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法放在心上 正念破除邪恶迫害


【明慧网2004年2月28日】我是河北省抚宁县大法弟子,在作被转化学员工作时,因没有时时在法上认识,被邪恶钻了空子。由于放松发正念被她家的人把我告到了县610.当时听到消息后用正念铲除邪恶,不承认这一切。一个星期后,不是从法上认识,而是用人的思维认为没事儿了,就这样被邪恶钻了放任了的思想空子,出现了下面的一幕。

2003年6月12日下午,石门寨镇派出所和抚宁县公安局没有任何手续抄了我的家(当时我不在家)。象土匪一样在我家翻箱倒柜。把师父的照片、《转法轮》、《经文》和正法标语全部拿走。并多次来我家抓我,上单位(临时工作)找我。使我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给我妻子、女儿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

2003年7月5日晚,我回到了家中。6日上午镇恶警从家中把我带到镇派出所,象审犯人一样审问我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我心想:我不是犯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你们没有资格问我。我不回答他们,他们反复问我,我就向他们讲真象,他们又问:“你的东西到底是从哪来的?”我不告诉他们。他们说我不老实,就打我,我用胳膊挡,他们就把我铐起来打。这时我想起了师父,我说我有师父,他们马上就住手了。把我锁在专给犯人用的椅子上,他们吃饭去了。下午回来又问我,我就用眼睛正视他们,他们的目光不敢和我对视,就问我:“你那样看我干什么?是不是恨我们?”我说:“不恨!我看你们太可怜,给你们讲真象是在救你们。”他们说:“我不用你救,你再不说实话就把你带到县里去。”另一个说:“到那里你这小身板可够呛。”

去县的路上,我发正念清除空间场,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到那儿,他们说:“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要有法律程序。”我一听就想起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们问我姓名、住址那些东西我都不回答,他们很有气,其中一个年轻的手里拿着多半截拖布把儿,啪啪打门框,以示要打我,我就动了一念:他不能打我,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最后没办法,他们就自己写了过程,让我签字,我坚决不签。他们就写“拒绝签字”。决定拘留我15天。我想:你们说了不算,我6、7天就出去。(这一念也不纯)当晚把我送进拘留所。

第二天早上,我炼功,一个叫刘国的管教把我铐上了,到吃饭时把门打开,把我也放开了,他们吃饭我就炼功,为此刘国和一个姓付的管教把我背铐起来,刘国用手一拍手铐咬合齿,那手铐齿就吃到肉里。把我和其他犯人都锁在屋里,他们吃饭去了。时间不长我感觉很疼,手在胀,有点难忍。我就想叫别人找他们给我打开,我又一想不对,我哪能求人呢?我有师父。我就这么一想,手腕象注油一样滑,手铐就能动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一会儿犯人叫管教开门,他们出去方便,管教打开门,犯人说:“把他也放了吧。”管教说:“你别炼了。”我也没理他,就把我放了。过了两天,他们看我还不吃饭就说:“总炼功不吃饭可不行,明天再不吃就给你灌食。”我说:“那你们就在犯法。”别人对我说:“老马吃饭吧,明天真要把你绑去灌食,那可就完了。”刘国说:“你不吃饭就是和共产党对着干。”我说:“哪个宪法上规定不吃饭就是反党?”他们没话说。又过两天,他们威胁我,再不吃饭就灌大粪,我说:“那你就是在做坏事,做坏事就会遭报应的。”我心里想起师父说的“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他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610的、科协的都来找我,他们说:“国家制止的就不能再炼了。”我说:“按照真、善、忍要求做好人没有错,我没炼以前,身体有很多病,修炼后病都好了。以前家里不和,通过修炼、学法、修心、重德、与人为善、忍让,从此家里都和好了,能说这大法不好吗?”他们没话可说,就说我中毒太深了,别执迷不悟。他们没办法就拿出一本书来叫我看,书皮上写着破坏大法的假案例,我坚决不拿。所长就拿书打我的脸,我还是不拿,就让别的管教送我到屋里。我想不能让这本书再毒害别人。我带走把它销毁。

我向犯人讲我的修炼过程,我如何受益,讲自焚真象,他们都相信。开始他们多次叫我吃饭,给我水果,我全不要。开始他们不理解,通过向他们讲真象:我是被迫害的,没有犯法。我们只是信仰真、善、忍,在做好人,江泽民不让人民有好身体,不让人民有好的道德,把人民推向灭亡,我绝食就要他们无条件放我。

我绝食第六天的时候我想我得出去了,还有好多大法的事要做。还得学法,我就求师父。第七天上午9点左右,犯人告诉我说:“老马你胜利了,他们给你家打电话了,叫你回去。”我一听,人心就出来了,高兴了。我想11点就能来人接我,结果没来,我还不悟,还想下午3点准能来接,结果还是没来。我想不对,得找自己了,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我这不被魔钻了空子吗?我就马上发正念铲除一切迫害我的邪恶势力和邪恶生命,叫它们解体。我刚发完正念,管教就来了,问我家怎么回事,打好几次电话也不来人?就叫我去打。打通后管教问我会写申请不?我说会,他说那你写一份,说你身体不好,提前出去,几天以后再补。我一听,还想迫害我,绝不配合邪恶。我说:“会写也不写了。”没办法,还是把我放回来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大法弟子做事一定要在法上,正念正行,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才能破除邪恶,更好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走正自己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