实大法的洪流中去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