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一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5个月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2月23日】2002年2月7日在大庆让胡路区法院非法审判大法弟子时,还未开庭邪恶之徒就开始抓捕要去法院的大法弟子,陆续有九人被非法绑架,我是其中之一。说是开完庭就放人,结果我们却被送入大庆市看守所,如同犯人一样对待。

3月1日我开始绝食抗议,3月6日早被强行插管灌食。当天晚上被转送大庆萨区拘留所继续迫害,3月20日被释放。

2002年5月13日18时,当地龙安派出所所长张林等7名警察闯入家中将我和我丈夫(大法弟子)强行带走,在大庆市看守所羁押了两天后,被齐齐哈尔铁峰分局恶警初春、张恒等转送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原因是经济上帮助了齐市同修)。我和丈夫被非法关押,家里剩下孩子一人,双方父母身体多病,就这样一个温馨的家庭被邪恶之徒迫害得不得团聚。

5月17日一早,铁峰分局的人就将我同另两位同修(大庆的母女俩,女儿20岁,大学生;母亲是医生,坐骨摔坏,拄双拐)从齐市第一看守所提出带到刑警队分别审问。一个姓孙的科长和张恒开始问我它们想要的东西,我告诉它们“我修的是真善忍,在做好人。”它们气急败坏,对我拳脚相加,大打出手。将我的两手臂上下倒背用手铐硬是铐在一起。这还不算,又在椅子的后背上蹩来蹩去,我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后来知道这种刑罚叫“背剑”),心里叫着师父。只觉得人中穴被死死按着,才知道是昏过去了。就这样折腾了几次,吃中午饭时停了下来,将我铐在暖气管上。他们吃饱了连口水都没给我喝,又问我同样的问题,回答是一样的。恶警更加疯狂,把我弄到一间有刑具的屋子。先是坐铁椅子上,将两手后铐,接着就是上大挂。两手后铐,用带有铁钩的尼龙带钩住手铐,另一头穿过一根很高的钢管横栏,用力一拉,整个身体就这样被吊了起来,只有两脚尖着地,并将我的身体悠来悠去。听到凄惨的叫声恶警张恒随手从地上拿块抹布将我的嘴勒住,顿觉我眼前一片漆黑。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听恶警说:“你只要承认就放下来,你不怕死就往出抬。”过了一会它们将我放下来。姓孙的恶警问我,“你说我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告诉他:打人就不好。

在看守所的日日夜夜吃的是窝头、菜汤,睡觉是板立(一个挨一个侧睡),不允许炼功。就在9月15日18点我刚一盘腿就被监控看见了,几个恶警气势汹汹来到牢门将我叫出,杨所长在我的左腿上踢了一脚,不许我说话。接着就给戴上了刑具“后棒”。(脚镣38斤,两手后背用铁环扣住,再用铁环将手脚连上)。不能站、不能坐、不能躺,真是残酷至极。在绝食的情况下,50个小时后才将手打开,脚镣一直戴了13天才卸掉。

10月22日办案单位铁峰分局来人提我去了医院检查,又把我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动教养所直属大队。什么队长谈话、帮教、转化,我的回答是:“我要做一个正的生命”。它们把我和“邪悟”的四个人关在一个屋子里,这几个人被邪恶控制得不能自拔,还要迫害我,被我一一揭穿。9天后,也就是11月1日,医院诊断身体问题,把我送出劳教所释放。我一共被非法关押了5个半月。

回家后重返工作岗位,单位扣发30%工资和6个月的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