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警如土匪 几年来连连迫害修炼之家


【明慧网2004年3月7日】我是1997年10月有幸得大法,当时不懂得精进,只是身体越来越好,多种综合病不见了,心情很愉快,家里人很高兴,不久丈夫和孩子都要求学练法轮功,每天都全家人一起看大法录像和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而且每人一本《转法轮》,全家人沉浸在得法受益的喜悦中。

99年7.20邪恶迫害铺天盖地开始了,我的家庭也和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都被阴云笼罩,丈夫变得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我的心情难受极了,由于怕心,上访的步子总迈不出,只是给当地政府写了信。谁知不到三天,正值2000年农历端午节下午关铺门时,公安突然闯进来,将我们夫妻俩强行带走。我被关进下郭派出所,丈夫被关进北岸派出所,我的“油行”被封,后来夫妻双被关进化州第一看守所,两个孩子还在外面上学,邻里、朋友都不知我俩去向,还以为被人绑架了。这次丈夫被关17天,我被关了24天,经济损失上万元。

时隔二十天左右,即是农历6月19是晚上8点,我刚吃过晚饭正在洗头,恶警李土坤冲进我家要我乘他的车到下郭派出所,说半点钟后再送我回来,这一去就被关了19天,当我责问为什么骗我时,欧阳海平(所长)董超华(副所长)恶警陈权他们很凶地说,对法轮功学员可以非法对待,上头有命令想抓就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放弃法轮功一天,就可以任意对待。这样每天20元伙食,还要家人交三千元保证金,最后强硬说服他们,只交了三百元不要收据。

第三次又是同年公历9月7日,公安局一科陈丰带四五个恶警无端端地来搜家又搜铺头,只是搜到一张纸,说传新经文,又拘留15天,这次送化州第二看守所,后八天放回。

第四次还是同年,公历11月26日,我们俩在油行榨油,当时我女儿放一日假在家,恶警李土坤,陈权两人不经我们俩知道就闯进我家翻箱倒柜,足足搜了两个钟头,搜完直下到油行将我劫持,不让我回家检查财产,当拘留12天回家后,才知道一仟元钱不见了,当时我和丈夫一块到下郭派出所找恶警陈权问清楚时,他凶相十足要打我们,扬言要报复我。

第五次2001年3月3日,一科陈丰带四个人到油行,说我油行是连络点,又一次将我劫持到下郭渡假村,开房秘密审讯,不许睡觉,戴手铐站立十八个小时,合眼就泼冷水或泼开水,连续四天四夜,而且每天交房租费100元,伙食20元。8日行拘化州第二看守所。

第六次同年7月19日,又说茂名送资料到油行,又将我强行劫持到下郭派出所两天后送新公安局大院五楼1舍秘密审讯,不许睡觉长达七天七夜,28日判刑拘到化州第一看守所,期间又找来茂名犹大谭指林、黄**帮教强行转化。这次共关60天。

第七次又同年11月,几日记不清了,无理由地说我和**印资料有关,又来几个恶警从油行强行劫持到河西派出所,秘密送下郭聚绿络山庄审讯。这次我面对邪恶的迫害,坚决用强大的正念对待,结果三天送了回来。

这四年多的邪恶迫害下,电话被监控,多次搜家劫舍,生意上严重受损。加上邪恶到处哄吓我儿女及我亲人,在2001年我女儿长达十个月不敢出家门,儿子夜晚不敢回家到处游玩,年迈的母亲眼泪未干过,叔叔伯伯兄弟姐妹同学朋友邻里街坊都为我忧心忡忡,敢怒不敢言。像我这样的家庭何止我一家,在这场江氏集团的邪恶镇压下,被迫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被抓被打被摧残致死的大法学员太多太多了,一定要把江泽民钉上历史的耻辱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