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谢谢您的一路呵护!(一)


【明慧网2004年5月14日】在这恭贺伟大的师尊华诞五十三周年暨大法洪传十二周年的喜庆日子里,我有千言万语想倾吐,胸中涌起的感激在此时汇成一句心声:师父,谢谢您的一路呵护!

走入修炼八年来,时时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鼓励我、敲打我,无数次的点化促我不断清醒、成熟,正念正行。

记得得法初期,我做了一个意蕴深远的梦:在混浊的江水中,很多人在戏水,我站在一个高高的跳水平台上,身旁有人在为我系保险带,嘱咐我把线的一头抓在手上别掉,就在我准备往下跳时,他们还不放心,把那线绳打成一个环一下牢牢套在了我的脖子上。我在水中玩得很快活,突然感到水流在急速地往外卸去,人开始站不住,在我前面有不少人抵住急流爬上岸了,可我离岸还有好远的距离,我觉得有些挺不住,使劲顶住急流往岸边挪,总算跌跌撞撞爬上了岸……。当时我悟不懂何意,之后通过学法我终于明白:我为得法而来,虽说保险带套得很牢,也还是差点给肮脏混浊的洪水给冲走,但无论怎样总算得救了。从此以后,我特别珍视我的得法机缘。

人最看重的是情。有一次别人伤害了我,我过不了关而陷在情中伤心痛哭,哭着哭着,我突然清晰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叹息声,那是师父的声音,师父正在我身旁为我的不悟而叹气,我震惊,马上止住眼泪,想到学法,随手拿出一本,是《精進要旨》,随意打开,两篇经文,一篇为《修者自在其中》:“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另一篇为《何为忍》:“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顿时惭愧得无地自容。

99年7月拉开了正法之路的帷幕。

记得2000年初第一次被抓,派出所已定下了我的关押时间,在等待公安分局的批复时,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如果是您要我去再苦我也去,如果不是,请您救我。”结果批复时原定的期限更动了,我只象征性的关了几天就放出,拿同牢房的犯人话说就是:你是来见习的。

2000年国庆,我去北京上访。在被押回家乡的路上,那个公安局长很奇怪的多次对我说:“你师父要救你”,当时我很不解他的话意,后来定我关押期限时我坚决不签字,脑中泛出强烈一念:“师父会救我!”,最后果然公安不得不改变决定放我回去。

2001年第二次关押时,不间断的提审搞得我筋疲力尽,在我对付他们感到力不从心的痛苦折磨中,我恳请师父指教,心中升起一念:师父,我该怎么做?随即牢房的电视机中让我意外的突然飘出了《红梅赞》的歌声,令我热泪盈眶……冷静思索,我马上找到了自己的执著,明白了怎样改進的对策,马上见效,之后很快结束了这场没完没了的提审。

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正如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师有回天力(《洪 吟(二)——师徒恩》)。

再说说最近遇到的两件事吧。

几个月前,我把自己写的有关证法之路的文章想从网上发出去,可阻力太大了,若干次的努力都失败了,我感到有点灰心了。这时一位多次约请不到的同修突然来临,并告诉我说:“不知怎的就是想来看你,也许是师父要我来吧。”我感动极了,于是我发正念她发送,可那次还是没有成功。之后,我静心学法,找出了自己的有漏之处迅速弥补,心里踏实了。第二天慈悲的师父又给我安排了一位同修配合,经过多次的努力终于成功了,我们俩情不自禁都流下了眼泪。

前一个时期一个强烈的愿望在翻腾,我想就自身所遭遇的迫害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可是对于法律我是个门外汉,觉得困难重重,这时我感悟到师父在给我安排着一切。我就从法上严格要求自己,点点滴滴严谨、周密的做好,顺着师父的安排走,很奇怪,自然会遇到熟人,会引到法律的话题,会领我去认识律师,让我有机会咨询有关问题。后来想找的法律文件一时未找到,竟会阴错阳差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还是汇编本,想找的全有了,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想说的太多了,师父给了我一切,那种无量慈悲让我一想到就会掉泪,我唯有用我的行动,证实大法不停步,救度众生步更急!

最后我要用我的心呼唤:师父,弟子谢谢您!师父,弟子想念您!遥祝您生日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