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哪都把真相讲 看守所、洗脑班不敢关


【明慧网2004年2月26日】我今年73岁,法轮大法修炼者。没有炼功之前,我曾患多种疾病,象心脏病、胃病、肺结核、肝炎、半个身子麻木、脑神经衰弱,还长一身牛皮癣,经常流鼻血。吃药比吃的饭都多,真是生不如死。在绝望中 94年有幸得大法,脱胎换骨的变化象换个人似的。从此以后全身轻松,精神焕发。在我亲身受益后,知道法的珍贵,逢人都讲法轮大法好。可就这样神奇的功法竟遭诬陷迫害。

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妒嫉,利用手中权力打压法轮功,把亿万群众推向政府的对立面。我说不出有多痛苦,决心上北京信访办,反映我得法受益的真实情况。当天我和功友坐车走到石家庄被警察截回。后来我在99年十月份又去北京信访办,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和赤诚的心,说了我的姓名和地址,结果,等待我的是南阳市公安把我带回来,罚款1000元。

看到人民公安这样对待我们这群善良的百姓。我在2000年2月再次上北京反映真实情况,又被南阳市公安接回,这次把我关进了南阳市第二看守所,迫害一个月,罚款2000元后才放出来。

迫害不停止,我心里不安。2000年7月20日,我又一次到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打横幅,在广场,我看到一恶警正在打一位年轻的男同修,我就高喊:“人民公安吃人民、喝人民、拿人民钱、还打人民!”这一喊当时他不打了,随即到我跟前说:“我打你没有?”我说:“你打谁都犯法!”

后我被送到宣武区,一个恶警指使犯人把我的衣服扒光,搜东西,什么也没搜出。夜里11点天凉后,又扒了我的衣服搜,这帮恶徒嘴里骂个不停。我绝食抗议了三天,他们给我灌食也没灌成。我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后来,他们把我放了。

2000年十月份,我又进京证实大法,早上8点被分局送到北京怀柔县看守所,测血压不正常。下午7点左右用车把我拉到了城郊放了。

2001年元月,我在镇平县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派出所抓住,关进镇平县公安局戴上手铐。他们搜走了我身上30多元钱。接着转到宛城区安保大队,送往卧龙大厦办的洗脑班。在那里18天,我抵制迫害,处处识破邪恶的谎言,恶徒一看,“转化”不了,还影响其他人,赶快转走。

转到南阳市尚庄看守所,又是强迫洗脑。我对那些邪悟者说:“你们为什么背叛师尊,背叛大法?”接着讲天安门自焚栽赃真相。所长卢××害怕我把这些人拉回来,从此再也不叫我进“转化班”。

到哪里就把真相讲到哪里。有一次我盘腿打坐,女管教袁延平叫犯人给我戴上脚镣、手铐,我不配合,坚决不戴。她让四个犯人强行把我按倒在地,最后铐上。我不停地在院里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声音虽然不大,但却震撼苍宇。功友们都哭了,犯人们也掉下了眼泪。

过了两天,我主动找所长卢××和管教袁延平讲真相,我说:“别看你们迫害我,我还是对你们生命负责,希望你们善待大法。”半个月后,袁延平把我叫出来说:“叫外劳给你刑具去了,你可不要再炼功。”我说:“那不行,不叫吃饭行,不叫炼功不行。”她听了在那儿楞了半天也没说话。就这样脚镣戴了27天,公安局通知放人才给我取下来,走到大门口,一个管教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还炼。”

2003年3月,我在内乡讲真相,被恶人告发,送到内乡看守所。不管到哪里,大法真相讲到哪里。所长、犯人都知道了大法好。我绝食抗议四天,身上205元钱被他们没收,后被敲诈1000元放回。

在家里,公安局、分局、居委会多次扰乱我正常的生活,我的儿女们指责他们这种违法行为,以后他们再也不来了。每次的魔难都是师父的承受才使我在正法路上一直走到今天。同修们,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法路上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挡我们救度众生的步伐!

实话实说

我今年七十三,
九四年得法,已修炼十年。
得法前病魔把身缠,
生不如死也有轻生之念。
全家人天天围着我转,
个个愁眉不展把气叹。
医生见了我直摇头—离死不远,
幸运修炼法轮功,
这一切全改变。
身体强健远离药丸,
全家老少从此笑开颜。
感谢恩师把大法洪传。
得真法走正路心如磐石坚。
九九年七月天突变,
江妒嫉竟把善良诬陷。
众大法弟子冒危险到北京申冤,
信访办竟把我抓进监。
五年来进进出出五六遍,
罚款竟有七八千。
苦难中磨炼意志不变,
讲真相不停,
邪恶胆寒,
善恶有报总会实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