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阳老人自述:祛病识字感师恩 不畏艰险证实法


【明慧网2004年3月25日】我今年65岁,96年10月得法。没进过学校的门。得法前身体有多种病,骨瘦如柴,有时去干活走不到山上,痛苦极了,自从学了法轮功,病都好了,什么活都能干,红光满面,别人都说我年轻了。我说这是大法的威力,使我得到了身心健康,生活起来有了精神。

96年,身体上的各种病正发作,女儿说:“妈,城里有炼法轮功的,听说炼这个功法,强身健体能消除疾病,你去试试吧?”我说:“不去,太远了,又不会骑车。”10月份,大法弟子来我村洪法,女儿拉我去了,我就跟着他们炼,听他们读法,觉得心里挺舒服,从此走上了学法修炼的光明大路。

可是我一字也不认识,心里很着急。有一次,在梦里,我想我什么时候能自己认字呢?急得我都哭了。这时师父就教我认字,一个字一个字的教,还教我背经文,我感激得再一次流下泪水,经常这样在梦里一字一字的教。这时我想买书,家人不同意,说:“一个字不认识,买书干什么,浪费。”我没有听,只管买了,就这样在师父的指导下,我反复听讲法录音,晚上听,早上起来(3点多钟)也听,也炼功。并和同修一起学法,没有多少日子,渐渐地认识字了,几个月下来,《转法轮》能自己读下来。有时看书上的字五光十色的;有时金光闪闪;有时几个字组成一副人面;别人手里拿着才下来的经文,我看着金光闪闪,我知道这是真正的佛法。这么多年经历生死坎坷的我,终于在今世得到了这高德大法,真是幸运。

99年7月20日,大法遭恶人迫害,我还是照样学法,炼功。2000年11月我和几个同修商量去北京证实法,走到了半路被抓捕,到了派出所,两人一手铐,公安还雇了黑打手张爱民轮流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打昏过去,醒过来恶徒再打,而且污言秽语的谩骂,我们绝食抗议,恶警问我们炼不炼?都回答炼。我们都想炼功,心里对师父说:“我们不能这样承受,我们要炼功,戴着手铐不行。”就这样背师父的《洪吟》及经文,在师父的加持下,手铐开了,我们每天都炼功,背经文,有机会就向警察讲真象。有的警察说,听说此功法净化人的心灵,强身健体挺好的,迫于压力不敢炼,等你们将来平反了教我炼吧。就这样在里面呆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有一天炼功让恶警看见了说:“真神了,手铐铐不住他们,那就一个个捆起来。”第二天有同修悟到得向外走,不能这样承受,这不是修炼人呆的地方,我们没罪,我们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炼功人,于是我们商量都向外走,晚上炼功,等警察都睡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从大铁门爬了出来,闯出了拘留所。有的回了家,有的在外漂流,我也同样在外村住了几天,听家人说警察三天两头来骚扰。

12月24日回到家,29日同修们出去挂横幅说我身子弱休息吧。我说:“我是修大法的,身子不弱,证实法的事不能落下我,只要我有一颗坚定的心就没困难。”于是和同修走了5、6个村,挂满了横幅。

我想:慈悲的师尊为我付出了那么多,给了我这么好的东西,我得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于是晚上发完12点的正念后,自己出去发资料,不能靠别人,我是炼功人,是放下生死的。出去发资料时,虽阴天,可是前面的路很亮,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挂横幅,我就爬树,一搂粗的树不好爬,求师父加持也顺利的爬上去,挂正横幅,每当做完这些事回来时,心里很爽快。

有一次,回来后心里觉得有点发闷,心想为什么这样?这时悟到,可能是别的同修没做,师父让我帮她。果真如此,我去那个同修家问她,她说:“我害怕没出去做。”我说了我的悟法,和她一起又出去做。因为我们要整体提高,师父不落一个弟子,师父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我们。我希望同修们珍惜此缘分,“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恒心修炼,证实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迎接那普天同庆、同祝、同颂的那一天,最后让我们用师父的诗“实修”共勉:“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