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恶警:我根本就不怕死,怕死想法都没有


【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我叫井东烁,户口身份证是井东所。今年68岁,小学文化程度。我曾经是一个老病包子,从维修厂调往大庆龙凤厂西粮库时,大庆石化物业公司罗科长对段科长说:“井东烁是个棺材瓤子,你要他干什么?”由于身体多病,到处求医和偏方,练其它的气功,一点用都没有,什么病也没去。97年我到大庆龙凤公园,有一百多人炼法轮功,我把乙型肝炎早期肝硬化病情跟大法学员说了,他说:修炼法轮功不是为了治病,但只要真心修炼,师父会给修炼的人净化身体,使身体达到无病状态。我请了师父的《转法轮》,回去每天看书,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不几天,我能吃饭、走路轻松、干活也不累了。真是神了。我高兴地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好”。

98年回老家,看到家乡有很多人炼法轮功,我也参加了那里的炼功点,每天去参加集体炼功,大家都说“法轮大法好”。我回到大庆后,99年6月份龙凤分局自强派出所的警察到公园去跟我们说不让炼法轮功了,我跟派出所的警察说:“这功祛病健身叫人做好人,对国家、对人民、对个人身体健康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我的生命是尊敬的师父给的,这么好的功不让炼,你们干什么呀?”人们善意给他们说好话,他们有的善心在也听。可是这时邪恶刮起阴风,对好人进行迫害,不准学炼法轮功。这个江泽民恶毒攻击我们伟大的师父,我们师父是全世界最值得尊敬的人,为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2000年2月27日上午,我们二十几人在大庆龙凤商店门前集体炼功,龙凤分局自强派出所警察把我们抓到自强派出所,所长孙恒利说我们干扰社会秩序,大法弟子焦玉田说:“我们没有干扰社会秩序,是你们干扰社会秩序。”孙恒利和指导员秦晓东打人,把焦玉田的手打出血,骂我们,骂我们尊敬的师父,骂得非常难听,并把我们几个男大法弟子关押到大庆龙凤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不准我们炼功,不准说话,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受到邪恶的迫害呢?我们在看守所里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管伙食的恶警出口伤人,张口就骂炼法轮功的人。自强派出所的孙恒利和彭国东、吴丽娟去问口供,孙恒利大骂我们伟大的师父,比打我们还难受,真是“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洪吟》,这里没有师父的书,好象离了《转法轮》怎么也不好过。说是叫回家,可出来也不那么轻松,物业公司保卫科长杨科长和单位王禹对我要求“几个不准”,不准再炼功,我说还炼功,王禹把这事告诉了孙恒利,孙恒利打电话说:你再炼就叫你死在监狱里。我当时说:死到里头我也炼。物业公司杨科长要房本,单位要户口,身份证至今还扣在自强派出所。他们利用各种方法迫害大法弟子,从那时起始终进行骚扰破坏。

2002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做真象时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到大庆龙凤商场门前贴大法条幅,没有注意被邪恶抓住,把我抓到大庆龙凤分局,分局又把我带到大庆铁东派出所,我不知所长叫什么名字,恶警说上边有指示:可以随时开枪打死你。我说我根本就不怕死,怕死想法都没有。他又问我你想怎么死?我说在哪都可以。他说到龙凤厂西打靶厂打死我。我说行。来到厂西到了我的家,恶警看到我给师父供的水果,说“你把你师父的像带着吧”!我把师父的法像抱在怀里,就下楼到了门口,铁东派出所所长给自强派出所打电话,叫自强派出所民警来领人,然后自强派出所新上任的指导员吴荣伟勒索我200元钱,把我放回家。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呵护我,不是人说的算,是我师父说的算。

我们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真正能祛病健身,这多好,我希望全国人民不管职位高低和什么岗位,都好好想想,到底谁错?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都应该好好想想!最后请记住“法轮大法好”!

(注:该文是大法弟子井东烁自己写的,由于文化程度有限,底稿拿来时由于字写得不好、错字较多而且语句不通等很难辨认,但从字里行间我看到了该大法弟子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用心的程度,我将该文打出底稿后又返给该大法弟子重新校对后成文。我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克服写作的障碍,用你的真心写出你想要说的话,揭露邪恶,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